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行業熱衷辦會背後的“割韭菜”利益鏈
2018年07月14日01:10

  有人這樣調侃:目前區塊鏈最大的應用是拉微信群和開大會。

  從2018年初區塊鏈的創投熱情被引爆至今,各種關於區塊鏈的會議大有氾濫之勢。第三方活動報名與售票平台“活動行”7月的數據顯示,有關區塊鏈的會議、論壇、活動超過150場次。

  這些會議,既有各種區塊鏈應用大賽、項目路演以及各種峰會、論壇;也包括一些研討沙龍、專場講堂、商業課程。區塊鏈真相(ID:chaintruth)梳理髮現,會議的主辦方分為三種:區塊鏈公司、區塊鏈媒體及會議公司、區塊鏈商學院。

  一些動輒冠以“中國”、“亞洲”甚至“世界”名號的區塊鏈大會,其實質是為ICO項目吸引投資者服務。網紅、明星和嫩模的頻頻出沒,讓其中一些區塊鏈大會賺足了眼球。

  甚至有區塊鏈會議主辦方直言掙錢是辦會的初衷,“有好多會是想推廣自己的項目。”當項目需要開發韭菜,就需要垂直媒體幫忙進行宣導。ICO項目依次登場,數字貨幣交易所加入助陣,自媒體攜“利好”入夥,最終失去判斷能力的幣圈投資者成為了鐮刀下的“韭菜”。

  在這個過程中,交易所、區塊鏈項目成為主要贏家,社群服務方、區塊鏈媒體、會議策劃公司也能分一杯羹。而投資者,則在一片熱鬧之中跳入了預先為他們挖好的“深坑”。

  撕裂的區塊鏈會議:

  專家、大佬站台,明星、嫩模、網紅“助興”

  幣圈大會,向來“奇葩”。

  兩名“網紅”穿著怪異的服裝在某區塊鏈大會上

  一方面,幾乎所有會議都會邀請一些鏈圈幣圈的專家、“大佬”登台演講,大談區塊鏈發展前景,數字貨幣與區塊鏈關係之緊密;另一方面,一個看似與技術相關、枯燥乏味的領域,卻屢屢與娛樂圈結緣,明星和美女圍繞。從網紅站台、名模相伴,到明星獻唱,再到大媽登場,一場場花樣別出的區塊鏈大會,活脫脫辦成了秀場,你方唱罷我登場。

  今年4月底,一場名為“世界區塊鏈大會・三點鍾峰會”的會議,就足足引來了鏈圈幣圈、創投圈、娛樂圈、乃至大媽圈的圍觀,其火爆程度甚至不輸年初的3點鍾無眠區塊鏈社群。

  讓人奇怪的是,明明宣稱是一場“技術重構世界”的專業性論壇,邀請了陳偉星、蔡文勝、趙東、元道、玉紅、王峰等一眾“區塊鏈頂級大佬”,結果卻辦成了十足的秀場:一開幕便是鄧紫棋、周傳雄等多位明星登台獻唱;一些小網紅也穿著怪異的著裝在大會上遊走,為一些被爆涉嫌傳銷模式的區塊鏈項目助興;甚至一群穿著豔麗服裝的大媽也湊在LOGO牆邊,擺著Pose合影留念。

  世界區塊鏈大會・三點鍾峰會上的“大媽”

  看似奇怪?但這並不是個例。

  一個月後的5月28日,一場名為“2018博鼇亞洲區塊鏈論壇”的大會在海南舉辦。就在大會舉辦的第一天上午,一段從大會流傳出的特型演員扮演前國家領導人的演講傳遍網絡。視頻中,該特型演員以前國家領導人扮相發表演講,背後是該場區塊鏈論壇大屏幕,台下坐著的是一眾鏈圈幣圈項目方、參會者,在演講的最後,該特型演員稱“我以XXX的名義感謝你們”,引起台下一陣歡呼。

  特型演員在2018博鼇亞洲區塊鏈論壇上“助興”

  事後,該特型演員許國祥在接受尋找中國創客的採訪中稱,他自己並不懂區塊鏈,以前也沒有接觸過區塊鏈,參加這場活動是經朋友介紹,“他們說是亞洲區塊鏈,我想把亞洲人民都團結一塊兒了,好呀,就答應了。我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而多家該區塊鏈大會的“主辦方”、“協辦方”紛紛發聲稱名字系被盜用,撇清與活動方關係。

  更令人稱奇的是,這種現像一面在大眾圍觀下飽受質疑,另一面卻愈演愈烈。區塊鏈真相(ID:chaintruth)不久前看到,一場在7月底舉辦的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議程中,赫然將“模特大賽”列為會議的一項內容。

  甚至大會還未開始,主辦方便提前舉辦媒體發佈會。據7月6日流出的發佈會現場照片,十幾位身穿比堅尼的模特圍繞著一名男子擺出造型,身後的展板卻標著“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媒體發佈會”幾個字,頗為諷刺。

  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媒體發佈會上的模特們

  背後“割韭菜”利益鏈:

  會議實為“炒作”工具,意在吸引炒幣者

  原本是探討技術、展示成果的區塊鏈會議,為何會變成一個個秀場?

  在不久前的“李笑來錄音事件”中,李笑來以“傳教者”的口吻闡述了自己對區塊鏈的理解:在這個世界里想達到那個目標,需要幾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你必須是個網紅……你的核心競爭力就是高價值人流,接下來是你怎麼去忽悠這些人。

  儘管李笑來聲稱自己從頭至尾沒有提過“割韭菜”,但是他通過“網紅”忽悠散戶的邏輯,恰恰就是“割韭菜”。而在區塊鏈技術至今仍無較大規模落地的情況下,通過發幣“割韭菜”成了參與者們爭相入場的最大動力。但是對於沒有像李笑來那般“網紅”資源的項目方而言,一個有效的方式就是通過辦會、活動來吸引炒幣者。

  區塊鏈真相(ID:chaintruth)發現,許多會議策劃公司已把區塊鏈辦會做成一門生意。一家經營會議策劃的“星界影業”在公司宣傳中直言,區塊鏈公司熱衷辦會議的原因是“炒作需求”。其宣稱,會議能集聚人氣,群體內的人員可以互相影響激勵,能製造事件,引起行業人士的關注;然後通過平面、影視以及互聯網媒體的宣傳,把企業和品牌的知名度傳播出去。

  某區塊鏈大會上的模特們

  區塊鏈真相聯繫到星界影業一名市場經理,他稱公司早先主要做直銷會議、年會、高端會議的策劃,從2017年底開始做區塊鏈會議策劃。

  該市場經理告訴區塊鏈真相,因為國內對數字貨幣投資有限製政策,所以目前區塊鏈會議大多選擇在周邊的一些旅遊國家、地區舉辦,“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是最常考慮的地方,國內的香港、澳門也是區塊鏈辦會熱門城市。”他稱,在這些城市辦區塊鏈會議,可以放心提數字貨幣的投資,甚至可以選擇“現場出單”,“比如可以說(項目)在私募階段,現在(幣價)是5塊錢,當我們上了交易所,幣價就可能漲到8塊了。現在買的話一旦上交易所每個幣就賺3塊錢。”

  他們做的,就是為現場“收單”提前策劃,做一些助興的環節,而旅遊式會議則是一種效果和體驗都很好的方式,“一般5天的時間,有2天是講項目、開會,剩下時間是旅遊、溝通,讓參與者放鬆。”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一般人在放鬆、興奮的情況下,會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舉動,“比如現場玩得很好,結果我當場就投了。然後通過氣氛帶動現場(其他)的人參與投資,可能在正常情況下他們並不願參與的。”他說。

  區塊鏈真相以諮詢參會為由聯繫到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工作人員,他稱此次大會的參加者以國內的項目和投資人為主,“國內不能講ICO、割韭菜的相關內容,選擇國外好商談,好多活動都是這個操作模式。”

  該工作人員稱,儘管大會的主題是技術與投資,但“甭管是模特大賽還是其他的景點旅遊,都是給資本接觸、談事情的一個氛圍”,“不是說4天全是(講區塊鏈)這個東西,顯得太沉悶。我們的活動是為了談事情的時候也能輕鬆下,做一些助興氛圍。”

  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招商手冊中對大會亮點的描述

  對於舉辦大會的目的,他稱:“不同大會有不同的目的,首先掙錢是大家的初衷,有好多會是想推廣自己的項目。”

  陣容如此豪華的大會,對參會者的“要求”也不低:一張入場門票的價格為29800元;而參加的區塊鏈項目,也需要“有錢”――一個項目參加一場15分鍾的分會場路演,要交28萬元、38萬元、48萬元甚至58萬元不等的費用。主辦方對參加項目唯一的要求就是“有錢”。

  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招商手冊中的項目參會報價

  實際上,區塊鏈峰會吸引項目參加的做法早已成為常態。區塊鏈真相發現,曾經引起廣泛關注的“世界區塊鏈大會・三點鍾峰會”和“2018博鼇亞洲區塊鏈論壇”都閃現發幣項目的身影。世界區塊鏈大會・三點鍾峰會上,競技鏈、宏達鏈等發幣項目充斥,甚至一個名為“品牌鏈”項目的創始人還被爆有傳銷史。

  而博鼇亞洲區塊鏈論壇的贊助方觸動集團被曝前身開設虛擬貨幣交易所,併發幣“創投寶VCB”項目,涉嫌非法傳銷。

  區塊鏈會議的黑色產業鏈:

  交易所助力,區塊鏈自媒體成“割韭菜”幫手

  “最近能明顯感受到,區塊鏈會議越來越多了。”某區塊鏈活動策劃公司創始人孫楊(化名)說。

  據區塊鏈諮詢媒體“幣小白”收錄,今年4月份區塊鏈會議為19場,5月份為25場,6月份為47場,7月份為25場,8月份即將舉辦的有13場。會議數量在6月份達到最高峰。

  “辦會的多,是因為項目和交易所越來越多。一方面項目多了,加上傳統領域融資不好融了,許多區塊鏈項目就想通過發幣的方式快速融資;另一方面交易所現在越來越多,一些非頭部的交易所為了生存需要搶項目、搶投資者。”孫楊說。

  截止6月底,加密貨幣追蹤網站coinmarketcap的數據顯示,全球已經有1.1萬餘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在進行1605種的加密貨幣交易活動。不過總市值已經縮水到2900多億美元,約合1.9萬億人民幣。

  不僅如此,頭部交易所還壟斷著大部分交易資源。數據顯示,火幣、幣安、OKEx佔據著市場40%的交易額,且在不斷開拓;而後來者FCoin出現半月,交易量便達到火幣、幣安、OKEx等頭部交易所交易量之和。這對其他中小交易所而言,是不小的挑戰。

  一些區塊鏈會議披露出的簡介可以看到交易所急切的身影。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的簡介中稱,大會邀請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區塊鏈國際組織負責人、行業領軍人物、名人、技術極客、曠工、交易所、關聯媒體等參加;一場名為“區塊鏈技術及應用大會”的介紹中,也出現交易所的介紹。

  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工作人員稱,隨著項目和交易所大增,投資方越來越不好找了,所以會議也多了,“許多小的交易所,前期沒什麼項目、沒什麼用戶註冊量,他們壓力很大的,需要找投資方,找項目。”

  一個現象可以佐證。頭部數字貨幣交易所上幣需要繳納一定的保證金,少則幾百萬美元,多則上千萬;而許多中小型交易所則割掉被認為最肥的“上幣費”等收費,開創了雙免費模式,即手續費、上幣費全免。

  今年5月,虛擬貨幣交易所DX.Exchange宣佈交易平台不收取任何交易費用;58coin、6X等交易所也實行上幣限時免費,手續費以等價平台幣返還的優惠活動。“交易所比數字貨幣還多,未來肯定是要死一大批的,只能說誰先圈到項目和投資者,誰就有可能活下來。”一名數字貨幣交易所市場經理稱。

  與交易所同屬於區塊鏈項目服務方的區塊鏈媒體,也在今年年初蜂擁出現。在第三方數據平台清博大數據上,搜索“區塊鏈”相關的自媒體公眾號多達658個,這些公眾號絕大部分在今年四月份之前成立。“如果加上網站、移動端和視頻端的區塊鏈媒體,數量將超過1000家。”孫楊說。

  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招商手冊中的媒體參與展示

  “很多區塊鏈媒體在成立之初拿到了幾百萬元天使輪融資,經過半年燒錢後資本趨冷,已經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候,他們為了生存一樣需要通過參與發幣等活動獲取收入。”孫楊表示。

  區塊鏈真相(ID:chaintruth)發現,在區塊鏈行業舉辦的大型峰會、論壇上,幾乎都會有一批戰略合作的區塊鏈垂直媒體。“一般我們活動推廣發出後,一些垂直媒體會主動找過來。”杜拜全球區塊鏈大會工作人員說。

  在他看來,區塊鏈大會與垂直媒體的合作是一種“雙贏”:大會需要推廣宣傳,媒體方可以滿足這樣的需求;而一些非頭部的區塊鏈垂直媒體自身也需要打知名度,最重要的是這些媒體通過參會可以找到更多的項目方,“許多參會的項目都是私募期,後期當項目需要開發韭菜,就需要垂直媒體幫忙進行宣導。”

  儘管自去年9月4日,國家相關部門針對數字代幣發佈監管政策,使國內數字代幣發行行為被禁止。但嚴監管之下,一些數字資產交易所將註冊地遷到海外,卻在國內採取“地下”方式提供炒幣服務。區塊鏈會議成為連接線上炒幣與線下投資者的一種方式,而在數字貨幣交易所、缺乏監管的區塊鏈垂直媒體成為這種炒幣行為的幫手。

  變種的區塊鏈社群運營活動:

  變相發行代幣,直言區塊鏈就是“印錢的技術”

  當李笑來在錄音中說出“人流是區塊鏈項目的核心競爭力”,捅破了區塊鏈社群運營的那層窗戶紙。

  6月22日,一場名為“2018年中國區塊鏈發展及社群服務論壇”上,一位名叫張浪的中年男子,對著台下幾十名聽眾講授“媽呀商城”的投資邏輯。現場聽眾中,不乏頭髮斑白的退休老人。

  “媽呀商城”號稱是“消費4.0的移動互聯網商城”,其運營主體為“媽呀電子商務(北京)有限公司”。根據企查查平台工商信息,該公司成立時間為2016年1月,法定代表人為張波,經營範圍包括銷售食品、互聯網信息服務、零售計算機、技術開發等。通過梳理該公司股權結構,區塊鏈真相(ID:chaintruth)發現其背後實際控製人正是張浪。

  “媽呀商城”發行自己的數字代幣“媽呀幣”(MAYA)。張浪宣稱,MAYA用於獎勵在“媽呀商城”的註冊、推廣、消費,“註冊送60MAYA,直接推廣1名註冊用戶送60MAYA,消費送5%金額的MAYA。5月初‘媽呀商城’推廣的用戶數已達到72萬。”

  張浪稱,目前MAYA已經上線新加坡亞太交易所、日本的幣網和蒙古國的Acoin交易所,另外根據宣傳其即將上線OKEx。

  媽呀商城在某區塊鏈會議上宣傳投資媽呀幣

  不過國內對數字貨幣的監管政策,讓絕大多數區塊鏈項目難以將“發幣”擺到檯面。“數字貨幣交易是違法的,但是送就不違法了。”張浪對台下的參與者稱,為了規避政策的風險,平台採取“賣實體產品,送虛擬幣”的模式。“很多人一看商城的產品,太貴了;那個標價只是為了合法。一件產品假定是1萬元,你付了1萬元東西拿走,然後我再給你12500元等值的虛擬幣,這才是你真正買的東西。”

  真實的交易是否如此呢?區塊鏈真相在“媽呀商城”APP發現,商城僅有為數不多的衣服和日用品,且這些產品的購買量基本為“0”,甚至大多數產品的瀏覽量也僅為個位數。在購買產品時,需要先與平台客服聯繫(每件商品介紹頁面會標客服人員電話),付款後客服人員會將一定的虛擬幣發放至購買者的賬戶。

  以送代替賣,表面上躲過政策監管,但實際上背後仍舊是一種數字貨幣交易行為。

  張浪宣稱,在媽呀平台投資媽呀幣有著極高的收益,平台一年可以複投4次,10萬元在媽呀商城重複投資5年便成為640萬元。

  為了鼓勵台下的聽眾的投資熱情,張浪甚至把區塊鏈稱為“印錢的技術”,“花人民幣經常捨不得,這個‘MAYA’是我們自己印的,印得比較多,100億。”“比特幣賦予了‘人人皆可印錢’的能力。只要你手裡掌握著區塊鏈技術,你就可以印錢了,至於你印不印,那是你的事兒。”言語中,直接吧區塊鏈當做一種牟利、炒作的工具。

  區塊鏈技術落地尚處早期,又不斷被投資者宣傳為發幣、“割韭菜”的牟利工具。利益引誘之下,還能好好舉辦一場區塊鏈會議嗎?

  作者 / 貝爾

  編輯 / 賀樹龍

  編輯:賀樹龍 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