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暗黑”法則――氣候變化是人類必經的磨難?
2018年07月25日10:27

  來源:中科院物理所

  氣候變化並不是我們的錯,但是如果我們不有所行動,那將是我們的錯。

  天體物理學家亞當・弗蘭克(AdamFrank)從宇宙的角度來看待氣候變化。他認為我們並不是第一個燃燒資源來獲取能量的文明――而且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他還認為有些外星文明可能已經遭遇過了同樣的命運。這也正是他認為目前關於氣候變化的談論都是錯誤的原因。“我們不應該去談論如何拯救地球,因為地球沒了誰都會照樣轉。”他說,“我們應該談論的是如何拯救我們自己。

太陽系的家園――銀河
太陽系的家園――銀河

  作為羅切斯特大學的物理學和天文學教授,弗蘭克從天體生物學的角度來看待氣候變化-天體生物學旨在研究不同行星上的生命-從新的角度提出了新的問題,並且更明確的告訴了我們在氣候變暖後的命運。所有文明隨著人口的增長,在不停的改變他們的環境時,他們的能源都會越來越耗盡。弗蘭克認為氣候變化的到來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應該是一個意外,它是一個文明陶醉於自身成功的必然結果。

  “這是一個巨大的宇宙,我不知道一個文明會持續多久,”弗蘭克說。“我們只是其中的一支文明,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某些文明會因為氣候變暖而毀掉自己。地球歷史上氣候的變化很多次,生命形態也因此會發生深刻的變化。而我們現在是正在發生變化的生命之一。鑒於我們已經理解了氣候變化是如何運作的,我們應該知道氣候變化是遲早要發生的。任何文明都會將他們的星球帶入“人類”統治期,”他說到,“人類”統治期指的是一個時代“人類”的活動對氣候和地球生態系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基於這個理解,我們將會完全改變我們應該如何應對氣候變化,以及我們應該如何談論它。”

  首先,拒絕承擔責任和相互指責的行為必須結束,他說。“我們必須停止互相責備以及人們之間的仇恨,因為無論有沒有我們,地球都照樣轉,”他說。“我們並不是故意引發的氣候變化。這是一次意外。任何進化的技術文明都會不可避免的引發氣候變化。氣候變化不是我們的錯,但如果不採用行動――那將是我們的錯。“

  弗蘭克還認為,如果我們承認現有的生命不過是地球生命圈的一次實驗的話,那麼允許氣候變化摧毀我們只會使另一個實驗樣本取代我們。例如,當所有的恐龍都在6500萬年前滅亡的時候,其他物種得到了進化並取代了恐龍的位置――這其中就包括我們。這就是生物圈的運作方式。

恐龍的腳印――位於西班牙
恐龍的腳印――位於西班牙

  “在恐龍大規模滅絕之後,我們的祖先哺乳動物倖免於難,”弗蘭克說。“地球只是填補了空白的生態位置而已。我們也因此而來到這裏。生物圈進行了大量的實驗,而我們只是最新的實驗品罷了。人類是生物圈現在正在進行的實驗。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我們將會成為下一輪生物圈實驗的“催化劑”。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如何繼續成為生物圈未來幾千年所要進行的實驗”。

  瑪雅金字塔――瑪雅文明因其在建築,農業,數學和工程方面的先進而受到稱讚,在公元第一個千年期間達到頂峰,當時它從現在的墨西哥延伸到危地馬拉和伯利茲。有證據表明,尤卡坦州的氣候變化導致了瑪雅文明所在地的饑荒,進而使其衰退。

  弗蘭克和他的合作者-包括喬納森(JonathanCarroll-Nellenback),來自羅切斯特的高級計算機科學家,來自華盛頓大學的瑪麗娜(MarinaAlberti)和來自馬克斯普朗克生物地球化學研究所的阿克塞爾(AxelKleidon)開發了一系列數學模型來說明文明對氣候變化危險的潛在反應,以及氣候變暖後可能發生的事情。

  他們的模型部分基於對已滅絕文明的研究,包括復活節島的文明。復活節島是東南太平洋的智利島嶼。人們開始在公元400至700年間殖民該島嶼,人口大約在公元1200年至1500年之間增長到了10,000。然而到了18世紀,在當地居民耗盡了資源之後,人口驟減至約2000人。

復活節島的雕像
復活節島的雕像

  “這是一個偏僻的島嶼,”弗蘭克說。“他們過度使用了自己的資源。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他們無處可逃。如果你砍伐了所有的樹木,你就無法建造獨木舟然後離開。”

  他們的工作成果出現在《天體生物學》(Astrobiology)雜誌上。此外,弗蘭克還撰寫了一本新書C《星星之光:外星世界和地球的命運》(Lightofthestars:AlienWorldsandtheFateoftheEarth)――借鑒了這項研究並探索了在廣闊宇宙中氣候變化的維度。

  在他們的研究中,作者們列出了氣候變化可能帶來的四種結果:

  1、大量人口死亡。這是當人口和地球的狀態――例如它的平均溫度――迅速增加時。最終人口達到峰值,然後迅速下降,因為溫度使生存更加困難。地球達到穩定的人口水平,但它只會是峰值水平的一小部分。“這種情形就好比你認識的十個人中突然有七個人暴斃了,“弗蘭克說。

  2、可持續發展。在這種情況下,人口和氣溫上升,但最終都達到了穩定的水平,沒有災難性的後果。一旦人們意識到了使用煤炭和石油等高影響力資源的不良影響,並轉用低影響資源,比如說太陽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那麼一切都可能穩定下來,地球上的生命也不會受到進一步危害。

  3、不改變資源模式,文明消亡。這種情況發生在人們不採取行動時。人口和溫度迅速上升,直到人口達到峰值。然後人口下降急劇。文明將不複存在,雖然目前尚不清楚人類在這種情況下是否會完全滅絕。

  4、未及時改變資源模式,文明消亡。人口和溫度上升。人類認識到潛在的災難並做出改變――但為時已晚。文明無論如何都會消亡。

  “雖然我們的命運可能會是其中的任何一個,但是最後一個結果是最可怕的”弗蘭克說。“關於我們最有可能的結果――在這一點上,我也不能確定。”

  他說,重要的是從不同角度注意事情的變化,在我們之外的過去的、與我們相似的文明,再被氣候變化壓垮之前,可能已經忍受了幾個世紀的變化。“大多數行星都有氣候,大多數行星都有大氣,”他說。“就我們目前所知,氣候變化應該是文明不可避免的結果。因為任何文明都會迫使他們的行星進入人類“統治期”。”

  在3000至3900年前,印度河流域的文明占世界人口的10%。現在普遍認為這種古老的文明曾遭受了降雨的逐漸變化,進而造成了大約500萬人的饑荒。

  因此,“如果我們不是宇宙的第一個文明,那就意味著可能存在這樣的規則能告訴我們,像我們這樣年輕的文明該如何發展,“他補充說。“任何年輕的種群,建設像我們這樣的能源密集型文明,都將對其星球產生反饋。從宇宙大背景下來看待氣候變化可能會讓我們更好地瞭解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以及如何處理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