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公認的籃球之神!但他也曾被教練罵哭過
2018年08月05日21:31
公認的籃球之神
公認的籃球之神

  他高傲,但是宅心仁厚;他低調,但是受萬人景仰;他可以把神賜給人類的籃球,運用得出神入化,打出堪稱球場藝術的超級表現,他究竟是上帝的化身?還是地獄的使者?沒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每個人都給他一個稱號――籃球之神。他就是《他說》第2季第1期的主角――米高佐敦。[最強NBA操控手遊!王朝公牛大戰勇士五虎]

  來自紐約的大家庭

  我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但我生長於更加寧靜的北卡羅來納州。我的父親叫占士-佐敦,母親叫德洛利斯-佐敦。我有2個哥哥,分別是拉利-佐敦和占士。R-佐敦。我還有一個姐姐,德羅爾絲,以及一個妹妹,路斯琳。我們算是一個大家庭。

  父兄皆偶像

  我小時候就認為父親是我的偶像,我和他的關係非常好,我父親喜歡棒球,因此我也喜歡棒球。後來,我的哥哥拉利-佐敦成為了我的另一個偶像,我也因此愛上了他的強項――籃球。我的另一個哥哥占士,是18空降兵團35信號旅的軍事長,他曾因為堅守留在伊拉克而出名。

  三棲體育明星

  我在北卡州成長,在這裏讀了中學。我的高中是蘭尼高中,在這裏,我是一個學習比較普通的傢伙,我的成績只有平均B+。但是我的體育天賦很不錯,我會打橄欖球、棒球和籃球。

  踢出校隊

  我在高中二年級時,身高只有5尺11寸,大概只有1.8米,而且我身材比較瘦削,因此我被蘭尼高中籃球校隊給踢出局了。這是我有生以來,唯一一次被籃球隊踢出局。不過到高三時,我的身高躥升到6英呎3英吋(大概1.9米),於是我又進入了校隊。

  進入北卡

  從小就在北卡州長大,北卡大學又是美國出名的籃球名校,我當然最喜歡北卡了。高中畢業後,我順利入選了北卡大學籃球隊。當時我們球隊里有兩個明星球員――占士-禾菲和薩姆-帕金斯。我作為新人,暫時還要在他們的羽翼下成長。

  大放異彩

  雖然我只是大一新生,但是在NCAA總決賽中,我表現很好。當時我們的毒死後是佐治城大學,對手有超級中鋒帕泰利克-伊榮。我在最後還有18秒時投中了制勝跳投,全場拿下了16分9籃板。幫助北卡大學奪冠。

  收割獎項

  大二階段,我被《體育新聞》評為年度大學生運動員。三年級,我又獲得了這個獎項,同時還拿到了奈史密夫獎和伍登獎。可以說我把大學生能拿到的獎全拿完了。

  入主公牛

  在NCAA拿完了所有的獎項,我義無反顧地投身NBA了。在著名的1984年選秀大會上,我在第三順位被芝加哥公牛選中。當年的狀元秀是奧拉祖雲,他來自休斯頓大學,被休斯頓選中也很正常;而第二順位是有點出人意料的,拓荒者選擇了肯塔基大學的7尺1寸的高中鋒薩姆-鮑維,因為他們之前一年選中了德士拿。

  被教練罵哭

  1984年夏天,我參加了NBA選秀,然後我就帶著探花秀的喜悅參加了洛杉磯奧運會,這是我的第一次奧運會之旅。當時我的隊友包括學長薩姆-帕金斯,朋友伊榮、穆林等人,教練則是鮑伯-禮特。在四分之一決賽中,我們以78-67擊敗了西德男籃,但是比賽過程並不好。賽後,教練禮特痛罵了所有人,並點名說這是我打出的最差的比賽,並讓我向全隊道歉。我沒有道歉,但是我哭了,這是我印象里唯一一次被教練罵哭。

  大殺四方

  帶著複雜的心情和奧運會金牌,我進入了NBA。在新秀賽季,我場均拿下28.2分6.5籃板5.9助攻,力壓表現同樣十分出色的奧拉祖雲,拿到了年度最佳新秀獎,而且當年就入選了NBA最佳陣容二隊。而且我季後賽也不手軟,雖然球隊輸給了公鹿,但是我場均29.3分5.8籃板8.5助攻,一戰驚天下。

  耐克之友

  耐克公司早早就簽下我做代言人。他們給我設計了一款紅黑配色的戰靴,也就是air Jordan 1。聯盟最開始以違反“球服一致性”為理由對我進行罰款。但是耐克公司堅持掏罰款也要我穿這款鞋。最終,這款鞋風靡一時,引發了市場空前的熱潮。

  謙遜和驕傲

  我是個謙遜的人,但也是個驕傲的人――不惹我,你會知道我很謙遜,惹了我,你會知道我的驕傲。當我帶著奧運會金牌進入聯盟時,很多人吹捧我,說火箭和拓荒者會後悔他們的選擇,但是我說不,鮑維比我更適合拓荒者,因為拓荒者側翼有很多不錯的人選了。別人問我有什麼理想,我說希望在職業生涯里能打一次全明星。當然,我新秀賽季就打上全明星了,可是在全明星賽上,艾沙亞-湯馬士糾結其他人不給我傳球,這讓我十分憤怒,我要讓他知道我的驕傲。

  上帝穿著23號

  我在第二個賽季因為左腳骨折只打了3場比賽,大家還是把我選入了全明星,只是我不能參加。賽季末,我傷癒歸隊。養精蓄銳的我猶如猛虎出籠,季後賽首輪面對塞爾特人時,我在第二戰砍下了63分,連一代“裝逼王”拉利-伯德都說“上帝穿上了23號球衣”。當然,我們那場比賽歷經2個加時,以131-135輸了,而且大比分最終也是0-3被淘汰,但場均43.7分的我已經功成名就了,我已經被視為聯盟頂級巨星。

  一生之敵

  我的個人表現非常出色,也非常穩定,1986-87賽季,我場均得到37.1分,並且連續7年場均得分沒有低於30分,我還連續2年拿到了入樽大賽冠軍。但是在季後賽中,我輸給塞爾特人2次,又連續輸給底特律活塞三次。活塞永恒的三人包夾讓我十分難受,我的幫手太少了。

  建立王朝

  90年夏天,球隊管理層解僱了教練道格-科林斯,聘用了菲爾-積遜。他和老溫特設計的三角進攻,一方面讓我們的戰術更加多樣化,但另一方面,在戰術不成功時,菲爾賦予我任意開火權。再第三次輸給活塞後,我們第四次衝擊取得了成功,東岸決賽我們橫掃了活塞,在總決賽先輸一局的情況下,連贏四場擊敗了湖人,終結了他們的“showtime”時代。公牛王朝,就此建立。

  我是米高佐敦,這就是我的故事。

  (咕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