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商二代”到“創業一代”
2018年07月21日04:09

原標題:從“台商二代”到“創業一代”

程漢強
吳梁榮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葛宇飛

  在東莞市最繁華的鴻福商圈,289米高的台商大廈巍然矗立。這是目前東莞的第一高樓,也是整個在莞台商智慧和財富的凝聚。東莞的台商協會曾經有著“天下第一台協”的稱號,在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成千上萬的台商為東莞經濟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然而,就像台商大廈旁的工地不斷有高樓冒出從而挑戰它的高度一樣。這兩年,以傳統製造業為主的在莞台商也面臨著重大的轉型挑戰。幸好,眾多台商二代選擇了接班,站在父輩的肩膀上,承接第一代台商的資源與精神,運用新模式和互聯網思維進行創業,讓東莞台商的成色繼續保留下來。

  放棄工作回莞幫忙慘遭“打臉”

  小米在香港敲鍾上市當天,32歲的程漢強在朋友圈里發文:“除了拚命工作之外,世界上不存在更高明的經營訣竅”。創業以來,類似的“雞血”常出現在他的朋友圈內,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像雷軍一樣成功,但他每天都要求自己像雷軍一樣去奮鬥。長期缺乏鍛鍊,讓他的身材看起來有些龐大。

  程漢強的父母都是在東莞從事鞋業生產的台商,家境優渥。從10歲開始,他就被送到國外讀書,畢業後他去了一家銀行工作。2014年,因為父母的一句“你是中國人,回來接班吧”,程漢強放棄了在國外的工作,回東莞幫父母打理工廠。

  令程漢強沒想到的是,東莞製造業和零售業的發展環境已發生了巨變,家裡做貼牌代工生產的鞋廠人工成本大大增加,海外訂單卻逐漸下降,利潤在變少。“這個行業越來越不好做了,靠別人的臉色吃飯,外國人不下單就是一潭死水。”在工廠沒待多久,程漢強就提出不能僅做代工生產,應該建立自有品牌。母親陳瑪莉卻說:“你去工廠站滿一年,才有資格來聊新東西。”

  賣房自創品牌開拓新路

  多次提議不被接受,年輕氣盛的程漢強賭氣離開東莞回到台灣。陳瑪莉選擇放行,她尊重兒子的選擇,“兒子既然主動走出溫室,縱然撞得頭破血流也是一筆財富。”

  在去台灣南部的一次旅行中,程漢強看到少數民族捕魚的船後,靈感一下子來了。他想創立一個鞋子品牌,鞋上植入體現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元素,使其賦上文化色彩。

  程漢強的父親年輕時曾創立過一個鞋子品牌但沒有成功,留下了“HAMS”商標。這次,他選擇子承父業,把新創立的鞋子品牌也命名為“HAMS”。?2016年1月,程漢強賣掉了在國外的房產回到東莞,把所有積蓄投入到“HAMS”的設計和生產中。

  他和團隊到雲南、西藏等地採風,深入民族部落,探訪風土人情,尋找可以嵌入鞋子的元素。從無到有孵化一個品牌並不容易,程漢強創業之路異常艱苦。代工生產只需坐著等飯吃,而創立品牌後不僅要考慮生產,還要考慮營銷。為了賣掉第一季生產的2000雙鞋子,更為了證明給父母看,程漢強抱著鞋子在地鐵口賣,最苦時身上只有60塊錢,一天只敢吃一頓餛飩。“只要還活著就有辦法去創造。”兩個月,程漢強賣出了1500雙鞋。

  父母希望他超越自己

  “雖然我有足夠的錢和資源去幫助他,但我沒有主動伸手,他也沒有求我。”兒子遇到困難時,陳瑪莉選擇置之不理,在商場打拚了三十多年的她深知創業不易,如果兒子連基本的苦頭都吃不了,那將來很難有所作為。

  如今,?HAMS品牌的鞋子在東莞的工廠里生產,程漢強把營銷部門移到上海,品牌主打高端市場,一雙鞋子的售價在千元左右。“用民族的故事和精緻的質量重新定義made?in?china,”程漢強夢想有一天能在紐約的第五大道上開個鞋店,而在追夢的過程中,他和團隊強調最多的就是“有了品牌,才有魂兒”。

  看到兒子在“單飛”後的成果,陳瑪麗無比驕傲。母子倆見面的機會增多了,陳瑪莉希望將來兒子能真正超越自己,把家裡的生意都接過來。

  在傳統製造業外尋找商機

  與程漢強在父輩傳統製造的基礎上創立自主品牌不同,“台商二代”吳梁榮的創業則完全背離了傳統製造業。

  位於東莞厚街赤嶺工業園區的億宣精密五金科技廠內機器轟鳴,裝在傢俱和櫥櫃上的拉手被工人在流水線上生產出來後運送到了全國各地。吳梁榮是這個五金廠的總經理,不過他現在很少過問廠內的具體事情。整個工廠被交給了一個職業經理人打理,吳梁榮則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自己的名為“掏紙”的共享紙巾創業項目上。

  吳梁榮的父親吳漢鍾1997年從台灣來到了東莞厚街,搭了一個鐵皮房開始生產五金,一步步做大做強。吳梁榮小時候在台灣上學,但經常利用假期來父親的廠子裡玩耍,對東莞很有感情。從國外畢業後,他自然而然地回到東莞準備接班。父親讓他從最底層的普工做起,每月只給他1200元的工資。

  “我本身對二代這個詞比較反感。”吳梁榮很想證明自己能做事,他抱著學習的心態從零開始做起。但一些老員工擔心企業實現家族傳承後他們會丟失飯碗,經常給吳梁榮“挖坑”,當面和和氣氣,背後卻議論紛紛。這讓吳梁榮和員工的日常溝通非常困難。後來,他發現在飯桌上通過酒杯反倒容易把事情說清楚後,便把瞭解內地的一些交際文化也納入了自己的必修課。

  在把整個工廠的7個部門都幹了一圈後,吳梁榮逐漸走上了管理崗位。然而,在帶領企業實現從外銷向內銷的轉型後,吳梁榮發現傳統製造業的天花板顯而易見,土地和環保成本的提高,勞動力工資的上升,讓整個行業的利潤大幅度下降。跳出五金行業,在其他領域尋找新的商機成了必然的選擇。

  用互聯網思維踏入共享行業

  “我起初只是想幫父親管工廠,?後來想著要幹一番事業,但沒想到機會來得這麼快。”吳梁榮先後在美食糕點和女性衛生用品領域創業。同時,作為一個喜歡互聯網,凡事都喜歡求助於網絡的年輕人,互聯網思維、共享經濟這些新的概念也很快進入了他的腦海里。

  很多店的櫃檯都有共享充電寶,受此影響,吳梁榮誕生了做共享紙巾的想法。吳梁榮想造一個共享紙巾機,通過掃二維碼的形式來獲取紙巾。使用共享紙巾機的用戶多了,就可以變成流量入口,吸引廣告投放。

  在東莞的一些商場,吳梁榮已把自己的想法付諸了實踐,一款名為“掏紙”的共享紙巾機已經掛到了牆上。紙巾機由吳梁榮設計,在自家的五金工廠生產,外表色澤明豔,充滿時尚氣息,微信一掃就有紙巾“從天而降”。雖然想法很有創意,但畢竟還在初創階段,由於用戶數量不多,吳梁榮的掏紙共享紙巾機在商業推廣和變現上還不太成功。但創業讓他每天都處在學習狀態中,收穫很大。

  吳漢鍾則對兒子的跨行業發展特別支持。這兩年,吳漢鍾身邊的好多台商朋友都將廠房移到了東南亞,利用那裡相對低廉的勞動力謀取高利潤。吳漢鍾也去考察過,但他並沒有動心,因為他覺得現在去東南亞就像當年他來東莞一樣,先甜後苦,總有一天人口的紅利會被榨乾,還要面臨轉型,還不如趁早利用在東莞已有的資源完成蛻變。

  二代正成為東莞

  台商轉型的中堅

  黃朝凱同樣對新一代台商在東莞的發展充滿信心,作為東莞台灣青年創新創業服務中心的運營長,與眾多在東莞創業的台灣青年打過交道後,黃朝凱覺得同根同祖的文化認同感和大陸市場巨大的需求是讓眾多新一代台商選擇留在東莞的重要原因。

  近年來,東莞市政府更是有眾多政策的支持。就像程漢強拋棄了貼牌代工生產,吳梁榮跨入共享經濟領域一樣。新一代的台商和他們的父輩相比有明顯的不同。但不管時代如何變化,不管產業如何變化,站在父輩的肩膀上,他們某種程度上已經走上了捷徑,在父輩曾經拚搏過的土地上,繼承著拚搏的精神,第二代台商們正在悄悄接班,成為整個東莞台商轉型的中堅力量。

  “二代只是個標籤,我對台商二代的定義就是要承接父輩資源與拚搏精神,在這個變化快速,發展充滿機會與淘汰的市場中發展起來。”在東莞台灣青年創業中心進行咖啡文化產品創業的二代台商吳森勝時刻提醒自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