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論文背後生意經:本科千字200元 幾小時就完成
2018年07月22日00:13

  原標題:大學論文背後的“生意經”:代寫代發催生利益鏈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22日電(楊雨奇) 日前,教育部發文嚴打學位論文代寫、買賣,這讓大學生論文“摻水”的話題再度被聚焦。是誰催生了論文代寫買賣市場?網上名目繁多的“論文賣家”,其背後有哪些操作潛規則?買到的論文,真的能如願為學生們換來一張畢業證嗎?

資料圖。莫小布 攝
資料圖。莫小布 攝

  賣家:本科碩士論文明碼標價 本科論文千字200元

  提到論文代寫,這在大學生群體中幾乎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在互聯網上,“寫手專業化,協議拿雙證”成為不少代寫商舖給出的質量承諾。

  記者在某電商平台輸入“代寫論文”發現,相關詞語已被技術屏蔽。但代寫機構並未善罷甘休,多家商舖“狸貓換太子”,只要搜索“代寫”,便自動聯想出“代寫專業倫文”。出現的店舖數量多達92頁。雖價格不菲,但每家商舖的付款人數都基本過百甚至上千。

  實際上,因為有需求,近年來,論文買賣市場在灰暗地帶越發龐大。據媒體報導,早在2009年,武漢大學的一個調查研究顯示,中國的論文代寫市場就達到了10億以上的規模。

  記者在諮詢了幾家論文代寫機構後瞭解到,目前一篇碩士畢業論文的要價平均在300元/1000字符,按照一篇普通碩士畢業論文3萬字起算,代寫一篇論文的價格在8000~10000元不等。而本科畢業論文的要價平均也在200元/1000字符左右。

  整個交易流程也並不複雜――買家繳納定金,與中介方交流寫作要求,交付初稿後補齊尾款,之後再根據老師建議對論文進行潤色修改。但在整個過程中,買方並不能和寫作人員進行任何直接交流。

  當記者提出對代寫論文質量的擔憂時,多家機構表明能“保證拿到學位證、畢業證。”多位賣家表示,公司的背後是專業的寫作團隊而非學生代寫,能保證論文的查重率和審核結果。還有賣家表明:“如果不放心可以簽協議,不拿雙證全額退款”。

  對於這樣一份所謂的協議書,上海市律協社會公益和法律援助研究委員會副主任張慧霞解釋稱:根據《合同法》第52條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製性規定的合同,屬於無效合同。而代寫畢業論文行為本身就違背了相關法規,故而屬於無效合同,不受法律保護。

  當然,也不乏機構直接表明,論文最終不通過也不予退款,並表示不通過可能是因為顧客對論文的理解和解說不到位。

在某互聯網電商平台上,論文代寫生意火爆。 圖片來源:手機截圖
在某互聯網電商平台上,論文代寫生意火爆。 圖片來源:手機截圖

  寫手:跨學科專業也能代寫,幾個小時就完成1篇

  李安宇目前正讀大三,為了充實自己的生活費,最近她就做起了代寫論文的生意。

  經同學的介紹,她進入了一個微信群,群裡每天都有中介把接的單發出來,誰願意接誰就接。

  原本讀新聞專業的她,第一單接的卻是“金融市場”方向的課程論文。2500字,6小時時間,到手180元。“雖然不懂金融知識,但多看幾篇論文,合在一起改改詞語,能通過查重就搞定了,並不會像寫自己論文一樣用心。”李安宇說。

  據李安宇介紹,寫手與買方不直接交流,全程溝通均依靠中介完成,自己並不知道一篇論文中介“抽了幾成”。

  對於進入寫手團隊的門檻,李安宇稱,並沒有太多審核。中介不會看寫手的學生證或資格證等證件。目前,該中介背後的寫手已有100多人,大家都是誰有空誰就接單。

  另一中介機構也證實,對於寫手的選擇並沒有什麼資格要求,最多也就是試寫兩篇。

  可以看出,代寫市場中所謂的“專業寫手團隊”,其實並不專業,而對於購買代寫服務的學生而言,鋌而走險的結果可能就是無法畢業。此前就有媒體報導,一名深圳女大學生花費3000元購買畢業論文代寫,最終因質量不過關而無法畢業。

資料圖:近百名大學生在自習室內備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圖:近百名大學生在自習室內備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中介:與眾多期刊雜誌拉發稿“關係網”

  除了論文代寫業務,不少機構也表明有代發省級、國家級期刊等業務。

  去年成功保研到某知名高校的秦佳告訴記者,本科學校的保研名額,推免學校的錄取與否,都要看論文發表情況。而對於一個本科生而言,自己投稿發論文太困難,所以選擇找中介代發。去年,秦佳發了8篇期刊論文,花費4200元。

  論文代發如何操作?一家代發中介機構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解釋,中介和很多期刊雜誌建立起了“關係網”,收到稿子後能直接推薦給雜誌社。並且在幫助顧客投稿時,也會推薦他們選擇和中介有長期合作的期刊,這樣雜誌社就會優先審核、錄用他們所投的論文。

  至於論文的質量要求,該工作人員表示,並不會有專門的專家評審,主要還是依靠幾名編輯審稿,如果期刊要求低,那麼保證語序順暢、沒有錯別字足矣。稍有要求的,則需要文章整體架構合理、有作者自己觀點。

  實際上,付款給中介後能順利代發論文已是萬幸,類似的發表陷阱在校園中已不是新鮮話題,學生被騙的悲劇層出不窮。《中國青年報》近日報導的湖北某高校女博士網上找“中介”欲在“C刊”(某大核心期刊)發表論文,最終被賣家騙去了5.2萬元積蓄。而網絡上關於代發被騙的新聞報導亦隨處可見。

資料圖:大學課堂。 劉玉桃 攝
資料圖:大學課堂。 劉玉桃 攝

  反思:提高大學課程教學質量才是根本

  論文代寫代發早已不是新鮮事。早在2015年,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隨機抽取318名大學生,就“論文代寫”進行調查。結果顯示,31.13%的大學生考慮過找人代寫,73.9%的大學生身邊出現過論文代寫現象。

  為正本清源,杜絕此類學術造假事件頻發,強化學術誠信建設,教育部近期印發《關於嚴厲查處高等學校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的通知》,要求嚴厲打擊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

  《通知》指出對參與購買、代寫學位論文的學生,給予開除學籍處分。此外,參與代寫論文學生的指導老師也將被連帶追責。

  對於學生花重金代發論文以求得保研名額、代寫畢業論文以換取畢業證書等學術不端跡象,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對記者表示,治理重點還應落在提高大學課程教學質量以及論文評價體系方面。

  在熊丙奇看來,只抓一篇畢業論文結果可能是治標不治本。無論研究生還是本科生,要提高學生學術水平,需要的是日常教學質量的提升,依靠的是老師重視課程設計,在校期間充分參與學生的課題研究,點滴積累遠好於只看一篇論文。

  而對於代發論文的行為,熊丙奇表示,高校應該看重的是論文本身質量的高低,而不是去看論文發表的數量。(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姓名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