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家共享單車公司倒閉 業內人士:行業太尷尬
2018年07月16日02:16

  每經記者 李蕾 每經編輯 肖芮冬

  近日,共享單車市場又有新消息:香港首家共享單車公司Gobee。bike宣佈將結束在香港的業務,用戶8月10日前可申請退押金。

  這則消息被淹沒在上週小米和映客前後腳登陸港交所的海量報導中,不過眼尖的《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是一眼就發現了它。

  業務投放到結束僅存15個月

  記者對這家Gobee。bike共享單車公司進入香港市場還有點印象,那是在一年之前的2017年4月,沒想到從業務投放至結束運營,只維持了短短的15個月時間。而它的關閉,則讓我們看到了這個行業一些關鍵事件的縮影。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2月,Raphael Cohen和Claude Ducharme共同創辦Gobee。bike,香港“第一家本地共享單車”由此誕生。當年4月,Gobee。bike在香港沙田區、大埔區等推出1000架共享單車,用戶付390港元押金之後,每30分鍾收取5港元。

  彼時,這兩位創始人曾樂觀地估計,2017年4月底將提供逾2萬部智能單車供用戶租用,2017年底將會增至30萬輛單車,覆蓋全香港大部分地區。

  在Gobee。bike上線後僅僅兩個月,重慶共享單車企業“悟空單車”宣佈退出市場,成為這個行業首家倒閉的公司。

  有從業人士在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談起這段歷史的時候評價,“重慶更適合助力車吧,都是山坡。”

  事實上,到了今年,多家共享單車公司都已推出了助力車業務,但當時的悟空單車似乎偏偏不信這個邪,硬是以身試了這個“錯”。

  那麼香港呢?

  曾經有業內專家撰文直指香港不適合佈局共享單車業務的幾大原因:第一,香港的公共交通發達,地鐵、雙層巴士和小巴基本已經滿足大部分人的需求,共享單車在香港承擔不了出行“最後一公里”的作用。第二,香港的港島和九龍地區多山路,路邊交通也並未配置單車道,自行車的出行並不如內地方便。第三,香港地少且道路狹窄,共享單車還面臨著嚴峻的停放問題。

  聽上去倒是和重慶的情況很相似。

  上述人士也表示,“在香港騎單車相對而言比較危險,而且香港市場很小,用戶基數不大,對盈利來說也很不利。另外,共享單車是重運營模式,十分考驗精細化運營和成本控製。這些問題如果解決不好,這個結局也不令人意外。”

  融資後拓展海外業務失利

  在短暫的運營生涯中,Gobee。bike拿到過幾筆融資,分別是2017年4月由Swiss Founders Fund領投的種子輪融資,以及當年7月來自物聯網基金Grishin Robotics的900萬美元A輪融資。有意思的是,拿到A輪融資後,這家公司表示“打算用這筆資金進行海外擴張”。

  這件事情或許成了Gobee。bike的一個轉折點。

  當年10月9日,被稱為“小綠車”的Gobee。bike登陸法國。當時有媒體報導稱,Gobee。bike在歐洲順風順水,吸引了15萬國外用戶與數十萬次單車使用次數。

  不過好景不長,沒過多久情況就急轉直下。今年2月,這家公司宣佈停止在法國的業務,有資料顯示在這之前Gobee。bike還宣佈退出了意大利。該公司表示,原因是自行車成本,“截至目前(編者註:指2018年2月)Gobee。bike的歐洲自行車已經損壞了3200輛,還有1000輛被違規停放到某人家中”。

  事實上,面對類似窘境的不止Gobee。bike。近期,另一家國內共享單車巨頭也傳出了退出澳州市場的消息,其在當地的運營時間尚不足一年。

  另一位資深業內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坦言,Gobee。bike在香港的失敗與地形有關,但不是主要的。“主要在於共享單車的‘出海’本身就是偽命題,更多是資本故事和任務。當錢燒不動的時候,那些線下運營不好做的地方就會先垮。投這些地方更像插旗幟圈版圖,壓根不是衝著運營去的,所以遲早玩不下去。”說得也是相當直白而清晰了。

  對於巨頭而言,“玩不下去”無非是從這個地區撤走。而對於將融資主要用於拓展海外業務的Gobee。bike來說,事情就沒有這麼簡單了。“開疆拓土”失利,香港業務堪憂,也難怪其公告里表示“一年多以來,我們的業務仍未能錄得盈利,龐大的單車維修開支令我們難以繼續運營”。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令人唏噓。

  上述業內人士對記者評價,這個行業現在確實挺尷尬的,合併遙遙無期,資本開始遲疑,巨頭“各自為政”。對於業內幾家公司陸續被傳出的融資和謀求上市消息,他不置可否,“共享單車還是個生態補充,而非生態營造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