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貿易霸淩政策的受害者故事:為生意和生計而戰
2018年07月21日09:36

  “為生意和生計而戰”――美貿易霸淩政策的受害者故事

  新華社北京7月20日電 特稿:“為生意和生計而戰”――美貿易霸淩政策的受害者故事

  新華社記者康逸 高山 汪平

  瑪麗・布赫蔡格13歲時就遊覽過美國政治中心華盛頓。30年後,她又去了,是為了反對美國政府的貿易保護政策,“我為生意和工人的生計而戰”。

  在產業和價值鏈貫穿全球的今天,美國蠻橫的對外貿易霸淩政策已使包括美國公司和從業者在內的全球各類企業和人群受到衝擊,布赫蔡格的故事絕非孤例。

  吞虎狼藥 美國製造商身處險境

  布赫蔡格經營著一家為吉普牧馬人提供汽車門鉸鏈的公司。布赫蔡格算過這樣一筆經濟賬:美國政府對進口鋼鐵加征的25%懲罰性關稅影響了她公司90%的業務,上升的成本無法承受。

  和布赫蔡格一樣,許多美國製造企業發現,政府的貿易政策將他們置於險境。密歇根州的鋼鋸製造商西蒙茲國際公司經理戴夫・坎貝爾說,全世界只有4家供應商提供該公司所需的特種鋼,“兩家在歐洲,兩家在中國”。

  伊利諾伊州精密零件製造商先鋒服務公司也已感受到衝擊。公司老闆阿尼薩・穆薩納說,政府加征關稅後,一名老客戶立刻取消了兩項總價值6萬美元的訂單。

  事實證明,美國貿易政策沒有改善製造業的就業情況。美國知名刊物《大西洋月刊》一篇《“美國製造”經濟學的局限》的文章指出,特朗普承諾幫助製造業者,更有效的做法是增加基礎設施投資和提高勞動效率,加稅最終可能恰恰傷害了這些人。

  目前,美國製造商既要承擔加征關稅帶來的成本增長,又要應對其他國家反製導致的美國貨被拒的風險。逃離美國,已經成為眼下美國一些製造商迫不得已的選擇。

  作為美國製造業代表的摩托車製造商哈雷-戴維森公司已表示,為躲避歐盟對美國的關稅報復,決定將部分生產從美國轉向海外工廠。基於同樣原因,美國另一家摩托車製造商北極星工業公司也正在考慮作出類似安排。

  種瓜得豆 美國農民愁容難消

  盛夏時節,美國蒙大拿州,綠色麥田與黃色油菜花田構出賞心悅目的美景。可與此同時,當地農民卻心裡犯愁得很。年近七旬的馬特・弗利克馬開著皮卡在田間土路上顛簸前行,眼前這一大片農田是他的立命之本,眼下卻令他陷入深深的焦慮。

  俗語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然而,政府的對外貿易政策卻令美國農民成為首當其衝的受害者。艾奧瓦、加利福尼亞、伊利諾伊、內布拉斯加州等美國的“糧倉”都在叫苦不迭,大量的豆農、果農、小麥玉米種植者、農場主、牧場主的生意受到衝擊。

  農民們知道如何根據天氣和土壤變化種莊稼,也知道在農忙前請機械師檢修維護農機器具,甚至會買農產品期貨對衝風險,卻被政府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帶來的衝擊波撞得很疼,無所適從。

  伊利諾伊州小農場主沃里克站在自家的豬圈里惆悵地說:“以前平均每頭豬可以賣到100到130美元,現在每頭豬均價低了將近20美元,非常糟糕。”就在幾天前,沃里克賣了120頭豬,現在只剩下孤零零的幾頭。“這幾頭再賣掉後,我們可能就放棄養豬了。”他無奈地說。美國政府的貿易政策迫使相關國家反製,美國的肉類出口因而受到抑製。

  目前,貿易摩擦對美國農牧民的影響已經開始顯現:鋼鐵價格上漲導致農業機具價格上漲,海外市場持續萎縮,農牧產品滯銷,價格正在下降,其影響還在不斷地向產業鏈的上下遊傳導。

  美國農民們說,他們正通過各種渠道與國會議員保持聯繫,依靠行業協會的力量向國會請願,在電視台投放廣告反對政府不負責任的貿易政策,在社交媒體上以“要貿易不要關稅”為熱詞表達他們的訴求。

  嫌隙加深 美國盟友憂心忡忡

  “規矩被破壞,就像允許某個球員可以手拿足球送進球門一樣。”德國工商大會主席如此形容美國對多邊貿易體系的踐踏。

  在德國,很多人擔心,美國前期加征關稅只是一個開始,未來還將對歐盟採取更多貿易限製措施。

  對此,德國各界憂心忡忡,經濟發展高度依賴汽車業的巴伐利亞州更是如坐針氈。該地區汽車工業集中的施瓦本工商會對美國政策動向密切關注,時刻保持警惕。工商會負責國際事務的副主席馬庫斯・安澤爾門特說,一旦美國加征汽車關稅,將對當地企業造成致命打擊,汽車生產鏈上的很多企業都將遭殃。

  美國政府貿易霸淩政策破壞範圍甚廣,對全球呈“掃射”之勢。除了歐洲國家,加拿大、韓國、日本等美國的傳統盟友也未能倖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表示,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鋼鋁產品徵收關稅難以置信。

  作為反擊,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已先後訴諸世貿組織,並推出反製措施。國際觀察人士指出,當那些最初相信“美國優先”政策會帶來好處的美國人看到倒閉的工廠和上漲的物價時,或許就會明白美國貿易霸淩政策對世界和本國的危害了。(參與記者:黃恒、苗壯、喬繼紅、吳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