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生物一員工曾因非法經營疫苗被判刑
2018年07月25日00:39

  每經記者 於峰 實習編輯 徐 斐

  據央視報導,7月24日,長生生物子公司長春長生的所有產品被暫停批簽發,包括董事長在內的15人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長春新區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狂犬疫苗記錄造假案件一出,推倒了長生生物疫苗問題的多米諾骨牌。其疫苗的生產、流通環節亦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疫苗作為特殊的藥品,對運輸的環節要求非常嚴格,需要冷鏈技術和專業的運輸渠道。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廈門思明法院經辦的一起案件顯示,長生生物一員工非法經營並私自將疫苗售往外地,而且是通過長途汽車站託運或親自配送。

  員工非法經營疫苗被判刑

  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查閱到,在廈門思明法院判決的一起非法經營疫苗案中,長生生物員工黃紅成因涉嫌非法經營罪,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據法院認定,2013年7、8月份至2016年3月份,長生生物員工黃紅成在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單獨或夥同李誌毅(另案處理),從同樣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的上家李某(另案處理)處購買總價人民幣341015.52元的“水痘”、“輪狀病毒”、“HIB”、“23價肺炎”等疫苗,再通過廈門湖濱南長途汽車站託運或者親自配送,轉手加價分別銷售給漳州市長泰縣枋洋鎮衛生院防疫科的連某、漳州市漳浦縣深土鎮衛生院防疫科的林某、漳平市和平鄉衛生院防疫科的廖某等六人,銷售金額達人民幣365240元,被告人黃紅成從中非法獲利人民幣24224.48元。

  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區防疫站一位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疫苗銷售、運輸等要獲得相關部門的許可。同時,疫苗在運輸過程中,需要專門的冷鏈車(2~8℃)來運輸。“如果沒有專業的運輸設備,僅僅是通過長途汽車來運輸,很難保證疫苗的安全。”

  據悉,正規的疫苗銷售過程應當是由地方疾控中心統一發貨。例如有客戶需要疫苗,需要通過向當地疾控中心申請疫苗及所需疫苗的配送額,之後再由該中心聯繫並將所需的疫苗數量及類型告訴醫藥公司代表,醫藥代表再向公司上層彙報,之後再由疫苗的生產廠家直接通過正規的配送公司將疫苗配送該地區疾控中心,最後由該中心統一發貨至客戶。

  醫藥代表多次行賄被判刑

  福建福州人陳君明是一個醫藥代表,2014~2016年間,陳君明在福建省先後代理銷售長春長生的疫苗。為了打開福建市場,其先後多次向衛生防疫部門行賄。經福建省長樂市人民法院審理查明,陳君明存在以下行賄行為:

  2014年7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陳君明為讓時任某市某鎮中心衛生院防疫組組長董某,在向某市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上報疫苗採購計劃過程中,選擇被告人陳君明所代理的長生水痘疫苗、長生大流感疫苗、長生小流感疫苗、蘭州生物HIB疫苗、民海HIB疫苗,而與董某經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先後多次在某市新達花園門口或對面建材市場門口,給予其上述疫苗回扣共計人民幣35465元。

  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被告人陳君明為讓時任某市某鎮中心衛生院計劃免疫工作負責人林某1,在向某市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上報疫苗採購計劃過程中,選擇被告人陳君明所代理的長生水痘疫苗、蘭州生物HIB疫苗、民海HIB疫苗,而與林某1經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先後多次在某市長髮建材市場門口或某市標附近,給予其上述疫苗回扣共計人民幣32080元。

  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被告人陳君明為讓時任某市某鎮衛生院計劃免疫工作負責人陳某1,在向長樂市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上報疫苗採購計劃過程中,選擇被告人陳君明所代理的長生水痘疫苗、長生大流感疫苗、長生小流感疫苗、蘭州生物HIB疫苗、民海HIB疫苗,而與陳某1經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先後多次在某市衛生院旁或福州市市區,給予其上述疫苗回扣共計人民幣26880元。

  ……

  經法院查明,陳君明為銷售長春長生疫苗,共向8名防疫部門工作人員行賄27次,涉及福建南平、武夷山、政和、邵武等地區。

  長樂市法院認為,被告人陳君明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人民幣4萬元,還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規定,多次給予國家工作人員回扣,數額計人民幣28.9835萬元,其行為已構成行賄罪。長樂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行賄罪的罪名成立,應依法追究被告人陳君明的刑事責任。

  長樂市法院一審判處陳君明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