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火爆的大學生靠這個月入過萬?遭網友“抵製”
2018年07月31日14:36

  原標題:身材火爆的大學生靠這個月入過萬?遭網友“抵製”!

  導讀

  隨著各種網絡直播媒體競爭的白熱化,一些外圍的經紀公司為了降低成本吸引眼球,開始盯上了大學生市場。然而。。。

  坐著賺錢?大學生被盯上了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不少網紅經紀公司到高校招人,承諾大學生每天直播兩小時就能掙到數千元,吸引了不少大學生暑期加入。

北京青年報報導截圖
北京青年報報導截圖

  記者調查發現,這些公司要求學生先發照片和視頻,也有公司暗示“身材火爆”,並承諾月入萬元很簡單。

  臨近放暑假時,首師大的大二學生小王在食堂門口收到了一張海報,海報上寫著幾個金色的大字“××傳媒娛樂招募”,希望招收對影視表演、音樂、舞蹈、模特等方面有熱情的藝術愛好者,要求形象出眾,最好是專業院校科班出身,並標註95後優先,能接受通過直播積累粉絲。

  拿到這張廣告單時,小王並未當回事。但剛進宿舍時,一張廣告單從門縫中飛進來,和之前拿到的廣告單一樣。小王好奇地掃了廣告單上的二維碼,這才發現是一個網紅公司在學校招募直播主播。

  “我們開始有點好奇,後來也見怪不怪了,畢竟身邊也有同學經常在網上直播或發佈搞笑短視頻。”小王說。

  這種現象也存在於中國傳媒大學、北京電影學院、二外等高校。

  說起網紅經紀公司進高校招學生,中國傳媒大學的一位大三學生立馬在朋友圈翻出了同學分享的幾個招募廣告。

  北青報記者看見,這些廣告單宣傳語誘惑性極強。其中,有一則廣告單上寫著“招主播!每天只需在鏡頭前坐2-3小時,無責底薪三千至五千,讓你坐著賺錢”。除了招長期網紅外,也有一些直播平台招直播代播,“直播唱幾首歌就行,半小時50塊,日結”。

某公司在高校發佈的廣告單 圖片來源:北京青年報
某公司在高校發佈的廣告單 圖片來源:北京青年報

  此外,一名國際關係學院的學生反映,曾收到過網紅經紀公司面試的郵件,懷疑個人信息遭到暴露。一名北師大的女生告訴記者,她曾在國家圖書館門口收到選秀節目的報名表,填過表格,但在去面試的路上才決定不去了。

  除了去學校線下招人外,也有不少網紅公司在網上尋找已小有名氣的大學生。中國傳媒大學的一名大三學生是擁有100多萬粉絲的抖音“小紅人”,每條短視頻平均點擊量1萬+。自從火了後,幾乎每天都有經紀公司、廣告公司找到他,希望他能入駐平台。

  這樣的進校宣傳有所效果。北青報詢問的四五家網紅經紀公司都表示,隨著暑假的到來,不少大學生利用閑暇時間當上新主播,最少的一個月能掙兩三千元,最多的可以掙萬元。

  號稱月入超三萬 “身材火爆”是加分項

  北青報記者在百度和微博里輸入“網紅公司”關鍵字眼後,出現了不少公司招聘網紅的信息。北青報記者隨機應聘幾家公司發現,這些公司的招人模式類似,都要求記者提供照片或才藝展示視頻,希望招到高顏值、有才藝的年輕人。

  記者添加了多家網紅經紀公司工作人員的微信,對方都要求先發照片和視頻過去。

  在看到記者發過去的一段搞笑短視頻後,一家網紅經紀公司的公司人員直接表示了不滿意,一連發過來好幾個短視頻。其中一個視頻里,一個年輕的女生穿著半露胸的暴露服裝,抱著吉他邊彈邊唱。另一個視頻里,一個化著濃妝的女生對著鏡頭說:“我是95後,目前正在讀大學。”

  “要把自己打扮成這樣才能直播?”面對記者的疑問,工作人員說:“不被平台發現就行,具體也要看粉絲要求。”

  隨後,該工作人員發來大量的年輕女生照片說:“每天都有一批大學生加入我們,不一定都適合大平台,我們會輸送到相匹配的平台。”

  為了說服記者加入,該工作人員說:“你平時自己玩短視頻什麼的都是瞎浪費時間,給你發一個上個月加入我們的大二學生的信息,她上個月掙了七千多,這個月還沒結束就掙了三萬元,你看同樣是大學生,你窮是有原因的。”

  此外,記者還應聘了另一家網紅公司的經紀人崗位。對方直接發過來一份崗位說明及待遇的文檔,特意註明經紀人“有演藝類校園資源更佳”。在主播基本要求里,身材火爆、有才藝是加分項。

  而待遇則是依據經紀人簽約主播人數、主播質量而定,最高等級的經紀人可“每年北京培訓一次,全程百萬級以上豪車接送,五星級酒店住宿,包含來往機票”。

北京某文化傳媒公司的網紅直播間 圖片來源:北京青年報
北京某文化傳媒公司的網紅直播間 圖片來源:北京青年報

  也有人月入只有幾百 律師提醒:簽約時要仔細查看條約

  首師大的大二女生李如(化名)在大一時就當上了主播,想通過這份兼職掙點零花錢。“大學的課程比較散,沒辦法用一整天做兼職。”李如說,她在網上看到了一家經紀公司招聘主播的廣告,通過面試、試播後就簽了合同。

  “我自己花錢買了兩三百元的聲卡等裝備,每天在宿舍直播,直播前要好好化下妝,打開直播平台的美顏功能。”李如應聘的是才藝主播,每天都要唱會兒歌,聊會兒天,偶爾還要跳下舞。

  但做了幾個月,過了新鮮勁兒後,李如開始想放棄。“我直播的時候,特別怕直播間沒人,有時還會碰到說話很難聽的人,坐得時間久了,我的腰也經常疼。”

  實際上,李如也沒掙到多少錢,“雖說保底收入是兩千,但我直播的時間很零碎,總是撐不夠公司規定的時長,每個月只能拿一千出頭,加上公司還要抽取40%的提成,到自己手上的不過兩三百。”

  “我最近有想過放棄直播。但是想到直播不會佔用太多時間,算是一個相對輕鬆的掙錢機會,最近有空的時候還是會播一下。”

  在北京誌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看來,大學生兼職做網紅的行為不違法,但存在部分公司借網紅之名行騙,利用大學生的好奇心非法盜取個人信息。趙占領建議,學生在與正規公司簽約時要仔細查看條約。在開播之前,學生要注意公司是否要求主播做一些違法行為、說出格言論等,“如果有的話一定要抵製,否則最後承擔法律後果的是學生本人”。

  中青評論:有多少坑等著你

  面對招聘者的“舌綻蓮花”,薪酬待遇吹上天,現實中又有多少人能夠抵禦誘惑呢?

  從報導情況看,這樣的“好事”,其實也藏著很大的法律風險。

  首先,個人信息有泄露之嫌。

  有的大學生為了“搶”到這份理想的兼職工作,按照公司要求,不僅發去了自己的照片和視頻,還填寫了關於個人情況的報表。但是,這些個人的信息能否得到妥善的保管、運用,卻成了未知數。

  其次,直播內容打法律擦邊球。

  為了吸引眼球,增強競爭力,很多網絡直播不是在創新上下功夫,而是在“暴露”上做文章。面對記者“打扮成這樣才能直播”的疑問,一些網絡經紀公司表示,“不被平台發現就行,具體也要看粉絲要求”。在他們發來的示範視頻里,“一個年輕的女生穿著半露胸的暴露服裝,抱著吉他邊彈邊唱”。如此操作,沒有商業自律,沒有法律約束,只有赤裸裸的經濟訴求和僥倖心理。

  第三,勞動報酬暗中縮水。

  據報導,一些廣告單宣傳語誘惑性極強,“招主播!每天只需在鏡頭前坐2――3小時,無責底薪3000――5000元,讓你坐著賺錢”“直播唱幾首歌就行,半小時50元,日結”,這些“虛假宣傳”很容易讓人產生“遍地是黃金”的錯覺。而現實往往是,有的直播設備還要自己購買,有的“直播的時間很零碎,總是撐不夠公司規定的時長”,“每個月只能拿1000元出頭,加上公司還要抽取40%的提成,到自己手上的不過兩三百元”,這種薪酬待遇與承諾相差甚遠,也與勞動合同法“非全日製用工小時計酬標準不得低於用人單位所在地人民政府規定的最低小時工資標準”的要求不相符合。

  其實,大學生的主業是學習,在不影響學業的前提下,做點兼職工作,並不違法,也無可厚非。更值得警惕的是,為什麼網絡平台上的非法招聘氾濫、亂象紛飛卻未能得到有效遏製?

  依據侵權責任法,“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採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也就是說,如果監管不到位,導致大學生兼職“網紅”受到不法侵害,網絡平台不僅要受到行政處罰,還要承擔連帶民事責任。

  當然,從現行法規看,針對網絡直播這種新事物的規定還有亟待完善之處。在勞動合同法、網絡安全法等法律基礎上,進一步明確網絡平台、直播企業、經紀公司、網絡主播和粉絲的法律關係,壓實網絡平台監管責任、直播企業法律責任,網絡直播才會更安全,更有生命力。

  網友:讀書才是硬道理

  經媒體報導後,此事也引發網友討論。不少網友坐不住了,紛紛“抵製”,提醒道,這種兼職不要做!

  但也有網友表示,對於這些行業並不能一味地貶低,因為他們中也有認真付出的人↓↓↓

  在網友評論中,不少人都認為,“讀書才是硬道理”,應該“腳踏實地,做好自己”↓↓↓

  你覺得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