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利拒絕戰術革新!「美C」後難有巨星
2018年07月16日06:45

法國奪冠
法國奪冠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既是終極榮耀的爭奪,也是球壇流行風向的指針。

  值此大幕落下之際,南方日報記者也為您盤點本屆世界盃呈現的新風潮。變或不變?世界盃依舊獨一無二,但也正受到來自歐冠盃、歐洲各大主流聯賽乃至即將舉行的歐洲國家聯賽的衝擊……

  世界盃集中了來自各大洲最好的32支球隊,來自不同大洲的球隊也有各自的技戰術風格。可以說,每屆世界盃也是技戰術創新的一個展示舞台,並由此引領出全新風潮。

  從上世紀70年代告魯夫和荷蘭隊倡導出全攻全守的進攻足球風格,再到442戰術革新帶來的攻守平衡思潮。1982年,意大利隊在西班牙世界盃奪冠,又帶來防守反擊的新思路,意大利足球也由此得來「鏈式防守」的美稱。防守反擊打法,也由此成為弱隊對抗強隊時祭出的不二法門。

  1998年,儒帥雅凱帶領東道主法國隊本土奪冠,他使用的451陣型引領出雙防守中場、單前鋒的陣型風潮,而這也逐漸發展成為現在最受歡迎的4231常規陣型。

  哥迪奧拿的巴塞幫助西班牙隊建立起傳控足球體系,在2010年南非世界盃和2012年波蘭烏克蘭歐國盃接連奪冠,讓傳控足球成為真正的技戰術標杆。此後,哥迪奧拿執教拜仁,路維也將鐵血德國足球注入傳控因子,最終在2014年的巴西世界盃上成功奪冠。

  然而,傳控足球需要大師級別的球員才能實現。隨著沙維、舒韋恩史迪加等老將退出各自國家隊,西班牙隊和德國隊在本屆世界盃上並沒有拿出太多作為,顯得競爭力不夠。

  本屆世界盃,高位逼搶、傳控足球、防守反擊仍是技戰術主流,並未真正出現令人眼前一亮的全新打法。

  唯一值得一提的,也許是比利時教練馬田內斯在8強中使用迪布尼作為假中鋒的作法,他讓高中鋒盧卡古拉到邊路收到奇效,但這頂多也只能算是針對對手巴西隊的靈光一現。

  當然,本屆世界盃讓人牢牢記住了一條比賽規則:如果比賽一方球員全部慶祝離場,那麼另一方可以直接開球。所以大連一方中堅荷西方迪拒絕加入葡萄牙隊慶祝自由球破門的行列。

  VAR讓死球更危險

  俄羅斯世界盃是VAR技術引入世界盃的第一屆,雖然在進入淘汰賽之後,球證似乎逐漸淡忘了VAR的存在,但它已經在潛移默化中對世界盃產生了影響。

  在4強後的莫斯科當地時間12日中午,國際足協技術委員會發佈了一份媒體簡報,其中的一些數字值得仔細咀嚼……

  截至4強結束後,本屆世界盃上每29個角球就可以帶來一個入球。而在剛剛過去的上季歐冠盃聯賽,這個數字是45,這意味著角球的成功率上漲了54%。同時,截至4強後的161個入球中,死球(包括角球)佔比突破了40%。

  這個比例不但比從1994年以來的世界盃都要顯著提升,也比上季的五大聯賽都要高得多。美國《體育畫報》則乾脆表示,「死球重新定義了2018年世界盃。」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變化?這正是因為VAR的介入。在技術委員會的新聞記者會上,國際足協技術官員安迪羅森波格就給出了對於這個現象的初步解釋,「VAR的介入,讓球證可以清楚地看到禁區裡發生的事情,防守球員的一些動作減少,進攻方球員能夠更加自由地移動,提高了死球的威脅。」

  權健門將張鷺在接受採訪時從自身角度出發給出專業解釋,「一開始的幾場比賽,球證通過VAR的幫助,對禁區內爭頂時的拉扯判得非常嚴厲,給了幾個12碼,這讓接下來的比賽里防守球員都不敢用身體來對抗或者拉拽的方式去防守。」而一旦防守球員不敢放肆地使用擦邊球式的拉拽動作,將會在死球防守中處於絕對劣勢。

  由於VAR的出現,比賽中出現自由球的次數也增多了。土耳其媒體《每日晨報》撰文表示:「VAR大幅度提升了死球的次數,因為比以前看到了更多的身體碰撞。甚至可以說,VAR將會送出比C.朗拿度和美斯更多的‘助攻’。」

  「美C」之後無巨星

  在過去的十年間,美斯與C.朗拿度在某種程度上也成為足球這項運動的代名詞。連同他們所在的球會巴塞與皇馬,也成為這個星球上所有足球運動員嚮往的所在。

  夏薩特在比利時隊歷史性地拿到世界盃季軍後,疑似發表離開車路士的宣言,他的去向正是C.朗拿度離開之後的皇馬。

  美斯與C.朗拿度是世界盃的頂級流量擔當。微博數據顯示,法國隊與比利時隊的4強話題閱讀數達到1.1億,而C.朗拿度轉會祖記的相關話題閱讀數同樣能夠達到這樣一個量級。這意味著,C.朗拿度以一人之力堪以對抗世界盃這個頂級賽事IP,貨真價實地搶走了世界盃的風頭。

  這很可能是美C二人最後一次同時參加世界盃,33歲的C.朗拿度4年之後已經37歲,而美斯也只比他小兩歲。

  然而,下一個C.朗拿度或者美斯還未見出現影子。尼馬、麥巴比、普巴……無論是贊助商還是媒體實際上都在主動尋找或是營造新王,但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人都無法真正填補美C的空缺。

  尼馬是被認為最接近美C的第三人,他離開巴塞試圖逃離美斯的影子,但法甲的影響力難與巴塞相提並論,而世界盃給尼馬留下的,卻只有社交媒體上關於翻滾的嘲笑……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尼馬的人設已經難以修復。

  可以明顯看到的是,現代足球的發展趨勢,越來越不鼓勵個人淩駕於球隊之上,而更加強調團隊精神,強調體系打造。目標導向性的功利足球,與超級巨星的出現,本來就走在一條相悖的道路上。

  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朱小龍 邱江劍 發自莫斯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