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少年魔笛的奇幻之旅:戰爭都摧不垮你,輸波算什麼
2018年07月16日08:27

  莫迪歷拿下世界盃最佳球員。本文圖片 視覺中國

  「小國家大夢想」,這是克羅地亞隊的出征口號。

  他們做到了。他們讓世界側目。而核心莫迪歷也如願拿下了世界盃最佳球員,雖然他的臉上沒有笑容。

  從5歲的放羊少年一路走來,「魔笛」奏響世界盃。

  賽後,莫迪歷揮手致意。

  戰火中的天才少年

  地處有歐洲「火藥桶」之稱的巴爾幹半島,克羅地亞曾是一個飽經戰火蹂躪的國家。

  莫迪歷就是這場戰爭的直接受害者。

  1985年,「魔笛」出生在一個與他姓氏相同(Modrici)的村落,他的父母曾是附近毛織工廠的工人。身為家中長子,莫迪歷與祖父同名,兩個盧卡·莫迪歷平日也最為親近。

  而莫迪歷出生後,最常做的事是放羊。

  放羊的莫迪歷。

  在克羅地亞媒體曝出的一段視頻中,一個孩子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放羊,他一頭金髮,穿著明顯不合身的外套。

  《24小時報》寫道:「在韋萊比特山腹地,攝像機鏡頭捕捉到了莫迪歷的珍貴畫面,當時年僅 5 歲的小盧卡穿著明顯大一號的外套,在韋萊比特山的山路上放羊。這是一段拍攝於將近30年前的珍貴視頻。」

  但原本幸福的一家卻因戰爭而支離破碎。在這場民族戰爭中,莫迪歷的父親被強製徵入了克羅地亞軍隊,而祖父則死於戰亂。

  來不及從悲痛中走出,莫迪歷一家就開始了到處躲避戰亂的生活。一家人最終在海港城市紮達爾找到了難民避難所——當地最大的酒店之一高路瓦爾酒店,他們一住便是7年。

  莫迪歷紅了雙眼。

  在連年不斷的戰爭中,有的人選擇了仇恨,有的人選擇了逃避,而莫迪歷卻選擇了足球。他與小夥伴平日裡以足球為樂,而他精準細膩的腳法也在戰火中練就。

  莫迪歷在足球方面的才華很快被人發掘。一名酒店裡的工人打電話給當地紮達爾足球球會(NK Zadar)的負責人約瑟普·巴亞羅,希望他能來看一看這位足球天才。

  靠著親戚的資助,7歲的莫迪歷如願走進了足球的殿堂。而紮達爾球會的青訓總監多馬戈伊·貝西奇為了幫小傢伙壯一點,請來了體能教練。這位被莫迪歷稱作是「體育教父」的伯樂,之後又將他送進了首都的球會——薩格勒布戴拿模。

  總統安慰莫迪歷。

  2003-2004賽季,18歲的莫迪歷被租借至波斯尼亞超級聯賽的莫斯塔爾茲林伊斯基球會。在22次的登場比賽中,他一共攻入8粒入球,同時還當選波斯尼亞超級聯賽足球先生 。

  之後一年,莫迪歷又被租借到克羅地亞的薩格勒布英克爾球會,他又以18戰3球的成績幫助球隊獲得了克羅地亞聯賽亞軍,而他也首次入選克羅地亞U20國家隊。

  靠著驚豔的表現,莫迪歷終於得了薩格勒戴拿模的認可。在得到了一份十年的合約之後,莫迪歷給他的家人在紮達爾買了一套公寓,一家人的流亡生活就此結束。

  莫迪歷在皇馬。

  班拿貝才是歸宿

  中國球迷喜歡稱呼莫迪歷為「魔笛」,這既是中文諧音,又是讚許,他的腳法像是《魔笛》作者莫紮特一般浪漫細膩。

  在戴拿模的4個賽季里,莫迪歷一共取得了31個入球、29次助攻,幫助球隊獲得了3個聯賽冠軍和3個國內盃賽冠軍。在2006年與阿根廷隊的友誼賽中,他也完成了國家隊的第一場比賽。

  歐洲豪門,已經迫不及待了。

  第一個和他見面的,居然是巴塞隆拿球會。

  但遺憾的是,當時的巴塞如日中天,並沒有選擇與他簽約,他們認為自己的中場足夠好了。

  還有一家看中莫迪歷的球會是英超的阿仙奴。但時任球會教練雲格對克羅地亞人的瘦小身材提出質疑,阿仙奴也最終撤回了對他的報價。

  莫迪歷在熱刺。

  阿仙奴不要,那麼就去他的死敵吧。熱刺最終選中了這位天才中場,「魔笛」在2008年以1650萬歐元的轉會費與前者簽訂了一份6年的合同。

  巧合的是,俄羅斯世界盃上大放異彩的球員也大多來自於或曾效力於熱刺隊。莫迪歷在熱刺的三個賽季中,為球隊出場160次,一共攻入17個入球,而他的領袖作用,無法用數據衡量。

  皇家馬德里坐不住了,他們拿出了3000萬英鎊。莫迪歷的下一站,是班拿貝。

  在那裡,有世界上最好的球隊皇馬,有摩連奴和C.朗拿度。

  在白色軍團的歲月裡,身披10號球衣「魔笛」成為了球隊真正的大腦。他不僅是球隊的攻防轉換器,同時也是中場最有創造力的組織者。

  從2012年至今,莫迪歷已在皇馬效力了7個賽季。在這6年間,他3次入選FIFA年度最佳陣容、2次入選歐洲足聯最佳陣容,皇馬歐冠盃三連冠的偉業,他是絕對主力。

  莫迪歷和麥巴比。

  從民族英雄到全民公敵

  對於人口只有不到420萬的克羅地亞來說,任何一個人的成功對於整個國家來說都是巨大褒獎。

  「對於國際足協和歐洲足協來說,克羅地亞都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在談及莫迪歷能否獲得金球獎時,克羅地亞隊後衛祖爾盧卡驕傲地說,「現在他們正在考慮從我們這挑選世界上最好的球員。」

  不過,5次當選克羅地亞足球先生的莫迪歷,卻突然在國內成了全民公敵。

  去年6月,莫迪歷在一場庭審中被公訴方要求重覆他在2016年所做的證詞。這份證詞指證的對像是克羅地亞球壇最有權勢人物之一——前薩格勒布戴拿模執行董事茲得拉夫科·馬米奇。

  馬米奇被指控貪墨公款、逃稅與操縱球員交易並獲利等數項罪名。

  ESPN透露,莫迪歷轉會熱刺時根據一項「附加條款」獲得了1050萬歐元的轉會費提成,而這其中有850萬最終都進入馬米克家族的口袋。

  在2015年的指證中,莫迪歷曾承認球隊的這項附加條款是在轉會完成後簽署的,馬米奇不僅分到了錢,還成功逃避了稅款。

  莫迪歷的家鄉。

  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在去年的再次指正中,莫迪歷卻說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你們說我簽過那個文件,我從沒說過……我不記得什麼時候簽過了。」

  莫迪歷的英雄形象因「翻供」而瞬間崩塌。憤怒的克羅地亞民眾在街頭畫有他的牆壁上肆意謾罵,他們一家曾住過的難民營也掛著條幅,上面寫著:「盧卡,你終有一天會記起一切」 。

  莫迪歷出庭作證。

  在歐國盃期間,克羅地亞球迷甚至在比賽現場製造了騷亂事件,而在本屆世界盃期間,依然有球迷在波衫上印著「我不記得了」的字句,以此來諷刺莫迪歷。

  而在世界盃結束後,莫迪歷還要回國接受法律的審判。如果被證實在這起貪腐案中作偽證,那麼等待他的,可能是最高五年的監禁……

  2018世界盃8強:俄羅斯5-6(點)克羅地亞。莫迪歷與隊友慶祝。

  金球獎,打破梅羅壟斷?

  法律是無情的,但相信,克羅地亞球迷還是會感激「魔笛」。

  無論是發著高燒的拿傑迪錫,還是一瘸一拐的文素基治,克羅地亞每一個隊員都在用生命踢球。

  身為隊長,莫迪歷更是責無旁貸。對陣英格蘭時,這位老將在罰角球前的短暫間歇,依靠在廣告牌上大口喘氣。當他在118分鐘被換下時,全場觀眾用最熱烈的掌聲向他致敬。

  而在8強對陣俄羅斯時,他在加時賽進行到第106分鐘左右時,仍然拚命地衝刺30米,完成了攔截和救球……

  他不僅在傳球、突破和創造機會方面均排在隊內第一,更是在此前的五場比賽中奔跑了50.8公里。

  在外界看來,莫迪歷是本屆世界盃表現最出色的球員,再加上此前他剛剛與C.朗拿度一起幫助皇馬是實現歐冠盃三連冠,這一系列的耀眼數據自然讓他成為了今年金球獎最大的熱門人選。

  但對於莫迪歷來說,決賽失利的痛,還需要時間咀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