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化助法國開闢選才之路 註冊球員超220萬
2018年07月12日03:02

普巴(資料圖)
普巴(資料圖)

  4強1:0擊敗比利時,法國隊闖入俄羅斯世界盃決賽,距奪冠只有一步之遙。這是法國隊時隔12年之後,又一次闖入世界盃決賽。法國隊若能最終奪冠,也是時隔20年後第二次捧杯。說起來,法國足球等待得太久。

  有人說,法國隊在俄羅斯世界盃上技驚天下,是湧現了一批青年才俊。這話當然沒錯,我們的確要瞭解一下法國足球的人才培養的秘密,同時,也不要忘記,法國足球從來就不缺麥巴比這樣的少年天才。法國隊在曆屆世界盃上從來都是豪門,只要解決了內訌,法國戰車足以在世界盃上橫掃一切,比如這屆世界盃。

  

  歸化球員助法國足球長久不衰

  法國隊一直很強,從來就不缺青年才俊。法國足球充裕的人才儲備,要歸功於人才歸化的政策,尤其是對講法語的非洲裔球員的歸化,讓法國足球有了廣闊的選材範圍。

  本次世界盃法國隊23人中,只有3名球員是「血統純正」的法國人,就連基沙文,母親都是葡萄牙人。而法國隊中,16名球員都是黑人球員。這其中,有祖籍喀麥隆的麥巴比和安迪堤,祖籍民主剛果的尼桑斯、曼當達和金彭貝,祖籍幾內亞的普巴等等。

  1986年世界盃,以柏天尼為代表的法國隊最終獲得第三名的好成績,而在當時的陣容中只有一位黑人球員,那就是出生於法屬蘇丹的蒂加納。之後法國足球陷入了長時間的低谷期,為了拯救法國足球,法國啟動了歸化計劃,開始有大批的黑人球員嶄露頭角,到了1998年在家門口舉辦的世界盃時,法國隊的黑人球員已經多達7人,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當屬迪西里與杜林。最終也正是憑藉著這批球員的出色發揮,法國隊第一次捧起了世界盃的獎盃。值得一提的是,在那屆法國國家隊里,除了7位黑人球員之外還有3位奪冠功臣同樣不是「純正」法國人,他們分別是施丹(阿爾及利亞後裔)、佐卡夫(阿美尼亞後裔)以及保賀斯恩(阿美尼亞後裔)。是的,自從開闢了人才歸化路徑後,法國足球迅速崛起,每一屆世界盃都不乏有潛力的新人。

  舉國體制的精英人才培養體系

  開闢了歸化之路,讓法國足球有了寬廣的選拔人才的範圍,但如何發現有天賦的球員,並把他們培養出來,則需要一套完備的青訓體系。不僅是法國足球,所有的足球強國最終贏在青訓。

  法國的精英計劃應該聚焦於巴黎郊區的一個小鎮,這裡有聞名遐邇的「克萊楓丹基地」。施丹、亨利、安歷卡、皮利斯、杜林、李沙拉素、麥巴比、普巴、迪比利、林馬,這些球星的共同點就是都出自克萊楓丹。

  以本屆盃賽大放異彩的麥巴比為例,在他該接受中學教育那年,他父親覺得自己所掌握的足球知識已經不足以指導他了,於是,2011年,12歲的麥巴比被送到了克萊楓丹青訓營。在克萊楓丹青訓營,麥巴比上午學習文化知識,下午練球,並在隨後兩年進入了上升軌道。從那裡畢業時,他被評為優秀畢業生,並在2013年加入了摩納哥青訓營,走上了新星之路。

  克萊楓丹基地是法國「舉國體制」的一個典型,這個基地建造於上世紀80年代,法國足協會定期在這裡挑選資質好的小球員進行集訓。當他們畢業之後,其中的佼佼者多數都會加入法甲各隊的青訓體系之中。除了克萊楓丹,法國還有更多青訓營,在歐洲最好的十大足球訓練營中,法國獨佔5席,包括里昂、雷恩、圖盧茲、波爾多等球會的青訓體繫在歐洲都享有盛譽,而且法國的足球人口還在不斷擴大,每年組織的足球比賽數量超過100萬場,註冊球員數量則超過220萬。

  法國隊本屆沒有內訌

  歸化加上完備的青訓,應該保證法國足球長久不衰,但為什麼1998年世界盃奪冠後,法國隊就變得很落寞呢?其實,20年來,法國足球一直很強大,正常起伏是有的,但從未發生實質性衰落,只是隊內的矛盾影響了成績。

  例如,2002年韓日世界盃,法國隊遭遇滑鐵盧,小組未出線;2010年南非世界盃,法國隊小組也未出線。2002年,球隊內部不睦,坐擁亨利、施斯、查斯古特三大聯賽最佳射手,賽前最大奪冠熱門,卻一球不進,小組慘遭淘汰。2010年世界盃,排名世界第一的法國隊中巨星安歷卡辱罵教練被開除,包括隊長艾夫拿、大牌亨利和阿維達爾、馬路達等人被放在後備席上或直接棄用,體能教練被打後宣佈辭職。球員與教練組公然翻臉,這球還怎麼踢!

  幸運的是,本屆世界盃,法國隊空前團結,這才是法國隊發揮如此神勇的關鍵秘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