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結構回歸是一場有關手機的文藝復興
2018年07月17日08:24

  物理學將“時間”定義成始終向前的度量單位――銫-133原子基態的兩個超精細能階間躍遷,期間對應輻射的9192631770個週期的持續時間,這顆藍色的星球就走過一秒。時間的不可逆決定了對於逝去的事物,往往只能紀念緬懷,因為它們全都一去不複返,狠心決絕難以追回。

  然而藝術和設計偏不這麼想。度過中世紀的黑暗,繁榮的歐洲迎來了長達三世紀的文藝複興,新興資產階級藉由那些美妙的繪畫、雕塑、音樂以及文字作品,“再生”了希臘和羅馬古典時期思想與人文藝術的高度繁榮。這也被視作人類由神為中心的神論時代,走向真正以人文主義為核心的全新時代。

  在以iPhone為首的大屏智能手機時代來臨之前,甚至連Nokia都沒有獨霸時代的時期,懵懂的手機行業就像是古希臘和古羅馬藝術和哲學盛行的時代。廠商和設計師沒有先例可循,也就意味著設計不存在固有的邏輯觀念――翻蓋、直板、滑蓋以及旋轉式的產品層出不窮。迷人的機械結構令手機充滿了50年代的邏輯美學。

  這種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階段最終敗給了“實用主義”為首的智能手機時代,在近5年的手機變遷中,屏幕變得越來越大、結構變得越來越緊密、外殼材質也愈發出色,可以往推出屏幕、旋開鍵盤的樂趣似乎一去不返――誰都知道,同質化和加速的迭代不僅困擾著智能手機設計師們,也很難讓廠商停下來對抗“審美疲勞”。

  但就像神性壓抑已久所爆發的文藝複興,今年OPPO和vivo推出的真全面屏手機Find X以及NEX再次讓純機械回歸了手機,它們通過奇妙的升降設計,隱藏起影響視覺元素的前置鏡頭和傳感器,進一步讓屏佔比達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度。

  創新就像是一個輪迴,來來去去,我們最終又會回到開始的起點。

  機械結構於手機而言,從來都是為了更小且更美

  1973年4月,一名普通的男子站在紐約接頭,高舉一部彷彿有兩塊板磚大小的物件,打出了人類歷史上第一通移動電話。一年之後,Motorola將其正式量產――DynaTAC 8000X正式上線,這部價值4000美金的設備需要進行10小時的充電,才能能夠維持35分鍾連續通話。

  在隨後20多年的時間里,手機一直保持著板磚式的直板造型,沒有人真的喜歡隨身攜帶一塊重達幾公斤且造型醜陋的設備在街上走,但受限於模擬通訊的組件限製,手機的小型化之路走得並不通順。

  改變發生於1995年,當年製造出人類第一部手機的Motorola發佈了8900,它是世界上第一部採用翻蓋設計的產品,通過下翻蓋將手機鍵盤隱藏於面板之下,令整機看上去變得更為簡潔大方,也一定程度上減少了用戶將手機放在口袋中誤操作的可能性。

Motorola8890
Motorola8890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創意,也引發了許多同行的效仿,甚至衍生出了更多新點子令手機變得更為小巧輕便。比如當時Motorola的對手Nokia,就以“滑蓋”作為賣點,推出了下滑蓋機型8110,伴隨著1999年《駭客帝國》在全球的大熱,這部手機也成為Nokia徹底崛起稱霸市場的關鍵。

Nokia8110與8850
Nokia8110與8850

  同樣是作為歐洲廠商的西門子,則在前一年推出了全球首款真滑蓋手機SL10――屏幕和導航鍵擺放在上方,而數字按鍵通過滑蓋結構與屏幕分離。或許西門子自己都沒想到,SL10會成為先驅,開創了未來一類重要的手機分類。事實上,相較傳統直板手機,“滑蓋手機”這類體積更小巧的設計,的確很快得到了市場的歡迎。

西門子SL10
西門子SL10

  “滑蓋”結構可以藏起鍵盤,讓手機變得更小巧,“翻蓋”設計同樣可以,機械結構就這樣默默為手機的小型化之路提供了無數種可能。同樣是在1999年,Motorola發佈了“掌中寶”系列,328以及308這兩款現在看來還略顯笨重的產品,在當時可謂是開創先河,隨後,翻蓋手機就像是雨後春筍一樣,成為了直板手機之外最為重要的手機產品構成。隨後Sony Ericsson,甚至還推出了旋轉式的手機產品,在外形上又有了全新的突破。

Motorola掌中寶
Motorola掌中寶

  “把不美的東西藏起來,讓它看起來更美更小”,這或許是機械結構能夠帶給手機產品最大的優點,即便進入智能手機時代,這也沒有任何改變。比如我們很難忘記支撐起Motorola崛起的重要功臣――Milestone系列,它通過滑蓋設計將QWERTY鍵盤完全隱藏在機身之下,當你需要時,就可以通過滑蓋將它滑出。而ME600更是以“後空翻”之名,將旋轉式鍵盤髮揚光大。

  得到更大的屏幕和更小機身,OV的“創新”是新輪迴的開始

  就像是Milestone和ME600為了在全鍵盤和屏幕尺寸之間達到平衡而啟用滑蓋的機械結構,OPPO的Find X以及vivo NEX其實也應用了同樣的思路,只不過後者已經徹底拋棄了實體鍵盤的需求,這次需要幹掉的對象,變成了前置鏡頭和一系列傳感器。

  無疑,用戶對於智能手機功能期許不無關係。從2014年開始,大屏智能手機已經“養壞了”用戶的胃口,每個人都會希望智能手機擁有更大的顯示視野;然而我們的雙手卻沒有再次進化,它會無時無刻提醒著大腦偏向於更適合持握使用的產品。因此,智能手機行業不斷探索手機屏幕尺寸與體積之間的極限平衡究竟在何處。

  早在幾年前,以魅族、ZUK為首的一眾廠商開始通過縮小屏幕邊框的方法以提升手機屏幕顯示面積。隨後,Sharp和努比亞以屏幕邊緣視覺折射作為技術基礎,徹底將左右無邊框變成了可能,而Samsung則另闢蹊徑的通過左右側雙曲面屏幕,在視覺上減少了左右邊框的存在,雖然方向各不相同,但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屏幕可視面積。

  而到了2017年,LG首先通過改變屏幕寬比的方式再次拓寬用戶視野,這是一個很有效的做法,也在解決了左右邊框後,為廠商指出了一條全新的前進道路――繼續幹掉上下邊框。於是我們看到SamsungGalaxy S8和Galaxy S9兩代持續拿下巴和額頭開刀,不斷刷新數據。而以iPhone X為首的產品則選擇率先幹掉手機下巴,將前置鏡頭、傳感器等組件封裝到額頭區域,通過異形屏切割出特殊的“劉海”組件,以此增加屏幕的可視面積。

  這種並不完美的劉海屏在2018年的智能手機市場的確取得了勝利,即便它本身在顯示的完整性上存有缺陷,但受益於上遊產業鏈的青睞,今年大多數主流產品都採用了類似的模組設計。

  但誰心裡都清楚,劉海始終是用來遮“醜”的,無論如何修飾,它都是懸掛在屏幕頂端的傷疤,在走向完美的路上,也許還會有其他的方法。OPPO和vivo無疑就做出了一種不同的嚐試――令機械結構回歸,將會影響屏佔比的組件全面隱藏,只有在使用時才會浮現出來,從而令我們無需在劉海和屏幕之間做出選擇。

  事實上,OPPO和vivo的升降式結構,就像是一次“創新”的輪迴。因為早在十年前,SamsungM509就第一次通過上升的方法,將碩大的500萬像素鏡頭和屏幕隱藏於直板機身內,而Sony EricssonC902也在數年後發部了相同的創意。

SamsungM509
SamsungM509

  這絕不是為了證明這些在歷史上留下濃烈一筆的設備存在抄襲的嫌疑,只能說明機械結構在科技產品的設計上永遠不存有“過時”的說法,它就像時尚元素一樣,當瓶頸出現,每隔幾年都將發揮出不同的閃光。

SonyC902
SonyC902

  或許不是最優解,但探索永不停息

  創新是一把雙刃劍,它提供了全新的觀感和體驗,但也容易令不明真相外界產生了一些擔憂。首當其衝自然是使用壽命的問題,OPPO Find X和vivo NEX的升降結構提供有數十萬次的使用,一般來說在智能手機的使用週期內,這樣的壽命完全是足夠使用的,更直接點來說,OPPO和vivo都承諾,升降結構鐵定不會成為手機內第一個出現問題的組件。

  然而,用戶對於機械結構的擔憂並不是空穴來風的,再精密的自動機械結構,在循環使用一段時間後,都容易出現難以逆轉的磨損,可靠性方面的確要低於電路或是純手動結構。同時,受限於微型電機的體積,難免對手機的內部空間設計提出更高的要求,OPPO和Find X和vivo NEX雖然在長寬都足夠優秀,然而整機厚度依舊難說輕薄。

  因此,我並不認為升降式機械結構就是智能手機在進軍“全面屏”的最優解,但相較難看的劉海屏,它的確是一種更優秀的方案。不管是OPPO Find X還是vivo NEX,都以超過90%的屏佔比成為當前市場最能帶給用戶“沉浸式”體驗的手機,在友商普遍還在“擠牙膏”的當下,這種創新顯得更難能可貴。

  從爆髮式增長到出貨的放緩,智能手機行業終於走向“成年期”。用戶換機慾望的下降以及功能更迭的瓶頸,迫使五大廠商無法再像以往用不痛不癢的新品來滿足市場,精明的消費者們已經練就火眼金睛,只有真正出色的產品才能激發它們的購買慾望。

  至少從這一點來說,OPPO和vivo已經切實地走上了正確的道路,而Find X和NEX的成功,或許也將激發國產智能手機在未來實踐更大膽的創新,開啟屬於智能手機時代的“文藝復興”。

  本文來自愛活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