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王”毛利率超過茅台 曾被質疑國資流失
2018年07月21日23:58

  原標題:“疫苗之王”毛利率超過茅台 行業三巨頭曾同為長生生物股東

  一家企業的疫苗“造假”事件仍在發酵,更多疫苗企業的過往被挖出。

  公司進化論注意到,疫苗這筆生意的毛利率在A股各行業中領先,有時,其中的“龍頭公司”甚至比茅台還要賺錢。而與此同時,幾家疫苗龍頭公司也發生過疫苗安全的負面事件。

  記錄造假的長生生物背後,不止有一個“高俊芳”。

  文|新京報記者 王全浩 李雲琦 羅亦丹

  疫苗漩渦中

  食藥監週末不休“造訪”長生生物

  7月21日下午15點左右,在吉林長春市超然街西側的長生生物工廠里,兩名員工正將廢棄的雞蛋倒入綠色的桶內,按照疫苗生產的相關工藝,有的疫苗需要用雞蛋來做治病病毒的培育宿主。

  在這個氣溫超過30度的星期六,長生生物看起來一切如常。中午12點,公司進化論注意到,一輛車身上寫著“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的公務車從長生生物正門向外駛出。

  這已經是長生生物被國家藥監局宣佈狂犬疫苗紀錄造假的第6天。國家藥監局在7月15日表示,吉林省局有關調查組已經進駐長春長生,對相關違法違規行為立案調查。7月20日,深交所稱已經啟動對長生生物和相關當事人公開譴責的紀律處分程序。

  7月21日,新京報記者試圖向長生生物瞭解情況,未得到回應。當天下午,記者再次通過電話聯繫多位長生生物員工,在記者表明採訪意圖後,大部分員工都直接掛斷了記者電話,記者最終未得到任何回覆。

  此前的7月18日,一位長生生物員工告訴記者,按照要求,“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我們不能接受採訪”。

  此次調查結果何時出爐,還是一個未知數。早在2017年10月,長生生物就因為生產並銷往山東的“吸附無細胞百白破聯合疫苗”經檢驗“效價測定”項不符合規定遭吉林省食藥監局立案調查。時隔近一年,也就是2018年7月18日,吉林省食藥監局才對長生生物進行了沒收產品庫存、沒收違法所得以及罰款等行政處罰。

  賣疫苗有多賺錢?

  長生生物毛利率高過茅台

  公司進化論通過查詢同花順數據發現,當前A股52家以疫苗為主營產品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銷售毛利率平均數高於50%。

  這一水平已經超過A股大部分行業。

  公司進化論注意到,在疫苗行業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分別為長生生物、康泰生物、長春高新、雙鷺藥業、四環生物、安科生物、沃森生物、生物股份、康恩貝、廣濟藥業,對應銷售毛利率分別為為91.59%、91.07%、89.37%、85.24%、81.69%、81.00%、78.21%、76.14%、75.26%、69.24%。

  此次因狂犬疫苗“造假”涉事的主角長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佔據行業首位,康泰生物和長春高新緊隨其後。

  從曆史數據來看,這三家的銷售毛利率均保持在60%以上,並在近三年里逐年上升。公司進化論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貴州茅台銷售毛利率為91.31%,低於長生生物。

  上述疫苗企業中的幾家巨頭均曾陷入疫苗安全輿論危機。

  除了長生生物此次疫苗生產記錄造假外,2013年,康泰生物曾捲入嬰兒接種乙肝疫苗致死事件;2016年的山東疫苗案中,國家食藥監總局通報,9家涉嫌虛構疫苗銷售渠道的藥品批發企業中,沃森生物的子公司赫然在列。

  2016山東疫苗案平息後

  疫苗公司業績超速增長

  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疫苗行業公司業績增長明顯。以幾家代表性企業為例,2017年,長生生物疫苗銷售達到15.39億元,同比增長51.67%;康泰生物2017年疫苗的營業收入達到11.59億元,同比增長113.07%,長春高新營收41.02億,增長41.58%。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疫苗企業的高增長與2016年的山東疫苗事件有關。

  2016年3月,山東警方破獲一起案值5.7億元的非法疫苗案,疫苗未經嚴格冷鏈存儲運輸銷往24個省市,涉案疫苗含25種兒童、成人用二類疫苗。

  該事件引起了人用疫苗市場連鎖負面反應,社會公眾對國內疫苗行業不信任,整個疫苗市場受到巨大沖擊,案發後,全國疫苗市場銷售陷入“冷卻期”。

  同年4月25日,國務院重新修訂了《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條例對疫苗的銷售、存儲和流通做出了新要求,引導疫苗生產行業走向規範化。

  受該事件影響,當年,上述疫苗企業的業績遭到重創。以智飛生物為例,2016年公司總營收為4.46億元,其中自主疫苗產品的營收為4.11億元,同比下滑-11.73%,代理疫苗產品的營收為294萬元,同比下滑-98.24%。

  部分民資疫苗企業脫胎於國資

  曾被質疑國資流失

  在長生生物疫苗案發後,這家公司被外界廣泛質疑的一個點,在於其國資改製的曆史。21日,一篇名為《疫苗之王》的自媒體文章刷屏網絡,除長生之外的其他幾家疫苗公司類似的“往事”也被翻出。

  以408億市值的康泰生物為例,該企業曾經為國資企業。

  資料顯示,康泰生物目前是國內最大的乙肝疫苗生產企業,全國有31個省市區在使用其疫苗產品。據悉,這家創立於1992年的公司,最初設立的目的是作為衛生部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的平台。其“基因工程乙肝疫苗(酵母重組)”生產技術是從默沙東公司引進,1995年正式投產。當時這一技術與基因工程干擾素、胰島素並稱為“20世紀三大生物醫藥產品”。

  2003年,康泰生物完成股份製改造,2009年之後,國有投資方相繼通過轉讓的方式退出,康泰生物徹底變成一個民營企業。杜偉民成為企業控股股東,持有股權54.46%。

  2017年上市前夕,公司多個自然人股東與PE機構間發生了多次股權轉讓,也頗令市場咋舌。對此,證監會發行監管部曾在反饋意見中質疑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輸送和國資流失,要求公司說明轉讓的原因及合理性等。

  長生生物也被質疑國資流失。公開資料顯示,長生生物的前身是一家國有企業,十五年前,作為長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長生生物為長春高新貢獻了數千萬利潤。

  曆史數據顯示,2001年長生生物實現淨利潤1005萬元,2002年淨利潤2634萬元,2003年1-10月末,實現主營業務收入9551萬元,淨利潤1147.5萬元。

  作為控股股東的長春高新2001年、2002年的淨利潤分別為430萬元、730萬元。

  2003年,長春高新決定賣掉長生生物。出售的對象為時任長春高新副董事長,長生生物董事長高俊芳。

  2003年12月16日長春高新董事會通過決議,擬全部轉讓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長春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權,每股轉讓價格為2.4元。

  彼時擔任長春高新的副董事長高俊芳受讓長春長生1734萬股股權,占總股本的34.68%,轉讓金額為4161.6萬元;上市公司亞太集團受讓長春長生1250萬股,占總股本的25%,轉讓金額為3000萬元。

  由於長生生物優秀的盈利能力,市場對於長生生物2.4元的轉讓價格產生質疑。

  據《中國證券報》報導,2003年12月9日,一家生物製藥有限公司還給長春高新董事長髮了一封函,表示願意以每股3元的價格受讓長生生物的全部股權。

  同一天,該公司還給吉林省政府的一位主要領導打了一份報告,稱“此前,我公司曾多次就”長生生物“股份轉讓及本公司受讓上述股份之意向長春高新致函。其間,我們的報價均高於其他方報價,但從未得到過公平競爭的機會。目前,我公司已給長春高新報價3元/股,高出其他方協議收購價,但我公司仍沒有得到介入的機會。”

  在市場、媒體的質疑中,2004年4月,長春高新將長生生物的轉讓價提升到2.7元/股,不過轉讓最終完成,受讓方依然是高俊芳。

  2006年8月,亞泰集團將股權轉賣給高俊芳,退出長生生物。至此,長生生物成功私有化,被高俊芳牢固掌控。

  公司進化論注意到,在長生生物事件爆發前一個月,今年6月30日,康泰生物官網發佈了一則以“將在沉默中爆發的疫苗行業”為題的文章。文中稱,“疫苗現在是行業的翹楚,實現了很高的收入增長率,每年達到了10%到15%的兩位數增長率,而且預計未來幾年里會繼續增長,大大超過傳統醫藥行業中的6%到7%的增長率。”

  疫苗“三巨頭”曾是長生生物股東

  公司進化論綜合天眼查信息與康泰生物招股書得知,被稱為康泰生物“掌舵人”的杜偉民出生於1963年,一個江西貧困山區的農民家庭。他1984年考入江西省衛生學校檢驗專業,1987年被分配至江西防疫站從事環境檢驗工作,並在當年考入江西教育學院化學系,脫產本科學習,畢業後又回到江西省衛生防疫站工作。

  1995年,杜偉民人生發生了一場重大變化:他結束了7年多的防疫站生涯,於1995年2月“下海”到長春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銷售經理。

  而根據長生生物財報,1994年,高俊芳剛剛擔任了長春長生總經理,兩人就此有了交集。

  杜偉民在長生生物銷售經理的職位上一幹就是6年。2001年,杜偉民的人生開始從員工到股東的第二次轉變。

  工商信息顯示,2001年杜偉民回到老家江西,成為了長春生物製品研究所江西辦事處法人。同年3月,杜偉民與韓剛君聯合創辦廣州市盟源生物工程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廣州盟源)。其中,杜偉民是法人,韓剛軍是參股,雙方各占股50%。

  2001年9月18日,長生所與廣州盟源簽署《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長生所將其持有的長生實業 0.68%的股權以 43.79 萬元對價轉讓給廣州盟源。

  可以看出此次轉讓的股權並不多,但杜偉民和韓剛軍就此擁有了長生生物的股權。據知情人士向公司進化論透露,杜韓二人均是當時在長生生物負責銷售的人,因為能力較強又很忠心,得到賞識,高層決定給他們一些股份。

  江蘇延申IPO報告書顯示,韓剛軍1962年出生,曾任開封市龍亭區衛生防疫站醫師、副站長,開封瑞禾生物製品公司董事長。與杜偉民共同的防疫站生涯或許是他熟悉疫苗銷售的原因。

  不過,相比杜偉民,韓剛軍的手筆更大。根據《黃海機械:長春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5和2016年度盈利預測審核報告》,2001年9月18日,長生所與韓剛君簽署《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長生所將其持有的長生實業30%的股權以1932萬元對價轉讓給韓剛君。

  至此,高俊芳、韓剛軍和杜偉民均成為了長生生物的股東。而從長生生物中走出的這三個人,此後分別成為了國內狂犬病和水痘疫苗、流感疫苗、乙肝疫苗的領軍人物。

  杜偉民與韓剛軍最為成功的創業當屬江蘇延申。根據資料,江蘇延申的實際控製人是杜偉民與韓剛軍。

  2006年,在我國剛開始對流感疫苗實施批簽發製度時,江蘇延申就拿下了流感疫苗的批文。2006年,流感疫苗批簽發360萬人份,在國內生產企業中排名第一。

  2007年,江蘇延申籌備國內上市,但遭到發審會拒絕。

  2009年5月,杜偉民辭去了江蘇延申的職務,同時轉讓了股份,套現2億元。巧合的是,在杜偉民剛走的2010年,江蘇延申就被查出有五批產品涉嫌造假,公司從此一蹶不振。目前,江蘇延申已經更名為江蘇全益,韓剛軍也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杜偉民則在2008年在產權交易所購買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從而成為了康泰生物的實際控製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