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生物去年研發費用僅1.2億 有20億元理財產品
2018年07月22日15:11

  原標題:100元疫苗,92元是利潤,長生生物暴利超茅台!劉強東也怒了

  先是被查出狂犬病疫苗生產記錄造假,隨後又因“吸附無細胞百白破聯合疫苗”(簡稱“百白破”)檢驗不符合規定被罰沒344萬元……長生生物的疫苗“造假”事件,再次刺痛了大家敏感的神經。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家長們紛紛翻看自家孩子的疫苗本,不少人發現,自己孩子接種的疫苗,正是出自長春長生(即長生生物的子公司),而且不止一個種類。

  同樣是作為一位父親,京東創始人劉強東也沒能忍住,他在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的一篇報導上評價道:

  查看長生生物的財務報告不難發現,疫苗的確是個非常賺錢的生意,在疫苗相關上市企業中,長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佔據行業首位,比貴州茅台的毛利率(91.31%)還高。

  20億資金理財,研發投入僅1.2億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查詢同花順數據發現,A股52家以疫苗為主營產品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銷售毛利率平均數高於50%,這一水平已經超過A股大部分行業。

▲長生生物曆年毛利率和淨利率(圖片來源:川財證券研報)
▲長生生物曆年毛利率和淨利率(圖片來源:川財證券研報)

  民生證券研報分析稱,“高壁壘、高投入、高週期、高毛利”是疫苗行業的普遍特徵。

  高壁壘

  疫苗行業屬於高度行政監管行業,從研發、生產、流通、銷售和售後安全等各個環節都受政府主管部門嚴格監管和控製。相對於傳統中藥和化藥行業,疫苗(生物製品)行業整體技術水平相對較先進,法律法規相對更嚴格,生產條件也更為嚴苛。

  高週期

  疫苗行業與其他製藥企業同樣受製於漫長的研發週期。國內新藥研發週期在8-10年,從研發基本結束到上市一般需要5年以上的時間。

  高投入,高毛利

  雖然疫苗行業的固定支出大,廠房車間、培養與純化設備折舊成本與銷售成本不容忽視。但是,生產所需外部能源僅包括水電和蒸汽,而細胞培養價格低廉,主要原材料成本在包材和個別特殊原材料(如小牛血清)。

  雖然整個疫苗行業都是高毛利率,但長生生物的表現尤為突出――其以91.59%的毛利率佔據行業首位,比貴州茅台91.31%的銷售毛利率還高。

  相比毛利率,長生生物的研發投入要遜色得多。2017年,長生生物2017年的研發費用僅1.22億元,占收入的比例為7.87%;而長春高新為8.5%,康泰生物為10.27%,沃森生物更是高達49.87%!

  和國外疫苗巨頭相比,長生生物的研發投入也顯得頗為“克製”。葛蘭素史克(GSK)、默沙東、輝瑞(Pfizer)、賽諾菲被稱為全球四大疫苗巨頭。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梳理這幾家公司財報發現,其研發費用占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默沙東:18.20%;

葛蘭素史克:14.80%;

輝瑞:14.47%;

賽諾菲:15.6%;

  與1.2億的研發投入相比,截至2017年,長生生物賬面上卻有20億元的理財產品。賬面上未分配利潤高達18.45億元。

  2017年營業收入15.53億元,研發投入僅1.22億元,那麼,長生生物把錢都花哪了呢?其中的大頭是銷售費用――5.82億元,是研發投入的近5倍。

  銷售費用是什麼呢?它包括推廣服務費、會議費、市場服務費、宣傳費、銷售職工的薪酬等等。

銷售人人員25人,平均每人的銷售費用2328萬元。

研發人員153人,平均每人的研發費用79.73萬元。

  疫苗案兩起判例

  在長生生物疫苗生產記錄造假事件當中,大家關注的另外一個焦點在於,344萬元的罰款太輕。

  據第一財經報導,根據裁判文書網檢索到數起與疫苗有關的案件。有相關人員被追究刑事責任,但量刑不重;有的則免於刑事處罰。

  比如,在福建省的一起案件中,司法文書記載,2015年3月至2016年3月,陳冬華在擔任泉州市泉港區南埔中心衛生院公共衛生科組長兼防疫組組長期間,負責該衛生院承擔的預防接種、傳染病防治等國家基本公共衛生的管理與服務項目,其在明知該院公共衛生科工作人員林某違反相關規定從非法渠道購進二類疫苗並用於預防接種,從中謀取非法利益的情況下,非但未予以製止,還經常接受林某的宴請,默許其進行非法預防接種。其中,林某2向福建華藥醫藥有限公司鄭某、王某1非法購買HIB等山東問題疫苗共771支、10瓶蘭菌淨疫苗被用於預防接種,向泉州恒輝公司王某2購買了100多支水痘疫苗、100多支輪狀疫苗、80多支肺炎疫苗被用於預防接種。後導致當地群眾嚴重懷疑疫苗的安全性,南埔中心衛生院二類疫苗預防接種率大幅下降,嚴重影響預防接種工作的開展。2017年11月,晉江市法院一審判決,陳冬華犯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由於陳冬華還被認定犯有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兩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在內蒙古的一起案件中,烏海市海勃灣區中醫院成為案發主體。2011年7月至2016年3月間,時任院長劉建民決定,該院從無疫苗銷售資質的段寶雲手中違規購進二類疫苗,金額共計2470463.82元。2011年7月至2014年4月間,劉建民安排該院藥品採購員蓋新華從段寶雲手中採購二類疫苗共計1018277.2元。案發後,司法機關調查發現,該院相關部門部分缺失涉案疫苗的檢驗合格證明、銷售憑證、疫苗運輸冷鏈記錄等證明文件,使上述疫苗的生物活性和藥效存在不確定性,接種患者是否獲得免疫無法判斷。2017年9月,烏海市烏達區法院一審判決,劉建民不構成玩忽職守罪,但在其他案件中構成犯單位受賄罪,判決免予刑事處罰。蓋新華不構成玩忽職守罪,犯單位受賄罪,免予刑事處罰。

  “罰酒三杯”就能了事?

  今年4月,國金證券的研報稱,根據EvaluatePharma估計,全球疫苗市場大部分份額集中到了少數企業手中。默沙東、輝瑞、賽諾菲、葛蘭素史克“四巨頭”佔據全球超過80%的份額。

  但在國內市場,重磅品種發展滯後,一些國際疫苗市場的重要品種在我國仍未上市或比例嚴重偏低,我國多聯疫苗品種十分有限。

  和進口疫苗相比,價格低是國產疫苗的優勢。即便如此,國內疫苗毛利率和淨利率依然很高。可是,研發投資不足,問題不斷,國產疫苗的未來在哪?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近日,針對長生生物疫苗問題,多家媒體提出質疑:

人民日報官方微博:連狂犬病疫苗也敢造假,既膽大包天,又傷天害理。幸虧所涉批次產品尚未上市銷售,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疫苗關涉生命安全,來不得絲毫貓膩,容不得半點瑕疵,也使不得一點僥倖。用徹查還原真相,依法處理打消公眾恐慌,確保藥品安全。

《人民日報》:一查到底,方可紓解疫苗焦慮。疫苗事關生命健康,質量安全容不得半點瑕疵,不能有一點僥倖。此次疫苗事件引來廣泛關注之後,很多人在朋友圈曬出自家孩子的疫苗接種記錄,可見公眾對此事高度重視,也再一次提醒相關機構加強監管、提醒相關企業不要觸碰“紅線”。

《經濟參考報》:對疫苗造假決不能“罰酒三杯”了事。在一些網民看來,“這種企業不退市真的難消心頭之恨”。網民“趨勢巡航”稱,狂犬疫苗關乎生命,長生生物狂犬病疫苗生產記錄造假,被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收回GMP證書,像這種無良無德的上市公司就應該直接退市,還要處罰到傾家蕩產。

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四問長生生物百白破疫苗舊案:25萬支問題疫苗,加起來才罰了344.29萬元,質疑聲不少。多位法律界人士表示,我國目前對於類似違法違規行為處置較輕,警示不夠。

《檢察日報》:長春長生發佈聲明,表示已按要求停止狂犬疫苗的生產,並“深表歉意”。對此,很多人表示,這麼大的事不能僅僅“致歉”了事,應該“治罪”。

《南方都市報》:一家劣跡斑斑的疫苗企業,壟斷或參與瓜分國內相關領域的疫苗市場,不斷接到違規罰單的同時也不斷獲得生產資質、接到疫苗訂單,在曝出醜聞與領受“無痛”懲罰的拉鋸中,嬰幼兒的健康、公眾的生命安全長期身處險境。一度被“偶合反應”成功解套的疫苗質量問題,終究要直面生產與監管的全盤拷問,對涉事企業嚴懲之餘也要追究其生產資質的獲取流程乃至監管的失守甚至懲處的寬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