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89天禁令解除從休克中甦醒:痛定思痛 再踏征程
2018年07月16日00:21

  證券時報記者 孟慶建

  一場大雨,深圳高新園的街道乾淨如洗,中興通訊園區也煥然一新。

  中興通訊(000063)7月15日晚公告,根據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於7月13日(美國時間)發佈的命令,BIS已終止2018年4月15日拒絕令並將中興通訊從《禁止出口人員清單》中移除,上述事項自拒絕令解除令發佈之日起生效。曆時三個月的美國商務部針對中興通訊的禁令終於解除。

  中興通訊公關部人士在微信分享道,“2018年7月14日的6∶33分,中興通訊開始全面恢復全球業務。”

  7月14日,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來到中興通訊總部,研發大樓一樓大廳的LED屏幕上打著,“解禁了!痛定思痛!再踏征程!”的紅色標語。不少員工在這面屏幕前豎起大拇指留影紀念,慶祝或許不合時宜,但對這些失而複得的人來說,重見天日的感覺自然不錯。

  週末兩天,中興通訊停車場車輛滿滿,不少員工在公司上班。有員工對記者表示,在14日淩晨接到部門發送的郵件,週末開始正式工作。從園區走過,中興的員工又重新變得忙碌起來,一位帶著工牌的女士,一邊疾走一邊打電話:“巴基斯坦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所有這些都顯示,中興通訊從休克中甦醒了。

  在中興通訊附近的咖啡館,中興通訊一位產品線副總裁胡偉(化名)接受了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採訪,這位在中興通訊工作近20年的資深員工對中興通訊此次89天的禁令遭遇感受良多。

  89天的禁令

  中興的禁令來得很突然。4月16日晚間,有消息稱因違反美國政府的製裁禁令,美國商務部已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公司出售零部件產品,期限為7年。這幾乎是個“深水炸彈”,當晚通信圈幾乎炸鍋,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據美國商務部稱,中興通訊未如實披露曾向有過違法行為的僱員支付全額獎金,且未曾向他們發出譴責函。中興通訊承諾解僱4名高級僱員,並通過減少獎金或處罰等方式處罰35名員工。但中興通訊在今年3月承認,該公司只解僱了4名高級僱員,未處罰或減少35名員工的獎金。

  “剛開始聽到美國商務部激活禁令的時候,我還在工作,有一些吃驚。在瞭解清楚狀態後我認為這是這是經貿鬥爭中的小插曲,應該是一個短期波折,歷史進程中的波浪。但是很多高速運行中的工作不得不停下來了。”胡偉談到。

  4月17日早間中興通訊A、H股同步停牌。4月20日,中興通訊公告,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簽發了一項命令,根據該命令,依據和解協議原暫緩執行的為期7年的拒絕令自2018年4月15日(美國時間)起被激活直至2025年3月13日(美國時間)止。公司將積極溝通以及通過合法途徑尋求解決方案。中興通訊A股、H股股票將維持停牌。

  4月20日下午,中興通訊在深圳總部舉行新聞發佈會,中興通訊前任董事長殷一民發表講話稱,美國的製裁使公司立即進入休克狀態。堅決反對不公平、不合理的處罰,更反對把貿易問題政治化。

  直至6月12日晚間,中興通訊公告,美國商務部已於6月8日(美國時間)通過《關於中興通訊的替代命令》批準協議立即生效。根據協議,中興通訊將支付合計14億美元民事罰款。公司將更換公司和中興康訊的全部董事會成員,並將與公司和中興康訊的現任高級副總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層領導解除合同。公司A股將於6月13日上午開市起複牌。

  複牌之後中興通訊股價一路走低,連續7個一字板跌停,股價最低至11.85元/股,較停牌前股價下跌逾60%。

  6月29日,中興通訊在總部召開延緩已久的2017年度股東大會,中興通訊一日之內通過股東大會選舉產生了新一屆8人董事會,董事會又迅速選舉出李自學出任董事長。中興通訊原董事長殷一民、總裁趙先明等共14名原董事同意立即辭去董事職務以及所擔任的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職務。

  7月5日晚間,中興通訊公告聘任徐子陽為公司總裁,聘任王喜瑜、顧軍營、李瑩為公司執行副總裁,聘任李瑩兼任公司財務總監,原在職人員離職,至此中興通訊根據協議做出的人事調整全部完成。

  事情在一步步向好的方向發展,美國東部時間7月2日,美國商務部發佈公告,暫時、部分解除對中興通訊公司的出口禁售令,有限條件下解除對中興通訊公司的出口禁令。這讓中興通訊的股東看到希望,股價連續大漲。

  直至7月14日,在根據協議完成整改後,中興通訊開始全面恢復全球業務。中興通訊在7月15日晚公告,根據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於7月13日發佈的命令,美方已終止2018年4月15日拒絕令並將中興通訊從《禁止出口人員清單》中移除,上述事項自拒絕令解除令發佈之日起生效。

  壓滿的彈簧

  7月14日,週六,一大早胡偉就驅車到了公司研發大樓拍照留念,隨後開始了工作。“其實領導層沒有要求週末上班,各部門是自發組織來上班的。大家對同呼吸共命運的認識是非常深刻的,早上上班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停車位。”胡偉向記者表示。在禁令頒布之後的3個月時間,工作全部停滯,這個期間各個部門做了充分的恢復運營的準備。

  中興把解除禁令的時刻稱為“T0”,“T”即“TIME”,千億營收涉及訂單量很多,“T0時刻”的準備即是禁令解除後立即開工行動。中興對各部門要求做的恢復運營的規劃的也不止“T0”,胡偉所在部門已經規劃到”T6”。

  “像壓滿的彈簧一樣,一放開自然是最大的勢能開始恢復。”胡偉表示,他所在部門之前業務也是全部終端,按照在2月前的部署逐漸恢復業務。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當然大家也都很清楚,有些損失是不可挽回的。這種不可逆的損失主要體現在與客戶之間的信任上,信任是逐漸是積累的,突然89天的時間不能交貨,的確是給客戶帶來了麻煩。運營商的競爭也是戰場,作為運營商的‘武器’,供應商89天不能提供‘彈藥’,這個過程肯定會傷害一些信任。”胡偉表示。

  “但是這些正在迅速修復,在禁令解除後,中興在墨西哥的終端業務已經在7月14日上午發出第一筆貨。”胡偉介紹。

  中興的改變

  在禁令中,中興不少業務受損。前任總裁趙先明在股東大會上表示,不幸的事情發生後,對公司造成了較大影響。比如終端業務,以及參與國際標準化組織等方面的工作都受到了影響,但是公司依然保持住了核心能力,尤其在研發方面的能力。

  尤其值得欣慰的,中興通訊員工與禁令前相比幾乎沒有變動。據殷一民在股東大會介紹,禁令激活後,中興通訊8萬人的企業,和去年相比離職人員數量差異只有100多人,核心人才沒有流失。

  中興通訊在這期間做了哪些工作,留下了員工?胡偉接受證券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看來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是宏觀的判斷。大家認識到了這是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摩擦,是美方拿著放大鏡“挑刺”,尋找到一個可有可無的理由發難,大家對兩國經濟摩擦問題的解決有信心。有這個覺悟是第一位的,如果認定是公司的問題,相信很多員工會離開公司。

  第二是公司的姿態。這段時間公司對員工的態度有了巨大的改觀,為了挽留員工,公司真的是拿出了姿態。一方面獎金、工資照發,禁令期間正好是發放2017年獎金的時候,公司完全足額準時的發放。如果沒有物質基礎,再有情懷的員工,不會在經濟受損的情況下堅持工作。二是公司近期對員工的態度有了巨大的變化,危機之前中興非常像一個國企,幹部和員工之間關係淡漠,企業文化非常薄弱,危機之後讓員工看到公司在企業文化建設上花費了很大精力,員工活動組織經費撥付,各個部門有充足的文化建設經費,讓員工感受到了與公司之間的情感紐帶。這89天是史無前例的增強,這也是危機中的收穫。

  第三是個人層面的認識,員工認識到中興是有核心能力的企業。中興員工很多是985、211高校畢業的高素質群體,這個期間也有小公司來挖獵,但是大家都很清楚只有在一個團隊才有價值。大家清楚中興的整體實力是很強的,而個體是渺小的。

  胡偉稱:“中興通訊的技術實力並不是像網上說的那麼差,大家不要被一些所謂分析蠱惑了。中興是需要買美國的芯片,但是這筆費用在中興通訊1000億的銷售構成里佔比多少呢?算一算就知道,中興每年從美國採購芯片金額不超過總營收的10%,意味著其他90%的價值是8萬公司員工創造的,兩者之間不是倒掛的。”

  胡偉談到:“我認為中興也要感謝這次挫折,作為一家營收千億的大公司,在過去的順風順水的環境中,已經積累了很多管理方面的問題。因為這個事件重新洗牌,實際上,給了中興一次涅重生的機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