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定襄小夥自創品牌向全球輸出“電音”
2018年07月31日05:36

原標題:山西定襄小夥自創品牌向全球輸出“電音”

王瑋(右)正與樂手探討產品

“只要地球上玩吉他的地方,幾乎都有我的產品。”翻開王瑋拿出的厚厚一遝訂單,幾乎每張訂單都來自不同的國家:英國、美國、泰國、阿根廷、巴西、墨西哥、巴基斯坦、馬來西亞、澳州、瑞典、荷蘭……訂單金額以美元計價,從8000元到數十萬元不等。

80後小夥王瑋是一個名為“比洋”的國產吉他效果器自主品牌的擁有者。他所生產的吉他效果器完全由自己研發,年產3萬多件,90%以上銷往歐美。客戶遍及亞洲、歐洲、美洲及大洋洲,僅美國就有6家公司在做他的產品代理。

電吉他的音色要多彩、動人心魄,多半要歸功於這個巴掌大的設備。事實上,王瑋自主研發的吉他效果器在走出國門之前,早已深受國內一線樂手和吉他愛好者的青睞,崔健、汪峰、許巍、謝天笑等搖滾大腕都是他的用戶。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這些廣受歡迎的效果器,竟然是從山西忻州定襄縣南王鄉一片莊稼地裡生產出來的。

山西定襄是王瑋的家鄉。他在此建起了約3000平方米的工廠和住房,房子被青紗帳一般的田地包裹著,以至於當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按照導航驅車抵達後,放眼望去,不見廠房,只見無邊的玉米地。

事實上,王瑋的工廠起初開在北京昌平,後來隨著生產規模的擴大,並應家鄉政府邀請,將工廠遷回了定襄。他說,自己在家鄉的成長曆程,為他後來的發展打下了深刻的印記。

上世紀九十年代,熱愛音樂的王瑋在定襄縣高中就讀,家境清貧。為了能擁有一把自己的電吉他,幾經搜索,他從網上某論壇查到了國外電吉他生產製作教程,並逕自跑到幾十公裡外的城市買來電吉他配件,又訪遍十里八鄉的木匠,在他們的建議下,向鄉親討來一塊靠譜的板材,幾經折騰,竟然真的攢出了一把像模像樣的電吉他。

後來,王瑋又和同學組建了“青紗帳樂隊”。在演奏中,他發現昂貴的吉他效果器一旦“罷工”,他和小夥伴們完全無計可施。在與“罷工者”的拉鋸戰中,愛琢磨的王瑋不但學會了修理技術,還鼓搗出了備受吉他經銷商讚賞的自製效果器。

2003年高考落榜後,他帶著自己的產品逐夢京華。像所有“北漂”一樣,創業之初備嚐艱辛,“找不到房子,曾在公園長椅上擁被而眠”。那些日子,王瑋穿梭於北京的大街小巷,向琴行推銷產品,卻收效甚微。

“你的產品性能這麼好,為什麼不到樂手中去推銷?”彼時正火的舌頭樂隊吉他手朱小龍一句話點醒夢中人。王瑋一頭紮進北五環的“樂手村”霍營,從開始為樂手修理吉他,到拿出自己的新產品,邀請樂手們試用。

“很多廠商最關註銷量,而我更關注樂手需要什麼樣的音色,期望什麼樣的效果,這在於製造者對音質、音樂的獨特理解。”王瑋介紹,現在崔健、汪峰、許巍等出的一些專輯都是用他的效果器處理的。“只要出新品,總會先拿過去讓他們試一下。”

“我們打開國外市場主要是通過參加國際展會。”王瑋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一次他帶著自己的產品,參加國際音響樂器博覽會。無意中獲知,他的產品是當時國內首個自主研發的吉他效果器,這令他倍感振奮。

自此“做一個屬於世界的中國樂器品牌”的目標開始從王瑋心中萌發。2006年,他自主研發的第一塊“比洋”效果器在北京昌平工廠下線。王瑋為其取名“比洋”,既有懷念偶像“beyond”樂隊之意,也意在表達國貨絕不遜於洋品牌。

不久後,一封來自加拿大的郵件發至王瑋郵箱,聯繫產品的訂購事宜。對於這筆國外訂單,王瑋記憶深刻,“那是國外的第一筆訂單,數額不大,1萬多美元,但是它給了我走進國際市場的信心。”

“現在我的樣機大多直接由國外客戶測試,他們在技術上更專業,更瞭解歐美用戶習慣。”王瑋直言,自己現在和過去已經是兩個不同的發展階段,電吉他就是從國外引進來的,相關技術相對更成熟、先進,不少玩音樂,尤其是玩搖滾樂的人對產品很苛刻,這樣的反饋有助於幫助他提升產品水準。

王瑋介紹,如今“比洋”效果器的國外售價,相比同水平的洋品牌產品大約要低30%~50%,核心競爭力在於創新。眼下,王瑋除與大量國外代理商合作外,來自亞馬遜等電商平台的訂單也在大幅增加。

“總體來說國外市場比國內好做。”王瑋直言,國外市場用戶活躍,樂手往往不太在意產品是不是大牌,只要覺得好用就買。但是國內不這樣,這一定程度也與國內廠商不太注重創新,更注重銷量有關。

瞭解他的一位朋友說,王瑋絕對是個“死磕到底”的人。他在北京時,曾整晚“圪蹴”地上研究電路,連馬紮都忘了坐。他為效果器加裝了插槽,用戶可以像換電池一樣更換不同內存的芯片。據瞭解,該產品目前正在量產,全世界少見。

事實上,在記者看來,王瑋將效果器的研發當作一種享受,為每次技術上點滴進步而著迷。這樣的“執迷不悟”還表現在他的生活中。

南王鄉這塊土地,如今已經成為他和11歲女兒的“樂土”。

王瑋愛釣魚,於是就在自己大到誇張的院子裡,挖建了魚塘。魚塘邊的小樹林里,他為女兒在樹上搭建起了一座可愛的樹屋,“最初的圖紙是女兒畫的,我負責搭”。

更不可思議的是,魚塘後面,還有一座占地近500平方米用純木材搭建的“影院”,裡面大約有三層樓高,購置了清一色的美國影院的專用音響,有巨幕、有舞台、甚至還有個小酒吧,以及用於住宿的標準間。

這座神奇“房子”是完全按照王瑋的創意搭建起來的,功能多樣,個性十足。愛音樂的“同道中人”來拜訪時,會在舞台上過足音樂癮。前不久俄羅斯世界盃期間,王瑋兩口子又搖身變成了忙碌的“酒吧服務生”,通宵為前來觀看“巨幕”世界盃直播的好友端水倒茶,還在裡面拉起了掛滿各國參賽隊隊旗的條幅,以及預測賽季的小展板。

這樣的快樂,在王瑋看來與研發更優質的效果器同等重要。

王瑋說,自己當年去北京的時候就是一把琴一個包,返鄉的時候,也是一把琴一個包。現在和當初一樣快樂,能持續下去就很好。他只想很“講究”地研發每一款產品。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胡誌中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07月31日 10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