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首腦們開啟渡假模式 許多大佬卻開心不起來
2018年08月01日20:12

  原標題:歐洲首腦們開啟“渡假模式”,為何並不開心?

  對於歐洲人來說,夏天幾乎可以與放假劃上等號。每到7、8月,歐洲人民就開啟“渡假模式”,盡情享受悠閑時光。

  領導人們也不例外,大部分的歐洲領導人也會在暑假把自己從“國事”中解放出來。但今年暑假,許多大佬卻開心不起來。

  被“脫歐”纏繞的梅姨

  第一個不開心的當屬英國首相文翠珊。

  在經曆一整年的政治風波又身陷脫歐漩渦之時,梅姨迫切需要一個假期。

  7月底,梅姨給自己安排了一個三週的假期,先與丈夫菲利普在意大利徒步旅行幾日,隨後再前往瑞士旅行兩週。

  可是,意大利的悠閑假期還沒享受幾天,梅姨卻遭國內狠批。英國下議院稱,首相一直在移民問題上保持沉默,這不利於英國脫歐進程的推進。

  同時,據英國《每日快報》,國內眾多內閣大臣對首相之位“虎視眈眈”,迫切希望取代她。

  不僅如此,梅姨的假期可能都休不完了。

  據《泰晤士報》,本週五,應法國總統馬克龍邀請,梅姨將前往法國南部與馬克龍進行會談,以爭取馬克龍對其脫歐藍圖的支持。

  梅姨將迅速從“渡假模式”轉回“工作模式”,重新投入脫歐談判之中。

  事實上,梅姨今年的“暑假”從一開始就註定是個悲劇。先是脫歐重臣相繼辭職,再是歐盟拒絕其提出脫歐方案,梅姨和內閣重臣不得不滿歐洲跑,尋求支持。

  休假開始前,梅姨會見了奧地利總理庫爾茨和捷克總理巴比什,爭取他們對其脫歐藍圖的支持。

  《太陽報》稱其為“脫歐的旅行”。

  “內憂外患”默克爾

  第二個不開心的,是“內憂外患”不斷的德國總理默克爾。

  事實上,默克爾今年取消了她的“固定假期行程”,她曾連續9年前往意大利阿爾卑斯山地區進行徒步旅行。

  據英國《每日電訊》,自2008年開始,每年夏天,默克爾都會與其丈夫約阿希姆・紹爾待在意大利南蒂羅爾索爾達的一個四星酒店,享受他們難得的假期。

  但今年,只有默克爾的丈夫紹爾和其前妻的兒子一起前去渡假,默克爾並沒有同行。

  《每日電訊》稱,這一變動可能意味著德國正走向一個時代的終結。

  確實,近幾個月,默克爾面臨著執政以來最大的危機。德國國內因移民問題產生分裂,內政部長一度威脅要辭職,默克爾政府面臨分崩離析的局面。

  雖然最後默克爾通過一定程度的妥協維持政權,但她的個人權威大大降低了。

  另據路透社報導,週日的一項民調顯示,默克爾的保守黨聯盟支持率降到了12年來最低。

  這使得默克爾的危機感愈發強烈。據德媒猜測,默克爾取消“例行”的渡假計劃,是因為不敢在這個敏感時期離開柏林,要全力面對國內外危機。

  7月25日,默克爾與丈夫紹爾一同參加了巴伐利亞的拜羅伊特音樂節。一襲綠裙的默克爾一直面帶微笑,顯得非常放鬆。

  不知“女強人”默克爾是否已經對處理危機成竹在胸。

  馬克龍支持率降到最低

  法國總統馬克龍最近也開心不起來。

  貼身保鏢毆打民眾一事在法國掀起的波瀾已經持續月餘,儘管本週二馬克龍贏得了兩項關於“保鏢醜聞”的不信任投票,但其支持率還是深受影響,降到了曆史最低。

  而他的“暑假”還沒開始,就已經遭到許多批評。

  今年6月,馬克龍及夫人布麗吉特要求在總統避暑地布里岡鬆堡建私人泳池,以避免去附近海灘時被偷拍。

  這一計劃一經披露立即引發國內民眾批評,認為總統削減窮人福利(每月減去10歐元住房補貼),自己卻愈加奢華。

  再加上此前愛麗舍宮換“高級餐具”花費5萬歐元,民間批評聲音愈發嚴重。

  自1968年來,布里岡鬆堡一直是法國總統的官方避暑地。馬克龍去年上任後曾來此渡假,但他們認為城堡略顯陳舊,希望重新修整。

  馬克龍本週將前往布里岡鬆堡避暑。同時,本週五將邀請文翠珊前往布里岡鬆堡,共商脫歐事宜。

  文翠珊將成為馬克龍新泳池的第一位訪客。

  看來,歐洲假期雖多,領導人想要安心休假也並不容易。

  文/謝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