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情懷驅動創新攻關 挑戰權威改寫指南"梅開二度"
2018年07月17日16:43

  原標題:[中國夢・踐行者]醫者情懷驅動創新攻關 挑戰權威改寫指南“梅開二度”

  感言

  “我首先是一個臨床醫生,醫生是我的終身職業。我的終極目標是為病人解決問題、解除痛苦,這是我做所有事情的初心。做科研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手段,用科學的方法來解答人類的生存之謎,因此科研帶頭人其實承擔的是沉甸甸的社會責任。然後,我還是一位老師。老師的責任是傳道授業解惑,將我的經驗毫無保留的教授給年青一代,這是傳承的責任。“

  研究方向

  迄今為止,馬駿團隊共有16項研究成果被寫入美國權威教科書《放射腫瘤學原理與實踐》。6項研究成果被美國、歐洲和加拿大的指南採納,在全世界推廣應用。其中,國際上最權威的癌症治療指南――美國國家癌症綜合網絡(NCCN)指南――共採納了15項來自中國大陸的研究,其中鼻咽癌4項,肺癌3項,肝癌3項,食道癌、淋巴瘤各2項,白血病1項。鼻咽癌的4項研究均來自馬駿團隊的研究成果。

  大洋網訊 馬駿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常務副院長、首席鼻咽癌專家。現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特種醫學評議組副召集人、教育部和科技部創新團隊帶頭人,獲中組部“萬人計劃”領軍人才和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等榮譽稱號。致力於鼻咽癌治療研究30多年,幾乎傾注所有心血在鼻咽癌這一中國高發腫瘤的研究上。

  目前,在大部分癌症的診療中,我國醫生都是遵循國外指南。但是在鼻咽癌的領域,廣州醫生團隊的研究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就在本月初,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對外發佈,該中心的鼻咽癌研究團隊發佈的研究成果,再次優化了局部晚期鼻咽癌的治療方案,第二次改寫了國際指南。這一團隊的學術帶頭人,正是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常務副院長、首席鼻咽癌專家馬駿。從事鼻咽癌的臨床診療和科研創新三十餘年,馬駿帶領團隊攻克了一個又一個難關,研究出了適合中國人實際情況的鼻咽癌治療方案。他說,一切的創新,都是從一個醫生的初心出發,朝著減輕病人痛苦的目標前進。

  初心源起:醫者情懷驅動創新攻關

  20世紀80年代中期,馬駿從湘雅醫學院本科畢業後來到廣州的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就職,兩年後又考取了當時的中山醫科大學碩士研究生,師從國內從事鼻咽癌流行病學及臨床防治研究的第一人――閔華慶教授。馬駿說,閔教授善於結合邊緣學科、涉獵多領域、多學科的研究思路給了他很大啟發,也促使他對科研產生了強烈的興趣。

  另一方面,鼻咽癌是廣東的常見腫瘤。當時國內的鼻咽癌診斷手段簡單、放療技術落後、治療方法單一,病人生存率僅50%左右,在臨床中見到太多的患者飽受磨難,背後的家庭也十分煎熬,這帶給馬駿很大的觸動。比如28年前,他有一位患者是個19歲的年輕女生,確診鼻咽癌中晚期,治療後順利結婚、生子,持續隨訪情況令人欣慰;不料20年後複發了……女生的父母,從女兒剛發病的時候就退下工作崗位,用去了大半輩子的時間陪伴她奔走南北看病。“這樣的患者還有很多很多,每個家庭都有一把辛酸淚。我希望能有機會幫助他們更多。”

  2000年,馬駿來到世界一流的癌症中心之一的美國德州大學M.D。安德森接受博士後訓練。他說,在那裡獲得的不僅是知識提升和思維訓練,更重要的是發現國內的臨床、科研等與世界先進水平存在著巨大的差距,內心深處產生了更強烈的從事科研的驅動力。“如果想要更好地解決病人的痛苦,就必須從科學研究入手,提高我們自己的醫療技術水平。”

  攻克難題:挑戰權威改寫指南梅開二度

  馬駿認為,做科研就要敢於打破陳規,要“敢想”。對於中晚期鼻咽癌,美國國家癌症綜合網的治療指南於1998年推薦的最佳治療方案是,先採用同期放化療,再打3個療程的輔助化療。但在高發區,臨床實踐中發現,使用這一標準治療方案,亞洲病人的嘔吐、黏膜損傷等副反應很大,會受很多苦,卻似乎沒有明顯獲益,還帶來了不小的經濟負擔。

  指南一定是對的嗎?當然不一定。“醫學是不斷髮展更新的,權威指南也需要後人不斷去質疑去驗證。作為科研工作者,我們除了‘敢想敢做’,還要‘會做’,有理有據地去證實、去反駁。”馬駿說,驗證某一個治療方案是否能使患者獲益,最直接的證據來自設計嚴謹規範的臨床試驗研究。在21世紀之初,國內的臨床試驗研究還處於起步階段,可以參考和借鑒的東西十分有限。馬駿帶著核心研究團隊夜以繼日地研究學習國內外經驗,把團隊骨幹一批批送到國外進修,固定每週開展課題小組活動,向臨床醫生分享經驗,及時發現問題,規範診療活動。就這樣經曆了3年,2012年,這項大型3期臨床試驗終於順利完成,最終結果顯示輔助化療並不能使中國患者獲益,將他們從難受的輔助化療中解脫出來,為他們節省醫療費用近2萬元,縮短治療時間3個月有餘。這項研究結果當年即被歐洲指南採納,次年(2013年)被美國指南採納,使指南上一直被作為最高等級――1級推薦治療方案的“同期放化療+輔助化療”被降級到了IIa級別的推薦。

  此後,研究人員持續攻克難題,希望為患者找到一種進一步提高療效、改善生存質量的優化治療方案,而他們的設想就是在同期放化療的治療步驟之前提前“加料”,做誘導化療。帶著這個想法,馬駿於2011年開展了另一項大型3期臨床試驗,經過嚴謹的設計與實施,該試驗於2016年順利發表,在國際上首次發現同期放化療使用誘導化療可以給患者帶來獲益,該研究也成為近10年來唯一一個能夠提高局部區域晚期鼻咽癌總生存率,降低遠處轉移率的三期臨床研究。為了進一步確定誘導化療的療效,馬駿牽頭聯合新加坡及香港的研究者對鼻咽癌流行地區的4個臨床試驗共1000多例鼻咽癌患者的大樣本數據進行了詳盡的分析,最終確認誘導化療可以通過降低患者遠處轉移從而提高患者的總生存率,這一項今年發表的最新成果,再次改寫了國際指南――將最低級別(3級推薦)的誘導化療升級到2A級推薦。

  終極目標:要讓鼻咽癌成為曆史

  目前鼻咽癌的五年存活率在80%以上,馬駿說,今後,希望通過一兩代人的努力,能將這一數據提高到90%~95%以上,讓鼻咽癌這種傳統的惡性腫瘤變成一種慢性疾病,使之成為曆史,這是鼻咽癌領域醫生的終極夢想。為了實現這一終極目標,目前臨床上還有很多研究項目正在進行。比如研究用低劑量的口服藥物來長期輔助治療;比如進口免疫治療製劑的國產化。這些研究都是有望兩三年內出成果。又比如,為了提高存活病人的生存質量,研究縮小放療照射範圍、降低劑量,將對身體其他機能的傷害降到最低。

  希望再過若干年的努力,能先將鼻咽癌的5年生存率進一步提高8個百分點。再長遠一點,正在研究的疫苗如果能夠研發出來,應用於鼻咽癌的防治,那麼鼻咽癌就將真正成為曆史。

  文、圖/廣報全媒體記者周潔瑩 通訊員餘廣彪、歐曉芳、楊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