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陽:走近古稀割漆人 “割漆”技藝正在消失
2018年07月12日06:19

原標題:酉陽:走近古稀割漆人 “割漆”技藝正在消失

清晨,薄霧瀰漫的鍾坨。通訊員 周平 攝

華龍網7月12日6時訊(通訊員 周平)重慶酉陽自治縣鍾多街道鍾坨村是一個離縣城不遠的村子,那裡群山環抱,風景秀麗,村民們勤勞善良。不久前聽說村里還有人繼承著傳統的割漆技藝,當前正是割漆時節,在華豐桃園負責人劉江華的瞭解確認下,筆者得知:7月10日早上,會有割漆人上山割漆。

割漆人在樹上,整個勞動場景形成一幅畫。通訊員 周平 攝上午6點10分,筆者在漆樹地見到了傳說中的割漆人,他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穿著一身割漆時專用的衣服,挎著裝有漆刀、漆簡、漆桶等割漆工具的竹籃,面帶微笑一臉慈祥,來到樹下,踏著事前準備好的“梯子”,身手靈敏的上到漆樹上部。
樹上的割漆人。通訊員 周平 攝
割漆人拿著漆刀認真的在漆樹上開口。通訊員 周平 攝
佈滿漆簡的漆樹。通訊員 周平 攝
乳白色的生漆順著劃開的口子緩緩流到蚌殼的漆簡中。 通訊員 周平 攝經過近2小時的忙碌,幾棵漆樹都割完了、安置好了漆簡,待兩小時候後收漆。在等收漆這空當,小編和割漆人在樹下聊起了他的割漆生涯。割漆人叫孫明旺,是當地村民,今年73歲,他從30多歲開始割漆至今40餘年。生漆在早些年是一個經濟產業,每斤生漆售價在40元左右。現在雖然每斤售價在500元,但割漆工作是又苦又髒,有的人還過敏,所以,基本上沒人願意再幹這個工作。

俗話說:“百里千刀一斤漆”,從孫大爺瞭解中得知,確實如此。每年夏至開始有3個月是割漆季節,需要在天氣晴好的早晨5點多前往目的地,第一步是把每棵漆樹樹下四周清理乾淨,用竹、木固定好上樹的梯子,每個口子劃一刀。第二步是等過五天后,再到每棵樹從上往下,在原有的口子上割漆、安簡,兩個小時後收漆。

收漆是從下往上,將安置的漆簡一個個取下,倒入漆桶。 通訊員 周平 攝

從早上6點到中午1點,從樹下到樹上,從樹上到樹下,要大約300個口子才能收一斤漆。整個割漆過程孫大爺都是活潑、樂觀的,他的精神是我們學習榜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