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P2P終結者盧家幫:操控多家平台規模超過600億元
2018年07月24日02:09

  原標題:起底P2P終結者“盧家幫”:操控多家平台交叉融資擔保 平台交易規模超600億

  起底P2P終結者“盧家幫”:

  操控多家平台交叉融資擔保 平台交易規模超600億

  證券時報記者 嶽薇 康殷

  自7月初開始,一批網貸平台以疾風驟雨之勢紛紛炸雷,這些平台的相似點逐漸被扒出,比如“國資”站台、實際控製人層層隱藏。眾多平台的實際操盤方紛紛指向多個盧姓人士及關聯人群。

  近日,在投資者對炸雷平台壹佰金融的不斷追索下,平台運營細節逐步浮出水面,有關盧姓人士的更多故事暴露。

  就在7月19日晚間,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接到投資者代表消息,壹佰金融財務總監、股東代表薑麗麗已投案自首,警方在壹佰金融辦公室現場將其帶走。而在此之前,薑麗麗向現場投資者坦白了部分平台運營細節,其中涉及在“盧總”的指示下轉移平台資金。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通過公開報導已經炸雷的和盧氏相關的P2P平台共有9家,平台交易規模超過600億元。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梳理髮現,疑似盧氏宗親、旗下公司高管、上市公司股東等十數人紛紛捲入眾多炸雷P2P平台,在他們背後是一張龐大繁雜的隱秘關係網。

  曝光:“大盧”融資

  “小盧”擔保

  2016年8月29日,來自溫州瑞安的商人盧立建在澳州國家證券交易所(NSX)敲響了開市鑼。從衡陽起家,僅僅5年時間,商人盧立建就把旗下從事光通信產品製造的“中科光電”品牌資產送到海外資本市場上市。

  此前,盧立建將26億的光通信產業投資計劃簽到老家瑞安,被譽為溫商回歸功勳人物。去年5月,溫州新聞網公開報導稱盧立建響應溫州市委市政府助推溫企上市的號召,啟動了旗下在浙江和江蘇的中科光電資產的A股上市計劃,此後與國泰君安簽訂了A股上市輔導協議。

  然而“出海”不到兩年後,商人盧立建和他的中科光電捲入多地P2P連環炸雷的風暴中,將他和這一系列事件聯繫起來的是另一名盧姓人士――盧智建。

  7月18日,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再次來到風暴中的壹佰金融,親曆了平台CEO黃郴雅與投資者代表的第N次會談,在這場交談中,更多關鍵證據擺上了檯面。

  記者現場獲得了一份壹佰金融機構代償名單,顯示上海依茸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上海依茸”)的代償金額達2.28億元,而日前黃郴雅稱平台待收規模本金加利息大約為2.7億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黃郴雅表示,上海依茸是平台新老股東交割後由“盧總”推薦的渠道。黃郴雅口中的“盧總”是盧智建,她稱平常主要和盧智建聯繫,和盧立建接觸得少,“看廠的時候就去了盧立建那裡(中科光電)。”

  黃郴雅表示,新股東進入壹佰金融後,有兩家機構對接平台發標,其中一家是上海依茸,另外一家是杭州的公司,但由於杭州公司找的擔保企業資質不合適,杭州的公司最終也是通過上海依茸向平台借款。

  據瞭解,在壹佰金融新老股東交割時曾有約定,老的資產由老股東擔保兜底,新的資產標的由新股東擔保代償。“今年6月份盧總(盧智建)提到年末要把平台規模做到10億待收規模,有了這樣一個目標,平台高管們都比較審慎,開始介入考察資產端和擔保企業,在以前我們都是不碰這一塊的。”

  按照黃郴雅的說法,上海依茸和平台對接後,由於他們都不瞭解資產端以及擔保企業的情況,平台高管們遂提出實地考察上海依茸的要求。但財務總監薑麗麗表示上海太遠了,在平台和上海依茸再次對接後,對方安排了去衡陽市中科光電子有限公司(簡稱“衡陽中科光電”)。

  黃郴雅表示,今年6月初她和幾名高管去了衡陽中科光電看廠,當時“我們問過他們(盧智建和盧立建)的關係,他們說是叔侄關係,但我們也沒去核實。”

  此前多個媒體披露的信源稱盧智建亦即“盧誌建”,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留意到,7月22日晚間網貸之家公開了盧立建與盧誌建的身份證信息,二人分別出生在1972年9月和1971年10月,出生地點分別是在瑞安市陶山鎮和瑞安市碧山鎮。從這些信息來看,此前媒體所稱二人為兄弟關係的可能性比較小。

  據瞭解,在壹佰金融內部,高管們稱盧智建為“大盧總”,稱盧立建為“小盧總”。黃郴雅表示,她平時都跟上海的大盧總聯繫,小盧總主要和平台財務的人聯繫,黃郴雅等高管今年去過衡陽中科光電以及浙江瑞安的中科光電考察。

  一名投資者代表當場質詢,“洪總(即洪建榮,壹佰金融的法定代表人)中午給我們打電話說中科光電出具過擔保函,這份擔保函現在在哪裡?”

  黃郴雅表示,目前還在找這份擔保函,她本人沒有負責過檔案保管,並稱中科光電負責擔保是“洪總在平台買賣時就談好的”,只要是由盧智建推薦來的渠道都由中科光電方面擔保,包括上文提及的上海依茸。

  現場投資者反映,他們撥打過上海依茸推薦過來的借款方電話,有的是空號,有的否認借款事實。投資者就此質詢過壹佰金融風控總監董曉峰,據瞭解,董曉峰稱他只負責簽字,因為標的都是“盧總推薦過來的”,而董曉峰已經在平台出事前兩週回了浙江老家。

  工商資料顯示,上海依茸成立於2015年12月,去年12月,馮式華和李特兩名自然人成為新股東,各持股90%和10%,兩人名下關聯的公司僅上海依茸一家,其他信息再無可查。

  記者現場撥打上海依茸的辦公電話,接通後對方一直表示聽不清,遂掛斷電話。黃郴雅稱,“上海依茸不是聯繫不上,而是不還款,他們說資金流緊張……平台出事後小盧總給我打過電話,大盧總現在聯繫不到。”

  扯皮:二盧隔空“對峙”

  隨著多家P2P平台相繼炸雷以及媒體的報導,二盧旗下公司終於發聲了,只不過雙方大有“杠上了”的意思。

  工商資料顯示,盧智建旗下沒有任何公司。但公開報導及相關企業官網顯示,盧智建為上海瀾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瀾升集團”)執行董事、上海瀾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瀾升資產”)執行董事長,亦為“瀾升”系列公司的實際控製人,這與黃郴雅口中的“上海的大盧總”等描述相符。

  7月16日,衡陽中科光電針對網絡輿情發佈一則澄清公告,公告稱衡陽中科光電及公司實際控製人盧立建並未參與人人愛家、壹佰金融等P2P平台的任何經營活動,也非上述平台的實際控製人,“部分媒體存在人員混淆的情況,不排除有人惡意混淆視聽”,公司在盧立建的主持下一切運營正常。

  衡陽中科光電承認與人人愛家等平台存在正常的融資借款業務關係,但借款歸還一直處於良性狀態。7月5日,因平台關閉導致了部分資金歸還的路徑被阻斷,而非公司自身的資金鏈出現問題。

  衡陽中科光電稱瀾升集團與公司屬於正常的投資與被投資關係,目前瀾升集團出現兌付投資者資金困難的情況,鑒於瀾升集團在公司的客觀投資情況以及應瀾升集團董事長李國柱的請求,衡陽中科光電願意在瀾升集團資不抵債時為其提供最高限額3億元的擔保。

  衡陽中科光電的這封澄清公告引起了瀾升集團全資子公司瀾升資產的回應。7月18日,瀾升資產公告稱,近期公司投資項目出現到期本息逾期的情況,公司於7月7日派出工作人員代表前往衡陽中科光電協商,催要逾期欠款。截至7月18日上午,衡陽中科光電仍未按照合同約定還款,亦未出具還款計劃書,導致雙方協商無果。瀾升資產表示,公司已經委託律師介入處理催債等工作。

  僅從這兩份公告來看,其中邏輯已是紛紛擾擾,而在雙方公告你來我往之後,更有戲劇性的一幕隨之出現。7月19日上午8點左右,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登錄NSX官網查閱到中科光電當天針對國內媒體報導發佈了一則澄清公告,表示公司董事會於7月16日晚間才得知衡陽中科光電發佈了上述澄清公告,衡陽中科光電發佈公告前沒有和董事會溝通。

  這裏需要指出的是,上市申請書以及企業官網顯示,2016年登陸NSX的公司主體是中科光電子集團,公司名稱為ZKP Group Limited(ZKP),公司旗下有一家全資子公司中科光電子集團(香港)有限公司 ,該公司全資持有衡陽中科光電,後者是上市主體旗下主要從事光通信產品研發、製造和銷售的企業,成立於2011年10月,由盧立建和盧劍合夥創立。中科光電子集團的公告顯示,盧立建和盧劍為兄弟關係。

  中科光電子集團在NSX官網的公告稱,公司澳州籍的高管已經聯繫了董事局主席盧立建,針對國內媒體關於P2P平台問題的報導雙方仍在溝通中。聲明指出,中科光電子集團沒有投資任何P2P平台;衡陽中科光電持有P2P債務是其融資組合的一部分,這部分債務在集團2017年財報中由第三方審計機構審計,並未發現異常;關於衡陽中科光電願意向瀾升集團提供3億元擔保事項,集團董事會並不知情,如果董事會決定提供這樣的擔保,還需經過股東大會審議。中科光電子集團指出,公司將在7月24日就事件進展作出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2日,中科光電子集團公告,公司向澳州證券交易有限公司(ASX)轉板失敗,公司股票流動性和融資能力將受影響,公司將召開股東大會審議公司從NSX摘牌的事項,目前中科光電子集團的股票已經暫停交易。

  就中科光電子集團的這份公告,瀾升資產隨後針鋒相對,7月19日當天晚些時候,瀾升資產發佈一份逾期借款人信息,唯獨點名浙江的中科光電。

  “瀾升資產已經整理出第一個單位借款人:原浙江中科光電有限公司,現中科光電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盧立建。”瀾升資產公告中稱,並表示已經成立追討小組,且聲明自己的居間方身份,無權申請凍結欠款人財產,號召持有中科光電相關債權的投資人一起開展追討工作。

  至此,雙方第二輪隔空對話結束。然而記者於次日(7月20日)登陸NSX官網時卻找不到中科光電子集團前一日發出的澄清公告,該公告疑似被撤回。

  中科光電子集團官網上有一則新聞動態顯示,2014年12月5日,董事長盧立建與瀾升資產簽署了赴澳上市合作協議,早年的一則公關軟文稱瀾升資產為中科光電子集團的天使投資人,瀾升資產官網上一則資訊顯示,瀾升集團當時出席了中科光電子集團上市新聞發佈會,瀾升集團總裁辦主任徐啟現場談及投資中科光電的原因。

  早在2017年4月就有媒體質疑盧氏等人搞“自融大戲”,只不過在當時並未引起多少注意。而從上述盧立建與盧智建旗下公司你來我往的公告來看,雙方非但沒有抱團之勢,反倒針鋒相對,然而實情到底如何還有待考證。

  幕後:“大盧”隱身

  “小盧”否認

  從目前已知的情況來看,除了網貸平台投之家CEO黃詩樵和壹佰金融CEO黃郴雅指稱各自平台實際控製人均為盧智建以外,堅果理財、火錢理財也相繼發佈公告稱平台實際控製人為瀾升集團“盧總”(即盧智建)。

  而盧立建本人也捲入P2P平台投資風波。以目前已進入良性清盤的人人愛家為例,2016年10月,人人愛家宣告獲得國企上海中和世紀貿易發展中心(簡稱“中和世紀貿易”)和上市公司中科光電子集團的1000萬元A輪融資,正式成為一家國企控股的互聯網金融平台。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12月,浙江中科光電有限公司(現更名為“中科光電集團有限公司”)曾入股人人愛家的運營主體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簡稱“杭州孔明”),並在2017年4月退出。

  而一家主流媒體曾報導,2017年3月21日,中科光電舉行金融佈局新聞發佈會,盧立建現場發表演講表示,中科光電集團通過第三方公司收購中科金服100%股份,成為其全額股份最終持有方,在國內集團將圍繞以中科金服為主體進行互聯網金融創新發展。

  就在當天,中科金服的運營主體上海尤鹿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簡稱“上海尤鹿”)的工商資料發生變更,原股東盧立章退出,普訓通訊設備(上海)有限公司(簡稱“普訓通訊”)成為新進股東,與上海中和世紀工貿有限公司(簡稱“中和世紀工貿”)共同持有上海尤鹿,中和世紀工貿為中和世紀貿易的全資子公司。

  去年5月,普訓通訊成為上海尤鹿的全資股東,普訓通訊由兩名自然人股東持有,兩人沒有更多公開資料可查。

  弔詭的是,時隔大半年之後,去年11月3日,中科光電子集團針對中科金服投資一事在NSX官網發佈澄清公告稱,2017年年初媒體對中科光電子集團收購中科金服股權的報導有誤,公司只是在2017年初受邀考察中科金服,董事會認為中科金服的業務無法融入集團發展,公司並沒有進行任何收購交易。

  在今年7月19日中科光電子集團撤回的那份澄清公告中,也重申了上述澄清公告,表示公司沒有考慮過投資任何P2P平台。

  由於盧立建旗下“中科光電”系列公司眾多,加之原浙江中科光電有限公司更名為中科光電集團有限公司,媒體在報導時有可能與澳洲上市主體中科光電子集團混用。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金服的運營主體上海尤鹿的公司標識上一直帶有中科光電子集團的股票代碼ZKP字樣。

  規模:各平台交易

  總額超600億

  在二盧之外,還有一張密如蛛網相互交織的關聯網絡染指網貸行業。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梳理髮現,與二盧相關聯的眾多人士都捲入了目前已炸雷的多家P2P平台,他們中有的疑似是盧氏宗親,有的則在二盧旗下公司任職高管,同一套人馬關聯耦合。

  目前與二盧相關並已捲入P2P“爆雷潮”的平台包括人人愛家、投之家、壹佰金融、中科金服、聚勝財富、翡翠島理財、火錢理財、堅果理財、邦邦理財等,粗略統計各平台投資總額超過640億元。

  在關聯自然人方面,以壹佰金融為例,參與平台股權交割的第三方付款機構上海術千實業有限公司(簡稱“上海術千”)由陳海弟全資持有,陳海弟與盧立敏各持有浙江磐石旅遊發展有限公司(簡稱“磐石旅遊”)90%和10%的股份。但瀾升集團官網則顯示,磐石旅遊為旗下控股公司,可以理解為陳海弟、盧立敏二人只是台前代持。

  另外,中科金服運營主體上海尤鹿的全資股東普訓通訊在2017年8月以前由盧立敏和盧明秋兩人持有;上海尤鹿的昔日股東和法定代表人還包括盧立章和陳真祥。另一自然人季曉忠在盧立章的全資子公司杭州啃金投資有限公司任監事一職,季曉忠曾在人人愛家的運營主體杭州孔明任職監事。

  而陳真祥在瀾升集團全資子公司上海瀾尚企業信用徵信有限公司任法定代表人和執行董事。陳真祥還曾在壹佰金融的實際控製方深圳市前海巨淘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簡稱“前海巨淘”)任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

  另外,指稱平台實控人為瀾升集團盧總的堅果理財,其檯面上的大股東為浙江百耀控股有限公司(簡稱“浙江百耀”),該公司還於去年控股壹佰金融的實際控製方前海巨淘,與浙江百耀同時進入前海巨淘的自然人曹高萬曾擔任前海巨淘董事長及執行董事。曹高萬目前是人人愛家經營主體杭州孔明的母公司上海熠威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和總經理。

  而在關聯公司方面,除了浙江百耀以外,尤其值得關注的還有“和平系”和“藍玉系”公司。同期與中科光電同時參與人人愛家A輪融資的中和世紀貿易全資子公司中和世紀工貿還曾介入中科金服、聚勝財富等多個平台,兩家“中和世紀”公司均由上海和平影視企業公司全資持有,中和世紀工貿曾在2016年7月成為瀾升集團的股東,而原浙江中科光電曾是中和世紀工貿的股東。

  又比如,火錢理財公告中指稱平台實控人為瀾升集團、新疆天富藍玉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新疆天富藍玉”)的盧總,但盧智建旗下沒有任何公司,新疆天富藍玉的股東江西東海藍玉的大股東為自然人金偉清。金偉清本人曾在中和世紀工貿任法定代表人,同期,持有盧立建控製下的澳洲上市公司中科光電子集團10.42%股份的第三大股東蔡元飛任中和世紀工貿監事,蔡元飛同時還是盧智建控製下瀾升資產的副總裁。

  上述新疆天富藍玉剛剛於今年7月13日退出融金所的運營主體,其介入時間是今年3月初,曾持股20%。新疆天富藍玉目前還持有上海觀嶺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上海觀嶺”)49%的股權。而上海觀嶺近期公告,稱堅果理財平台上發佈的部分產品信息及產品資金由上海觀嶺進行投資,公司已整理所有資金投資去向,爭取盡快公佈解決方案。另外,持有上海觀嶺51%股份的大股東蔣家超與上文提及的季曉忠各持有杭州德銀商貿有限公司50%的股權。

  新疆天富藍玉的自然人股東金京在翡翠島理財的運營方上海峰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擔任監事,而瀾升集團於7月11日公告稱,瀾升集團作為投資人的回購擔保方,已知悉翡翠島平台部分借款企業逾期,平台運營陷入停滯,公司將與逾期借款企業進行聯繫協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邦邦理財的運營主體浙江融邦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浙江融邦”)原名瑞安市融邦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公司股東曾囊括盧立章、盧立孟和瀾升資產,而瀾升集團和瀾升資產的董事長李國柱曾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中科光電子集團2017年財報顯示,李國柱為公司第二大股東,持有12.66%的股份。

  以上並不能窮盡與二盧及旗下公司關聯的人物到底佈局了多少家P2P平台,這些平台普遍呈現出股東高管變動頻繁、關鍵人物輪流交叉持股、“國資”站台的特點,背後真正的控製方隱藏較深。

  隨著警方的介入,這些隱藏的交易可能很快將水落石出。另外,壹佰金融的一位投資者代表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壹佰金融財務總監薑麗麗於19日晚間在壹佰金融被警察現場帶走,在與投資者此前交流中,薑麗麗透露從今年6月開始,盧智建指示她通過給員工辦新銀行卡的方式,以借款給員工的名義將平台資金轉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