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國家人文交流促進五國民心相通
2018年07月17日15:25

  金磚國家人文交流促進五國民心相通

  ――2018金磚國家智庫國際研討會暨第二十一屆萬壽論壇會議綜述

  2018年6月9日,由金磚國家智庫合作中方理事會主辦、四川外國語大學承辦的2018金磚國家智庫國際研討會暨第二十一屆萬壽論壇在重慶舉行。本次論壇以“金磚國家人文交流:政府引導與民間互動”為主題,來自金磚五國的專家學者、政府官員和其他從事人文交流的行業人士等100餘人與會。與會嘉賓圍繞金磚國家人文交流的意義、機製創新、促進民心相通等議題進行深入交流,達成廣泛共識。

  金磚國家加強人文交流意義重大

  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複旦大學“一帶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仁偉認為,金磚國家相互瞭解非常重要。中國對以南非為代表的非洲國家的民族問題瞭解遠遠不夠,而即便是對於印度這樣的近鄰,中印之間不理解和不信任也很常見。金磚國家人文交流離不開青年一代。建議金磚國家培養青年“金磚通”,在金磚國家高校專項培養“金磚留學生”。金磚國家人文合作應倡導智庫先行。建議加強金磚國家智庫交流與合作,開展人文交流田野調查,推動智庫間信息共享。

  巴西計劃、預算和管理部國際司副司長雷納托・鮑曼認為,提高金磚國家人文交流合作的有效性非常重要。不僅金磚國家的政府要加強協調,民間社會團體也應積極參與並提供支持。金磚國家相互之間應減少技術壁壘,加強科研學術交流,發揮各自長處,實現優勢互補。

  俄羅斯金磚國家研究國家委員會行政總監斯維特蘭娜・阿法娜謝娃認為,金磚國家有各自的文化根源,人文合作應注重金磚國家文化整合,實現不同文化之間的合理共存。俄羅斯於2015年舉行了公民論壇,分為學術研究、公民社會、青年人對話三個層面,這不僅是學術交流,同時也是民間活動,為俄羅斯青年人提供了一個瞭解金磚的平台。

  印度觀察家研究基金會(孟買)研究院達沃・德賽認為,金磚國家人文交流合作存在身份危機、不平等危機和意識形態危機,建議在政府層面,尊重各國政治決策,支持各自發展道路和發展模式;在發展層面,金磚國家應建立一個投資與貿易研究機構,實現技術共享和共同研發,取長補短;在環境層面,金磚國家應作為一個整體,在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框架下成立一個金磚氣候聯盟,共同商討相關問題;在全球治理領域,金磚國家要加強各個領域合作,比如海洋、外太空等;在人文領域,金磚國家的合作只有建立在牢固的文化理解、相互尊重和相互信任的基礎上,才能實現共同進步和繁榮。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院務委員賈晉京認為,應樹立金磚國家文化自信。金磚國家人口占全球人口40%以上,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50%,然而金磚國家在文化傳播上與前兩者不成正比。其實金磚國家有條件樹立文化自信,金磚國家都是曆史文化大國,都有豐富的曆史文化積累。

  上海政法學院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國際司法交流合作培訓基地管委會副主任王蔚認為,金磚國家人文交流是一個後發領域,如今積累了豐富的“金磚經驗”,包括:首先,以“主題年(月)”為形式,固定文化交流方式,以此推動金磚國家間的文化往來。其次,以“孔子學院”為平台,拓展教育交流功能。孔子學院已不再局限於漢語的教學,而發展成了綜合性中外文化交流的平台。最後,以“旅遊傳播”為載體,實現民心相親的目標。總之,通過各種“引進來”和“走出去”的人文交流活動,使得五國民眾進一步加深對其他國家的認知和瞭解。

  金磚國家人文交流機製創新思路和舉措

  巴西應用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馬塞洛・布里托認為,應從四方面更有效促進金磚國家人文交流:第一,跨越語言交流障礙。金磚國家之間要加強語言學習,金磚國家大學應開設葡語、印地語、俄語等課程。第二,發揮私營企業的作用。人文交流的具體部門不能局限在公共部門,私營企業應發揮更大作用。在瞭解金磚各國人民思維模式的基礎上,對基礎設施、港口、衛生設施、可再生能源等進行相互投資。第三,研究成果共享。這種共享不應僅停留在書面文件上,還應體現在思想層面。第四,高層次公務員交流。國家政策製定者應知道金磚各國如何解決與政府有關的問題。

  中國社科院歐洲所研究員、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認為,加強金磚國家人文交流的具體舉措包括:第一,加強金磚國家旅遊業合作,實現金磚國家內部簽證便利化;第二,金磚國家高校成立金磚國家獎學金,專門資助研究金磚國家的青年學子;第三,成立金磚國家研究院,聚集金磚國家的專家學者深入討論金磚問題。

  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教授尹錫南建議,首先,盡快建立中印高級別人文交流對話機製;其次,加強文化交流與學術對話,如加大中印經典與現代作品互譯力度、設立印度學與漢學研究基金會等;第三,逐步增加每年度中印互訪青年代表人數。

  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國際化辦公室分析專員謝沃索瓦・凱瑟尼亞建議,首先,金磚國家在科學合作上可為各國專家提供知識交流和人員流動的自由環境,為學生和教員的學術交流設立獎學金;其次,在教育服務領域,金磚國家可為教育者、研究人員和教育管理者安排專業發展和再培訓計劃,製定關於教育的標準和課程;第三,建立必要的法律框架,創造有利於教育和科學領域互利合作的條件。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金磚國家研究基地執行主任徐秀軍建議,首先,發揮政府在金磚國家人文交流機製建設方面的引導作用,尤其是要加強政府的頂層設計。同時,加強各部門之間的協調以及地方政府的參與和配合,做到資源的集約式投入。其次,促進金磚國家民間交流機製的設立與發展,尤其要發揮民間社會團體和非政府組織的作用。再次,優先推進人文交流重點領域的機製建設,應將有限的資源投入到教育、科技、文化、衛生、體育、媒體、旅遊以及青年和婦女交流等領域。可在金磚合作框架下建立相應工作組,推進相關領域合作。第四,加強金磚國家人文交流智庫建設。人文交流智庫應主要從事金磚國家人文交流機製建設方面的基礎性和對策性研究,為機製的設立、發展和完善提供科學的決策基礎。

  西華師範大學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龍興春認為,可成立金磚國家大學,各國依照經濟實力按比例出資,招收專門研究金磚的青年學生,並頒發獎學金;或成立金磚國家統一智庫,加強金磚各國智庫研究和合作,以此促進金磚國家間人文交流。

  四川外國語大學俄語系副教授蒲公英認為,首先,金磚國家人文交流領域與金磚國家部長級會議所涉及的人文領域有重疊,難以區分主次。其次,金磚國家參與不平衡,沒有相同的動力和能力。針對金磚國家機製固定化與輪值主席國自主創新等問題,建議建立金磚國家人文交流信息共享平台。

  西南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兼職副教授曾敬涵對金磚國家人文交流合作提出以下看法:第一,在當今西方國家主導的世界體系下,金磚能發揮的作用尚有增長空間;第二,金磚國家作為現有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的受益者,並不想推翻現有國際秩序。在完善現有國際體系的過程中,人文交流變得更加重要,在通過加強人文交流,促進相互理解的基礎上,才能更快實現國際秩序的完善;第三,當前,金磚國家的概念被西方接受面臨一定困難,期待人文交流和溝通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改善這種情況。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沈陳建議,第一,打造人文交流國際知名品牌。堅持走出去和引進來雙向發力,在人文交流各領域形成一批有國際影響力的品牌項目,同時構建語言互通工作機製;第二,做大做強“互聯網+人文交流”;第三,深化與有關國際組織和機構的交流合作,積極參與人文領域全球治理,積極向國際社會提供人文公共產品,分享我國在扶貧、教育、衛生等領域的經驗做法,加大對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援助力度;第四,提高表達能力,講好“中國故事”,這涉及“誰來講”“和誰講”的問題;第五,學會傾聽其他金磚國家的聲音,避免“以己度人”帶來的隔閡和誤解,甚至引發文化衝突。

  四川外國語大學金磚國家研究院經貿投資研究所所長諶華僑認為,金磚國家人文交流存在階層斷裂、信息封閉問題,可通過“故事外交”的方式解決這一問題,即將百姓親曆的故事,經媒體充分挖掘,成為領導人外事訪問中公開演講的素材,通過領導人講故事的方式和媒體的廣泛報導,強化“故事”在民眾中的傳播效果。

  金磚國家人文交流促進五國民心相通的路徑和方式

  印度觀察家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喬杜里認為,加強金磚國家間衛生疾病的研究與合作是促進民心相通的重要方式。印中兩國都面臨著公共衛生問題,應加強兩國醫療衛生合作,尤其是在中印交界的邊境地區,通過雙邊合作改善可能出現的情況,避免疾病傳播。

  北京吉利學院校長霍偉東認為,應以高校合作交流為主體,推動金磚國家教育人文交流合作。同時,以友好城市交流為平台,進一步深化細化教育文化交流,把多層次教育文化交流落到實處,比如開展金磚國家大學生藝術展、科技競賽、體育比賽、“雙創”大賽等活動。

  澳門城市大學校長助理、葡萄牙國家研究院院長葉桂平認為,澳門可以充分利用“一國兩製”的優勢推動金磚國家人文交流。澳門作為連接中國與其他國家的窗口,有著重要的地理位置,有美食之都、文化之都、旅遊之都等美譽。

  同濟大學教授、井岡山大學校長助理孫宜學認為,金磚國家文化交流應建立統一的質量保障體系,該體系有以下幾個層次:第一,應以和諧共生為目標。第二,應有統一的協調管理機構。第三,在實踐中摸索建立科學的文化共生風險評估體系,基於具體問題、文化差異、互惠互利原則,設計評估標準,得出科學結論,確定評估等級。第四,應科學設定文化共生評估指標。文化交流的效果同時具有隱性和顯性特徵,基於其顯性特徵,可基本判斷文化交流廣度和深度。第五,建立跟蹤監測機製以保證傳播效果。

  上海美國問題研究所主任倪建平認為,媒體外交可以促進金磚國家民心相通。媒體報導什麼、怎樣報導對金磚國家相互瞭解有著重要作用。金磚國家應整合媒體資源,通過重點實事評論、重要人物採訪、舉行新聞發佈會等形式促進各國民心相通。

  華東政法大學金磚國家法律研究院巴西及葡語國家法律項目主任趙懿先認為,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失敗的原因主要在於:一是溝通模式錯誤,中方的“暫時放一放”這個概念外方不是很理解,以為就是“通過”;二是文化習俗差異,中方喜歡熟人,但這在西方並不好使;三是跨境貿易領導力不足,中方一般派中層幹事主導談判,但其決策權限低、通報程序複雜漫長,將對方的耐心消磨殆盡。此外,中方有時會有炫富行為,引起外方不適。

  四川外國語大學金磚國家研究院人文交流研究所所長張慶認為,金磚國家人文交流存在兩個問題,一是政府角色過重,很多政策在執行過程中容易招致反感;二是過於注重“對症下藥”,忽視對問題根源的探索,導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究其根源,在於我們對文化重“傳”(傳揚開來)不重“播”(播下種子),忽視了文化傳播的規律性問題。應做好人文交流的配套保障措施。一是擯棄一步到位、一步登天的幻想;二是提供有利的政策引導、資金支持和有助於培養卓越文化人才的社會環境等;三是針對一些負面歪曲的報導進行果斷的、有理有據的回擊。

  複旦大學金磚國家研究中心項目主管候筱辰認為,應充分發揮網絡平台在促進金磚國家民心相通中的作用。各國研究夥伴通過網絡平台,與其他大學合作設立暑期交流項目,開設金磚國家課程,幫助青年學生更多瞭解金磚國家與全球治理。

  四川外國語大學金磚國家研究院對外關係研究所所長朱天祥認為,第一,人文交流既包括文化交流,又超越文化交流,且交流的內容也不一定是陽春白雪,有時候越是普通或一般的交流越能引起大家的共鳴。第二,致力於民心相通的交流應當是圍繞共有的東西展開。交流人性的共通之處,弘揚人所共知的基本價值觀,這些是對民心最深層次的觸及。第三,金磚國家鼓勵講好金磚故事,這是對的,但要注意能夠引發共鳴的金磚故事是那些能夠真正打動人心、引領價值、弘揚精神的好故事。

  (作者: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研究室 吳沛斌 本文轉自《當代世界》總第440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