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最接近神的男人!NBA史上最致命的殺手
2018年08月07日17:12
高比
高比

  他是最敏捷的毒蛇,他是最致命的殺手,他是最高傲的洛城之星,他是最低調的大眾嶽父,他有接近完美的籃球技術,也有咄咄逼人的求勝慾望,他是最接近神的男人,也是皇帝最忌憚的傢伙。他就是《他說》第2季第3期的主角――高比-拜仁。

  星降費城

  1978年8月23日,我出生於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我的父親是祖-拜仁,我的母親是帕姆-拜仁。當時他們已經有了2個女兒,莎莉婭和沙雅,我是父母的第三個孩子,也是最小的孩子、唯一的兒子。

  甜豆老爹

  我的老爸,可不是一般人,他身高2.06米,籃球技術十分紮實,甚至有點花哨,因此得到一個綽號――甜豆祖(Jellybean Joe)。因為球風過於漂浮,他在NBA並沒有混的很好,最終在歐洲找到了打球的工作。很多人都說我的老爸球技超越了時代。而他傳給我的時候,正是時候。

  偶像魔術師

  小時候,我隨著父親到處搬家,去了聖迭戈,又到了休斯頓。在休斯頓,我開始認真關注NBA。當時我最喜歡的球員是魔術師莊遜,一個擁有大前鋒身材的控球後衛,擁有花哨的技術――這點和我的父親很像。從此,我喜歡上了魔術師,並認為湖人是我的主隊。

  輾轉三國

  我的父親用日本神戶牛排的名字給我命名,可見我註定有很多外國因緣。因為老爸的工作不固定,我從小就跟著他到處奔波。我從費城來到南加州,輾轉休斯頓,隨後又去了意大利和法國。在意大利,父親成為了明星,而我也學會了流利的意大利語。

  出色的門將?

  在意大利,父親是當地的籃球明星,他的暴力入樽和不看人傳球讓觀眾如癡如醉,這也讓我堅定了要進入NBA的決心。但是在意大利,你知道,那裡的人都是踢足球的。周圍的人們看到我的身高臂展和敏捷度,他們都說我會成為一名出色的門將。

  錄像帶里出高徒

  在意大利,我老爹就是頂級明星了,我向誰學習呢?在那個通訊並不發達的時代,我的外祖父母十分支持我,他們每星期都會把NBA比賽錄下來,寄到意大利。我和父親一起觀看這些錄像,從中間學到了很多東西。當然,一些球探也會把錄像帶寄給父親,這就成了我的獨門秘籍。

  少小離家老大回

  1992年,我們一家回到了費城,結束了漂泊不定的生活。但是在費城,真是少小離家老大回,一切都是那麼熟悉而陌生。我已經無法融入同齡人的圈子,變得沉默寡言,唯一讓我通向外界的渠道,就是籃球。從10歲起,我就參加了當地的Sonny Hill聯賽,並且在和同齡甚至是大齡孩子的對抗中不落下風。父親也會針對我的不足及時給出建議。

  勞爾梅里恩高中

  很快,我進入了勞爾梅里恩高中,每年春天,我都會去天普大學的球館打一些比賽,在那裡我認識了埃迪-鍾斯,一位良師益友,日後他在湖人力薦我,對我的成長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稱霸高中

  因為我的成長超出了一般的小孩,所以到底打什麼位置,總會讓人不確定。等到高三階段,我開始確定要當一名後衛。此後,我就成了所有高中球員的噩夢――不管是進攻端還是防守端。1994-95賽季,我場均31.1分10.4籃板5.2助攻,輕鬆拿下賓夕法尼亞州最佳球員獎。

  大學,還是NBA?

  我的高三數據已經變態到逆天了,而且和一般的籃球天才不同,我的學習成績也很好,所以我進入大學沒有任何難度。我需要考慮的,是去杜克,還是去北卡,還是去密歇根?不過在1995年看到奇雲-加納特以首輪第5順位的高順位直接進入NBA後,我開始考慮跳級了。何必去NCAA浪費時間呢?這時候老爹安排我和費城76人的球員打訓練賽,我的表現已經不錯了。

  完美畢業季

  高中畢業季,進入高四的我輕鬆將勞爾梅里恩高中帶入世人的眼中。我帶隊拿下了32勝3負的成績,並拿到了州冠軍――42年來的第一個。我以場均30.8分的成績將四年高中總分提升到2883分,打破了塵封40年之久的賓州紀錄――由威爾特-張伯倫保持。最終,我宣佈跳級進入NBA,隨後就與阿迪達斯、雪碧公司簽訂了多年期贊助合同。

  選秀順位

  我的球技已經無需多言,有人把我和格蘭特-希爾、便士哈達威做對比。我的進攻技巧似乎並不遜色於他們,但是還有很多人認為,我的父母急功近利,有點揠苗助長,我對於這種看法十分不爽。但是我的選秀順位確實是個問題,當時的出色大學生包括艾佛遜、馬庫斯-坎比、史提芬-馬布里和雷-阿倫,此外,也很難說有誰能明顯壓過我的風頭,但是我真的能進入樂透區嗎?很多人還是很懷疑。

  教父

  傑里-韋斯是我一生最要感謝的人之一。時任湖人總裁的他對我深信不疑,湖人高層也篤信“虎父無犬子”,當然,湖人還對我進行了一次試訓,我的表現當然很讓他們滿意啦。有消息稱,在選秀前湖人已和黃蜂達成了協議。終於,在1996年7月11日,湖人用弗拉迪-迪瓦茨從黃蜂換來第13順位的我。

  王朝奠基

  迪瓦茨換我,不僅讓我來到了湖人,同時也讓湖人擁有了足夠的薪金空間來簽下來自奧蘭多魔術的奧尼爾。於是,OK組合正式成立了,一個全新的王朝奠基了。我們組建了尼克-範埃克塞爾、埃爾登-坎貝爾、埃迪-鍾斯和奧尼爾的四大全明星陣容,而後備席上還坐著我呢。

  菜鳥成星

  在全明星週末之前,因為湖人本身實力很強,所以並沒有給我太多表現機會,畢竟他們要追求太平洋賽區頭名。不過全明星週末上,我在新秀賽創紀錄砍下31分,併成為入樽大賽冠軍――我也成為湖人隊史第一個入樽王。全明星賽之後,我逐漸有了一點表現機會,但是也不多,最終我以場均7.6分的成績結束了新秀賽季。

  超級第六人

  第二賽季,教父韋斯認為我的成長速度需要加快,於是他與教練夏里斯商量,把我提升為球隊第六人。我很快適應了這個角色,每場球出戰20來分鐘,輕鬆砍下18分左右,我給湖人以活力,湖人給我以舞台,而且又沒什麼壓力,在大哥們的保護中成長。

  全明星VS佐敦

  1998年,球迷們將我選進了NBA全明星先發,而聯盟設計的劇本就是佐敦與他的繼承人之間的對話,我也因此成為聯盟歷史上最年輕的全明星先發。可惜,無論是聯盟還是我,還是隊友,都沒有把握好這種尺度。老將不給我傳球,而我又沒有控制住脾氣,當卡爾-馬龍給我擋拆時,我嗬斥讓他走開。最終,佐治-卡爾教練在比賽最後時刻讓我坐板凳了。

  傳球?我眼裡全是機會

  全明星賽暴露出我的一個問題,那就是不傳球。但是在我眼裡,那明明都是機會呀,能投幹嘛要給別人呢?別人還沒我準呢。年少輕狂的我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連佐敦也跟我說過這個道理,可惜我當時沒有在意。

  結識一生所愛

  1998年,NBA遭遇停擺,大家都在等待,那我幹什麼呢?我決定利用一些時間去做一個嘻哈唱片,這也是黑人明星經常幹的事情。有意思的是,我在錄音的時候遇到了瓦妮莎,我倆一見鍾情,當時我還不是一個很有名的球星,所以我知道她是我的真愛。可惜的是,我的父母反對我們的婚事,他們希望我與一個黑人女生結婚。但是我不在乎,我們在2001年結婚了,不過我的父母沒有來參加婚禮,我從此與家庭反目。

  調整

  停擺結束後,球隊進行了調整,簽下了丹尼斯-洛文,將我的好老師鍾斯和坎貝爾打包送到黃蜂,換來了射手格倫-萊斯和阿姆斯特朗。這時候我開始嶄露頭角,我進入了NBA最佳陣容三隊,並且場均得分達到了19.9分。不過我和奧尼爾之間的矛盾開始顯現,湖人明顯想培養更年輕的我,而如日中天的奧尼爾是不可撼動的,他依然是球隊老大,而我是未來的老大。在這種微妙的處境下,我們在季後賽第二輪被馬刺橫掃。

  連續調整

  被馬刺橫掃,這是不可容忍的。球隊必須進行連續調整。新教練菲爾-積遜來了,他也帶來了老溫特和他的三角進攻。當然,最重要的是積遜處理過佐敦和柏賓的主次關係,湖人認為他也可以處理我和沙克。當然,事實證明他確實可以――短時間內可以。

  沙克的威力

  2000年,我們在前30場比賽中拿下了25場,全賽季拿下了67勝15負的成績,健康的沙克展現了無與倫比的統治力,他拿下了常規賽MVP。雖然我也打出了生涯最好的賽季,但是在健康的沙克面前,我依然只能當老二。進入季後賽,我們連續擊敗了帝王和太陽,西岸決賽,面對拓荒者,我們戰至搶七,在第四節落後13分的情況下,我與沙克並肩作戰,完成了奇蹟般的逆襲。

  人生首冠

  總決賽,面對列治-米拿的溜馬,我們打得輕鬆多了,6場比賽帶走總冠軍。唯一的瑕疵是杰倫-路斯在第二戰對我墊腳,導致我缺席了第三場比賽,湖人也輸了。但是第四戰我帶傷復出,第四節沙克犯規畢業後我接管了比賽,並率隊贏球,以3-1拿到賽點,為後續的奪冠鋪平了道路。拿到第一個冠軍後,OK組合終於叫響了全聯盟,所有人都開始盤算,怎麼才能對付我們,可是,他們沒有答案。

  我是高比-拜仁,這就是我的故事。

  (咕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