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為何“被迫”上市 投資者耐心越來越少
2018年07月18日00:29

  來源:北京商報

  Uber為何“被迫”上市

  成立十年有餘,Uber的上市終於甩開了盈利的包袱。當地時間本週一,Uber CEO達拉・科斯羅薩西表示,公司計劃在明年下半年啟動首次公開招股(IPO),在此之前公司不需要實現盈利。然而看似自信的Uber也有自己的無奈,投資者的耐心越來越少,上市不能再拖,Uber能夠選擇的就只有迎難而上了。

  盯住現金流

  “與實現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的盈利相比,我現在更專注於如何創造正向現金流。”在科羅拉多州阿斯彭舉辦的《財富》科技頭腦風暴大會上,科斯羅薩西毫不掩飾自己對於現金流的重視,而這也意味著Uber無需在2019年下半年上市計劃實施前保持盈利狀態。

  Uber的這十年,始終與燒錢掛鉤。據瞭解,自Uber 2009年成立至今,燒錢總額已經超過107億美元。這樣的情形在今年一季度出現了回暖,數據顯示,Uber上季度營收為25.9億美元,同比增長了70%,虧損方面也由去年的8470萬美元變成盈利24.6億美元。

  但這種扭虧為盈的轉變卻讓Uber高興不起來。Uber的盈利多了一絲斷臂自救的苦澀,去年11月,Uber先是把在俄羅斯市場的業務賣給了當地的共享出行公司Yande。緊接著,2018年3月,Uber再度敗走東南亞,將當地的業務拱手讓給了新加坡打車平台Grab。兩次業務的剝離讓Uber的收益增加了30億美元。

  大打燒錢戰的Uber錯了嗎?答案或許令人有些意外:相比盈利,對於這種科技公司來說,現金流是一個更為重要的指標。據瞭解,Uber在前六年的聲明里,現金流都為負,且存在虧損,但在這種情況下,再投資金額仍在不斷增加。直到第七年,Uber的現金流才變為正向,隨後加速增長。

  “只要現金流不斷,公司就不會死”,自媒體大咖網創始人馮華魁一語中的。馮華魁解釋稱,對於一個科技公司而言,前景比盈利更為重要。而前景又與現金流掛鉤,一個公司只要有源源不斷的現金流,就可以不斷地開拓新的板塊、新的業務,而不僅僅把它變成所謂的盈利,這樣一來,現金流就成了評判一個公司好壞的標準。

  虧不起的投資人

  不看盈利看現金流,科斯羅薩西這句話多少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台下的聽眾外,他更想將這個消息傳達給的其實是Uber背後的資本大佬――投資人。過去的這些年,Uber融資的消息幾乎隔一段時間就會傳來,沙特主流基金的35億美元投資,高風險貸款市場的10億-20億美元融資……

  資本市場的耐心快被消耗殆盡了。由於今年1月,Uber爭議不斷的創始人卡蘭尼克套現14億美元出局,軟銀便成了Uber最大的股東。緊接著,軟銀直接對Uber注資12.5億美元,而作為本次交易的一項協定,Uber董事會也向軟銀承諾,將在2019年啟動IPO。

  卡蘭尼克時代的Uber讓股東痛苦不已。過去卡蘭尼克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Uber並不著急上市,甚至越晚越好。但由於推遲的IPO和限製股票出售,很多擁有公司股份的股東和員工都難以退出、變現。一朝拿下Uber的軟銀便將矛頭對準了這一點,先是製定明確的上市時間表,再是擴張董事會席位為軟銀進駐提供渠道以及實行同股同權製。

  Uber虧得起,但投資者虧不起了。在過去十年間,北美只有一家科技公司的年度虧損額高於Uber去年的虧損額。如今,上市已經箭在弦上,另類CEO也已經出局,是時候出手Uber了。馮華魁認為,Uber的業務已經成熟,融資的可能性越來越小,而且無人駕駛之類的東西未來3-5年間可能都無法規模性實施,投資人已經等不起了。再加上對管理層進行了洗牌,出於市場前景的考慮,上市是最好的結果。而且像滴滴這類競爭對手如果先一步上市成為共享第一股的話,也會使Uber的估值處於被動。

  Uber的弱點

  Uber已經支撐不動自己龐大的身軀了。今年3月,東南亞長達五年的燒錢大戰讓Uber身負重傷,最終落得個慘淡離場的下場。無獨有偶,2016年,同樣的戲碼在中國也曾上演,與滴滴的10億元虧損大戰結束後,Uber將中國市場拱手讓給了滴滴。這樣的結果正是出於卡蘭尼克此前擴大規模、忽略盈利的核心。

  與科斯羅薩西看重現金流不同,卡蘭尼克更注重的是規模。今年6月,路透社消息顯示,Uber宣稱將在歐洲上線共享電單車業務,而此舉也被解讀為Uber試圖擴張出行業務版圖,並與歐洲地方監管部門和解的一種方法。

  而這還只是Uber不願上市的冰山一角。持續擴張的規模讓軟銀成長為一個龐然大物,軟銀在最近投資Uber的同時,也維持了對Uber此前690億美元的估值。但這個數字卻招徠了業內人士的質疑,紐約大學商學院教授、著名估值專家Aswath Damodaran曾毫不留情地說Uber遠遠不值這個數兒。據他縝密的調研結果,Uber估值僅有234億美元。

  上市意味著巨額估值背後的泡沫將會毫無保留地暴露在眾人面前。18年前互聯網泡沫破滅的陰影始終揮之不去,人們在吹起科技股的同時也開始擔心,它是否會重蹈覆轍。而今遍地獨角獸的時代,“科技泡沫”的聲音越來越多,Uber也自然成了其中一員。

  更讓Uber覺得騎虎難下的還是在與其競爭對手之間的博弈中如何取得上風。Uber與它的對手們都在賭,賭誰先上市,誰就先暴露自己的弱點。17日,滴滴傳來再次獲得5億元投資的消息,而此前也不斷有信息透露出滴滴最早在今年下半年就要上市。比Uber提前上市能夠讓滴滴獲得非凡的榮耀,但上市之後不得不披露的數據也意味著將自己的軟肋和盔甲一併展示給對手,而這樣的困境也同樣適用於Uber。如今,2019年的期限近在眼前,Uber能給投資者一份滿意的答卷嗎?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楊月涵/文 李A/製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