庫布其沙漠:全球荒漠化治理的“中國樣本”
2018年08月08日10:50

原標題:庫布其沙漠:全球荒漠化治理的“中國樣本”

  (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庫布其沙漠:全球荒漠化治理的“中國樣本”

  中新社鄂爾多斯8月8日電 題:庫布其沙漠:全球荒漠化治理的“中國樣本”

  中新社記者 趙永厚 李愛平

  “從記事起,村里村外全是沙,房前屋後全是沙,晚上睡覺還得頂門。”80歲的高林樹一直生活在中國第七大沙漠庫布其沙漠的北緣――內蒙古自治區達拉特旗中和西鎮官井村。

  作為官井村治沙第一人,高林樹通過多年的堅持,種活了近千畝樹苗,通過林下種草養羊,成為村里的第一個“萬元戶”。這事發生在1986年。

  庫布其沙漠,自西向東綿延360公里,面積1.86萬平方公里,其龐大的身軀橫臥在鄂爾多斯高原北部,直跨鄂爾多斯達拉特旗、杭錦旗、準格爾旗。

  新中國成立時,庫布其沙漠每年向黃河岸邊推進數十米、流入泥沙1.6億噸,直接威脅著“塞外糧倉”河套平原和黃河沿岸沙區百姓的生存和生命安全。

  如今已繼承父親高林樹衣缽的高二雲說,“當初在沙漠上種樹是為了改善環境,這是不得不做的事。否則怎麼才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同樣居住在庫布其沙漠腹地的中國治沙帶頭人王文彪深有感觸地說,“最早治沙是為了生存,我童年的記憶中最重要的詞彙是風沙、饑餓。”

  1999年,隨著庫布其沙漠腹地杭錦旗一條穿沙公路的建成,很多人第一次感受到沙漠原來是可以“改造”的。“風沙可以變成風景,黃沙可以變成黃金。”王文彪幽默地概述。

  對於鄂爾多斯市官方,治理庫布其沙漠真正意義上的轉機是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後,生態文明建設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庫布其沙漠治理開啟了全新徵程。

  高二雲介紹說,短短幾年內,隨著國家退耕還林、京津冀風沙源治理等生態治理工程項目的實施與推進,官井村全村33萬畝土地種樹19.2萬畝,今年春季僅沙柳苗條一項就賣了11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

  正如鄂爾多斯市市委書記牛俊雁所言,庫布其這個昔日的“死亡之海”,今朝變成了“希望之海”,公路南北縱貫,草灌喬築成一道道綠色長龍。

  由於庫布其沙漠生態逐年好轉,也使得這裏的年降雨量不斷增加,沙塵天氣次數減少。官方數據顯示,目前庫布其沙漠上生物種類由十幾種增至530多種,沙區農牧民年人均收入由不足400元增長到了1.5萬多元。治理區內,沃野千里,阡陌縱橫,鳥語花香,一派田園風光。

  鄂爾多斯,以“綠色”開啟新的發展境界。中國防沙治沙現場會等大型會議相繼在此召開,該市還先後獲得了“全國防沙治沙先進集體”“全國綠化先進集體”和“全國生態建設突出貢獻獎”等多項榮譽稱號。

  2013年9月,在納米比亞召開的《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第十一次締約方大會(COP11)上,19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通過決議,將中國創造的庫布其國際沙漠論壇作為實現防治荒漠化公約戰略目標的重要手段和平台。

  2017年9月,《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COP13)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召開。此次大會達成了具有曆史意義的成果――《鄂爾多斯宣言》(下稱《宣言》)。

  該《宣言》明確提出,“推廣政府、私營部門和當地社區三方合作模式,提供經濟和生態服務,使企業和受土地退化和貧窮影響的當地農戶能夠分享成果。鄂爾多斯庫布其的‘沙漠綠色經濟’就是此類合作的成果體現。”

  “庫布其沙漠治理模式”已成為可借鑒、可複製、可推廣的防治荒漠化模式,並獲得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成為中國走向世界的一張“綠色名片”。

  美國《時代週刊》記者查理・坎貝爾認為,世界上中國人口最多,但耕地面積只占世界的7%,庫布其的經驗彌足珍貴。

  庫布其沙漠治理模式不僅在渾善達克、烏蘭布和、騰格里、塔克拉瑪乾等各大沙漠得到成功複製,同時在新疆、西藏、青海、甘肅、雲南、貴州、河北、吉林等中國各大沙區也成功落地。

  此外,該模式已經成功走入沙特、蒙古國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為全球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中國樣本”,為“實現土地退化零增長”的“世界目標”提供了“中國方案”,也為推進人類可持續發展貢獻了“中國經驗”。(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