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堵成“路怒”波音、Uber研發“飛的”天上開路
2018年07月31日00:16

  地鐵直達不了公司的苦惱,公共汽車緩解不了的著急,道路擁堵紓解不了的鬱悶……未來這一切或將不複存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告訴你,“城市空中交通(Urban Air Mobility)將不再是夢。”想像一下,未來你甚至可以打“飛的”(flying taxi)上班。

  據CNBC報導,羅羅公司以及波音公司相繼宣佈進軍城市空中交通市場,將打造自己的“飛的”(flying taxi)。不止羅羅公司和波音,Google母公司Alphabet首席執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投資的自動駕駛飛機製造商小鷹(Kitty Hawk)已經與新西蘭政府達成了合作,將在新西蘭用三年的時間搭建出自動駕駛“飛的”商業網絡。

  Uber進軍這一市場的野心同樣不容小覷,“到2020年,能夠創造出一台可行的測試飛機,在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之前試飛商業航班”,Uber發言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道。

  擁堵影響心理健康

  “城市空中交通”是指在一個城市區域內,一個安全有效的空中載人及運貨的運輸系統。它包括小型貨物運輸以及在城市內提供的無人駕駛空中系統服務,而“飛的”是城市空中交通的一大細分市場。

  這是“我們有生之年新出現的最大的市場”,人工智能公司SparkCognition的創立者兼首席執行官Amir Husain說道,他更預計,城市空中交通市場的價值高達3萬億美元。據CNBC此前報導,波音公司已與SparkCognition展開合作,將利用區塊鏈技術以及人工智能技術開發一個空中交通管理系統,將利用此系統對無人機進行跟蹤以及分配交通路線。

  “羅爾斯・羅伊斯(Rolls-Royce,以下簡稱羅羅公司)自身的研究表明,這是一個巨大的商機,無論是在交通工具層面還是在推進系統層面,都是一個可能價值數十億英鎊的商機。”當被問到如何看待全球“飛的”市場規模時,羅羅公司發言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如是說。7月中旬,羅羅公司揭開了其電動“飛的”的面紗,並表示在2020年初可能就會投入全面生產。

  為何“飛的”能夠如此炙手可熱,令多家業內巨頭競相追逐?據美國交通數據分析公司Inrix發佈的2017年全球交通擁堵情況排行榜,拔得頭籌的是美國洛杉磯,該市司機2017年的駕駛時間中有12%花在了交通擁堵上,他們在交通高峰時段於擁堵中度過了102個小時。

  除了時間被浪費,擁堵還造成大量資源的浪費。Texas A&M交通運輸機構調查顯示,2015年由於交通擁堵導致的交通延誤,造成了超過30億加侖燃油的浪費,這是一筆價值1600億美元的賬單。人類的心理健康也在遭受交通擁堵的挑戰,據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的一項研究,極端的交通情況顯著增加了家庭暴力發生的6%的可能性,“我們所有的測試都表明,在出現非預期的高交通流量後,家庭暴力事件有所增加”。

  現實問題的解決刻不容緩,這讓“飛的”市場更顯現出商業潛力。Voom,“直升機版的Uber”,已經搶先進入並且打造了一個直升機服務預訂平台,已在聖保羅和墨西哥城運行了18個月。

  Voom首席執行官Uma Subramanian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據估計,截至2030年,世界60%的人口都將居住在城市當中,較現在人口上漲10%。“城市人口的增加必然會導致交通擁堵和交通量的增加,聖保羅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在2014年這個城市創造了一個紀錄:高峰時段的交通擁堵超過了210公里長”。

  Subramanian由此表示,極力看好“飛的”的潛力,稱它“有可能徹底改變世界上最大的以及最擁堵的城市的交通”。

  已經在市場耕耘超過一年的Voom,在被問及顧客對於“飛的”這一交通方式的反應時,其首席執行官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展示了一組數據,“自從2017年4月在聖保羅開始運行後,Voom的業績出現了顯著增長,在行程上實現了200%以上的月度增長,在飛行員數量上實現了220%以上的月度增加”。記者注意到,2018年2月13日,空客公司將Voom收入麾下,共同開拓“飛的”市場。

  “飛的”面臨三重挑戰

  三家受訪公司(Uber、羅羅公司、Voom),對於城市空中交通的發展趨勢無一例外地都持有一個共同的看法:自動駕駛以及電動化是城市空中交通發展趨勢的關鍵所在。

  “飛的”想要打開市場,需要面臨的一項挑戰是如何保證通勤者能夠坐得起這項交通工具。對此,羅羅公司發言人表示,相信“eVTOL有可能顯著降低短程航空運輸的成本“。eVTOL(electric vertical take-off and landing),即電動垂直起飛和著陸,羅羅公司設計的“飛的”便是採取這種模式,“它可搭載5名乘客,速度可達250英里/小時,能夠行駛500英里。”該發言人還進一步解釋道,“電動化解鎖了設計空間,打造了新穎的飛機概念,而自動駕駛解除了飛行員數量的限製”。

  “電動化和自動駕駛的飛機對於城市空中交通非常重要,因為它們將成為推動服務成本下降的決定因素。”Voom的首席執行官Subramanian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達了類似的看法。

  對於未來“飛的”的實際價格水平,三家公司的發言人都表示,現在定價還為時過早。不過,只有自動駕駛以及電動化技術的進一步發展,從而推動成本的下降,才能最終保證“飛的”能夠向大眾普及。

  若有一天人人都打得起“飛的”,那是否又人人都有勇氣嚐試打“飛的”呢?

  自動駕駛在汽車行業引起的事故從未中斷,現在飛上了天,人們對於安全問題的擔憂只增不減,它是“飛的”保證未來有效運行需面臨的一大核心挑戰。Uber發言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他們已與“經驗豐富的飛機製造商建立了合作,由他們提供符合嚴格安全認證的eVTOL飛機”。在Uber的五家合作商中,“Pipistrel是第一家獲得FAA(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適航證的電動飛機製造商”。

  讓監管機構儘早加入進來是羅羅公司追求安全“飛的”的態度,“城市空中交通需要採用與商業航空運輸部門相同的安全監管方法,我們的方法旨在讓監管機構儘早在設計和認證過程中參與進來,以最終實現這一目標。”羅羅公司發言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道。

  此外,“飛的”還面臨監管方的挑戰。“這是一個新興領域,現在說哪項問題可能是決定性的影響因素還為時尚早。不過我們認為,監管和認證將對城市空中交通提出最大的挑戰,特別是在自動駕駛方面。”羅羅公司發言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道。

  對於來自監管方的挑戰,Uber方面提到,“已與FAA(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和EASA(歐洲航空安全局)展開了合作”,並且還“加入了行業團體來搭建未來必要的監管部門”。

  儘管“飛的”面臨重重挑戰,但是如今城市交通的擁堵情況絕不是放任自流就能夠解決的,它已經成了每個城市人的燃眉之急,而“飛的”作為一項解決道路擁堵的大膽方案,也就此應運而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