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前央行行長:面對貿易戰 金磚五國應採取一致立場
2018年07月17日01:40

  印度前央行行長蘇巴拉奧: 面對貿易戰 金磚五國應採取一致立場

  本報記者 周智宇 深圳報導

  貿易局勢惡化與美國加息週期對金磚國家造成了不可忽視的的影響。印度前儲備銀行(RBI,印度央行)行長蘇巴拉奧(Duvvuri Subbarao)認為,金磚五國應採取共同的貿易立場、並增強金融合作安排。

  “金磚五國都曾受害於資本出逃,也曾受害於彙率的波動,但因時間、程度的差異,使得金磚五國在過去面對貨幣戰、貿易爭端的時候沒有辦法採取一致的立場”,蘇巴拉奧在7月13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說。

  在蘇巴拉奧看來,面對貨幣戰、貿易爭端等問題,金磚五國應該採取一致的、非常堅定的立場,而這個立場一定是不同於美國的立場。

  “即便美國施加了關稅,讓貿易爭端不斷升級,一些製造業也不會回到美國、為美國增加工作崗位”,蘇巴拉奧認為,在貿易爭端的大環境下,金磚五國可以嚐試發出一些聲音,來緩解緊張的貿易關係。

  蘇巴拉奧在2008年-2013年間任印度央行行長,現為新加坡國立大學榮譽訪問學者。其在7月13日由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舉辦的“綜研國際報告會”上,就中印兩國經貿合作、深化戰略互信等問題進行演講,隨後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

  貿易是金磚國家的首要議題

  儘管金磚國家國家之間存在巨大的差異,但是他們在過去的十年還是組成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集體,取得了很多重大的成就,蘇巴拉奧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他舉例稱,中國、印度共同主導了氣候變化方面的工作,有共同的立場。在貿易的協商上,中印之間有很多共同的理念。而在其他重大的國際議題方面,金磚國家也有共同的立場。

  但要在世界經濟治理中起到更加正面積極的作用,蘇巴拉奧認為,金磚國家在摒棄差異的同時,需要有一些共同的關注點,但這些關注點要有優先次序,而不是涵蓋過多的領域,什麼都做。

  “我們應該要把貿易放在首位,同時要言行一致”,蘇巴拉奧指出,中國在發展中國家中體量最大,同時又有非常大的市場,而其他四個國家的市場也同樣在飛速發展,在增強合作的過程中,中國必須要增進對這些國家的瞭解。

  但蘇巴拉奧也承認,在美國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在貿易上爭端不斷甚至不斷升級的背景下,金磚國家無法置身事外。

  從金磚國家的反應來看,在美國對外揮舞起貿易大棒之後,金磚國家應對的措施也不盡相同,印度、俄羅斯和中國選擇反擊,對自美國進口的部分商品加增關稅,南非和巴西則希望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以印度為例,印度財政部6月21日發佈通知,決定對農產品和鋼鐵製品等29種美國進口產品提高關稅,以報復美國向印度加征鋼鋁關稅。

  印度主要加征對象集中在美國農產品上,值得一提的是,印度是美國扁桃仁的最大進口國,根據美國農業部數據,2017年印度進口量占美國出口總量的54%。

  而選擇與美國進行談判的南非、巴西則到目前為止,尚未得到豁免。

  在蘇巴拉奧看來,在面對貿易戰爭時,金磚國家應該採取一致的非常堅定的立場,但是這個立場一定是不同於美國的立場,“美國擔憂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做得不夠,同時也希望在六大前沿科技領域一直是世界領導者,美國對中國的關稅舉措不僅僅是因為貿易不平衡的問題。”

  蘇巴拉奧表示,最近有和美國方面的相關人士進行交流。在交流之後,他認為,從金磚五國角度出發,在目前貿易爭端升級的大環境之下,金磚五國可以嚐試發出一些聲音,來緩和目前的緊張關係。

  蘇巴拉奧指出,儘管金磚國家本身不能夠直接影響到特朗普的決策,但美國的很多消費品均產自金磚國家,在增收關稅的情況下,美國的消費者會“很受傷”,運往美國的貨物量也會受到直接影響。

  “更何況即使有了關稅,對中國等國家發起貿易戰,很多基礎性的工作崗位也不會再回到美國。”蘇巴拉奧說,美國人認為自己可以打贏這場貿易戰,但這隻是美國的想法,而中國還可以在其他的很多領域尋找對策。

  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全世界應該有一套共同的規則,遵循一系列的貿易協議,從而考慮到各個國家的福祉。”蘇巴拉奧認為,好比說金磚國家可以建立一套有別於WTO的自有的貿易體系和規則,儘管新機製可以適合金磚國家的貿易規則,可能對五國發展起到促進作用,但這種做法是很不明智的。

  金磚國家間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身處全球化的世界,一個既定的事實是,在金融危機之後,美國、歐盟等經濟體的資本缺乏,競相採取貨幣寬鬆的政策,使得海量的資金在世界各地氾濫。但這些國家在製定貨幣政策的時候只會考慮自己國家的緩衝政策,做對自己國家最好的選擇,蘇巴拉奧指出,他們不會考慮他們所製定的政策是否會對中國、印度等國家有利。

  “如果能夠實現貨幣和彙率的穩定化,對其他的國家也大有裨益。”蘇巴拉奧說,金磚國家的五個國家都曾經受害於資本的出逃,也曾經受害於彙率的波動。

  印度盧比從2018年年初以來下跌超過8%。“這樣的貶值,對於印度而言肯定是頭疼的事情,會造成溢出的效應。”但蘇巴拉奧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到,金磚國家在面對這些問題帶來的挑戰的時候,往往處於不同的時間點,受害的程度也有所差異,這使得在過去金磚國家面對貨幣戰、貿易衝突的時候無法採取一致的立場。

  另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2018年年初以來,南非蘭特、俄羅斯盧布、巴西雷亞爾兌美元跌幅分別約為7.6%、8.1%和16.2%,強勢美元2018年以來再次對金磚國家的資本市場不同程度上造成影響。

  蘇巴拉奧表示,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對於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質疑聲也越來越多,而歐元成為主要儲備貨幣的想法也在歐債危機後被擱置,目前來說唯一能和美元抗衡的就是人民幣,但很多國家對接納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的問題上還是持保留意見。

  對此,蘇巴拉奧提出,如果中國的金融體繫在進一步開放、更加彈性後,同時解決貨幣供應過量的問題,人民幣國際化可以通過金磚國家新發展銀行(NDB)等機構,在金磚國家之間進行。

  蘇巴拉奧表示,印度對於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非常樂見其成。他舉例稱,中印兩國之間很多貿易通過人民幣結算,這也可以幫助印度解決中印之間貿易不平衡的問題。因此,蘇巴拉奧表示,在依據兩國現有經濟環境的情況下,中印雙方可以率先建立相應的儲備貨幣製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