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的《甜蜜暴擊》直接擊穿了國產電視劇的水準底線
2018年08月05日15:30

  去年「十一」小長假的最後一天,鹿晗一條表白關曉彤的微博讓新浪微博一度癱瘓,令吃瓜群眾徹底見識了什麼叫「自帶頂級流量」。

  而眼下由關、鹿二人共同主演的電視劇《甜蜜暴擊》已經上映已經接近兩週了,可惜「國民情侶」的「定情之作」好像在網上根本沒人聊,首播1%上下的收視率,絕對沒達到人們的預期。

  倒是豆瓣的分數,已經直逼最低底線――

  然後微博一搜,就出現了這樣的內容:

  我不確定這種方法是不是真的可以拉高收視率,所以不清楚這位「蘆葦」是不是在調侃,但我真的很羨慕家裡有三台電視機的人。

  連被觀眾扔了無數臭雞蛋的新版《流星花園》在其面前都可以鬆一口氣:唉呀媽呀,這咋比我還慘……

  《甜蜜暴擊》到底講的是什麼?

  此劇的主人公明天(當然就是鹿晗),本來因為家境貧寒即將輟學,卻被一所名流女子大學免費錄取了,成為全校唯一的男生。入學後他發現這所學校專門培養學生格鬥術,自己就像來到了天堂島,身邊的女同學各個都像亞馬遜女戰士。

  而女主角方宇(也就是關曉彤),是學校中被尊稱為格鬥擂台的「女王」,高冷睥睨,走路帶風,家財萬貫,並且處處和明天做對。

  沒錯,就是霸道女總裁愛上純情小白兔的設定。

  這相當於,是個格鬥版的《流星花園》故事,只不過,男女主角的劇本,是反過來的。

  這時候就應當祭出穀阿莫的那一套人設劃分法――這是一個女主男和男主女的故事……

  熟悉動漫題材的觀眾一眼就看出了:這個設定怎麼這麼像《我被抓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一類的輕小說後宮漫?

  《甜蜜暴擊》的原作《狂野少女》還真是webtoon的代表作――webtoon是一種起源自韓國的網絡漫畫,這個詞就是由web(網絡)和toon(卡通)兩個詞拚接起來。webtoon的特點就是縱向構圖,也就是網民俗稱的「條漫」。

  和脫胎自紙媒的日本漫畫不同,webtoon適合在移動數字設備中上下滾動觀看,原本落後於日本漫畫的韓國漫畫業憑此實現了彎道超車,收割了大量新生代的漫畫觀眾,前一陣火爆的韓劇《金秘書為何那樣》就是改編自同名的熱門webtoon。

《金秘書為何那樣》(2018)

  那麼問題來了:《金秘書為何那樣》的豆瓣評分高達8.2,可見原作的網絡漫畫出身並不是影響評價的因素。

  而這些年來日本漫改影視劇撲街無數,也證明了一個顛撲不破的道理:並不是照著一部優秀的原作,就能拍出一部精彩的影視劇。真人化改編需要投入大量的心血精力以及適當的風格轉化才能再現原作的精髓。

  《甜蜜暴擊》的改編演繹卻讓人懷疑整個班底對原作的理解都存在著什麼誤解。

  豆瓣短評在這個時候又擔任起了一針見血的功效――

  第一集伊始,主人公鹿晗正在為兩個弟妹準備早餐,電視機里正放映著格鬥女王關曉彤的比賽,本來是男女主角身份境況差異的一個對比。主要是為了凸顯女主的厲害與富和男主的困難與窮,

  但是,劇中的這兩段戲都處理得無比糟糕。

  鹿晗的設定是一個父親早逝、母親離家出走,輟學送盒飯還要拉扯弟妹上學的打工青年。想想,就算他有鹿晗的臉,但是依舊是一個快遞小哥的家境啊。原作里是這麼表達男主的窮的,女主角甩手一百萬韓元的支票(相當於六千人民幣),就足夠男主及弟妹活三個月……

  但觀眾們看到的鹿晗的家,卻是大落地窗和半開放式的陽台、簇新的傢俱、兩室一廳……還是在澳門。

  整租的話,怕不是每月租金都要六萬?

  鹿晗他是在送盒飯啊,不是在杜拜撿垃圾,貴劇對打工到底有什麼誤解?還是說對送盒飯的工資有什麼誤解?

  而關曉彤呢,既然飾演的是「格鬥女王」,動作戲自然就少不了,這場擂台格鬥卻真的再生動不過地詮釋了什麼叫「花拳繡腿」。

  任何一個對格鬥有點瞭解的人,對這些段落可能都會無比氣憤,護齒不帶、護檔沒有、格鬥台上自由飛翔說是為了視覺感也就算了,關鍵是,你連一點肌肉都沒有,打什麼拳啊?

  牙套影響說台詞,演員沒帶我就忍了,但要形體沒形體,要架勢沒架勢就是態度問題了。就算有些鏡頭可以用替身和剪切糊弄過去,當鏡頭給到正面近景的時候還是能感到強烈業餘感。

  尤其第一集結尾處關曉彤打向鹿晗面門的那一拳,根本就是「小拳拳捶你胸口」,發力方式不對還特意用定格強調一下,您是對格鬥有什麼誤解?

  至於鹿晗每天在退學邊緣試探還能不時露出陽光自信的招牌微笑;關曉彤身為學園女王、大財團的繼承人每天都眉頭緊鎖,倒像是欠了人家一大筆錢一樣我覺得倒屬於正常發揮,大概兩位始終對錶演都存在誤解吧。

  不過比起該劇的編導對原作的誤解來說,這些可能都不算什麼問題。

  我們都知道這是一部戀愛劇、偶像劇、漫改劇,我們能理解它可以發糖,可以無腦、可以中二。

  但是說出「我是我命運的主宰,我是我靈魂的統帥」這種台詞,主角真的是大學生嗎?語文不及格吧?

  再看看數學課你就理解了,課上,鹿晗回答出了一道別人都回答不出來的題,得到了老師的極大讚賞――

  老師高興得像個兩百斤的胖子,你還以為解出了什麼了不得的XXX猜想呢,定睛一看,黑板上寫的,是追擊問題……

  我們知道這所學校是個三本體校,但是究竟是什麼大學還在教小學數學啊!老年大學?

  而在這所全女校終於開始招男生之後,鹿晗竟然是唯一一位入學的男生,學校還專門幫他建造男廁所、男浴室。

  那問題就來了,學校里的這些男老師,譬如上面的數學老師,都是去公共設施解決問題嗎?這簡直堪比種族隔離階段不給黑人修廁所的時期啊。

  聯想到這所學校招生,是在大街上發傳單,編劇對前後的一體化、系統化,其實還考慮得蠻到位的。

  webtoon是一種面向那些不太接觸紙媒漫畫,習慣用手機看漫畫的年輕讀者群體的媒介,因此不像日本漫畫那麼「宅」。

  可能兩者的基本情節差別不大,但webtoon的風格就更偏向市井化一點,有點類似九十年代的香港電影會刻意求「俗」。

  比如原作《狂野少女》中崔達達(即電視劇版的宋小米)情急之下會穿著睡衣睡褲跳上擂台,同樣的情景在面向宅男的日漫中多半會被處理得更加性感。

  在電視劇版中,這段情節對照的是第三集,宋小米與小混混幫派打架的情節。台灣演員邵雨薇一身可愛系打扮,靚麗歸靚麗,從造型上看就完全欠缺這種潑婦式的霸氣。

  所以webtoon的改編,如果要再現原著的風味,就一定不能端著「我是偶像」的架子,要像當年《少林足球》中的趙薇、《食神》中的莫文蔚那樣敢於醜、敢於潑,才能真正和觀眾打成一片。

  假設讓史蒂芬・周來拍這部戲會是什麼樣:鹿晗飾演的明天主人公一家,一定不會住陽光通透的樣板學區房,而是《喜劇之王》中的那種蝸居;一定不會做出一邊對著水池丟硬幣一邊大喊「我是我生命的主宰」這樣的羞恥play,而是在每天坐著直升機上學的女同學面前感到自卑;當然,也一定不會把打戲處理得這麼慘不忍睹。

  《甜蜜暴擊》是一部被偶像工業徹底綁架的電視劇,是專為粉絲製作的大型「福利」,每個角色都無時無刻不被包圍在那種天真無知的粉紅色泡泡中,難怪喜歡它的人願意同時開三台電視一個平板來刷它。

  而對於非粉絲群體或者不享受這種天真無知的人來說,這部劇的每一分鍾,都是對自己審美的暴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