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克羅地亞足球 他們成功從戰火走出來
2018年07月12日07:12

克羅地亞的成功,不容易
克羅地亞的成功,不容易

  莫斯科,盧日尼基球場,英格蘭vs克羅地亞,這是時隔20年後,克羅地亞足球再次躋身世界盃4強。曾經」黃金一代」的光榮早已成為物是人非,當年身穿紅白格子衫的達沃-蘇古已經坐在了貴賓席上,俯視著場上的球員們,作為克羅地亞足協主席,這位足球強人過去幾年承受著巨大的爭議和責難。

  比賽第108分鐘,克羅地亞前鋒文素基治在門前巧妙彈開英格蘭後衛史東斯,打擊反超比數的入球。當球證吹響比賽結束的哨聲,已經拚了三個120分鐘的克羅地亞球員,終於如釋重負,創造歷史的時刻,無數曾經為克羅地亞足球而呐喊的人如今也該含笑。  

這一刻,只想躺在國旗上
這一刻,只想躺在國旗上

  克羅地亞人對於足球從來不缺少熱情,這種熱情,再加上他們悲涼滄桑的民族歷史,便是一段令人唏噓的故事。

  很多人知道當年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之間的」足球戰爭」,但是或許很多人不知道,一場遠比之血腥的戰爭,恰恰也是因為克羅地亞的一場足球比賽而發生。

  1995年5月13日,在一場已經本來無關爭冠的南斯拉夫聯賽中,當來自塞爾維亞的貝爾格萊德紅星與坐鎮主場的薩格勒布戴拿模交手,比賽很快演變成球迷鬥毆,乃至嚴重的治安事件。次年,克羅地亞總統圖季曼宣佈獨立,民族獨立戰爭爆發,這件事被認為是克羅地亞足球,乃至克羅地亞誕生的開始。

  那場比賽中,當時還年輕的日後中場大師波班因為襲擊塞爾維亞警察(其實是波斯尼亞族的穆斯林)而被停賽半年,無緣意大利世界盃。但是他事後表示:」我賭上自己的一切,只為了一件事,那就是克羅地亞的命運。」

  是的,從他誕生的那一刻起,克羅地亞足球就充滿了這樣的悲愴的色調,在那場曠日四年多的戰爭的宏大敘事中,更是成為克羅地亞民族獨立的註解。

  在克羅地亞足球的故事中,既有波班這樣為國停賽的火爆,也有莫迪歷這樣流連於難民酒店,頂著槍林彈雨(注意,這不是誇張描寫)踢球的血淚。在克羅地亞,每個30歲以上的球員都有屬於自己的戰爭記憶。

  戰爭帶給克羅地亞和整個巴爾幹半島的是永遠的改變。上個世紀80年代,克羅地亞有475萬人口,獨立戰爭之後,卻從來沒有再超過440萬。這35萬哪裡去了?他們被驅逐了,因為他們是塞爾維亞人。

  雄才大略的鐵托在創立南斯拉夫共和國時依靠的魅力與手腕巧妙維持著幾大民族的平衡,但是強人一旦去國日久,權柄不免落入野心家之手。塞爾維亞人米洛舍維奇本想讓塞族千秋萬代,卻換來了國土一分為六,而他也身死獄中。

  塞族人米洛舍維奇帶走了克族人鐵托對於南斯拉夫「五族協和」的理想主義,也讓南斯拉夫因為非足球原因被踢出1992年歐國盃,反倒成全了後備他們參賽的丹麥成就童話。

  在國內論壇上經常出現的一種話題就是「如果南斯拉夫沒有解體,他們的足球籃球有沒有可能統治世界」,世界盃期間我曾就這個問題和一個克羅地亞記者閑聊,除了對於遠在東方的中國人居然如此關心一個已經不存在的國家表示略顯驚訝之外,只有一句淡淡的「克羅地亞足球不需要懷舊」。

  他說的沒錯,因為當克羅地亞足球已經歷史性闖進世界盃決賽時,他們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鄰居一大截。

  曾經有一部講述克羅地亞足球與南斯拉夫的糾葛的紀錄片《最後的南斯拉夫隊》,這部紀錄片就如同一面招魂旛,人們希望通過其中的畫面去憑弔南斯拉夫足球分崩離析的缺憾。

  不過,經過這屆世界盃,我們或許大可不再厚古薄今,因為從戰火中成長起來的莫迪歷和拿傑迪錫,以及更加年輕的維沙積高和列比治,正在書寫自己的歷史。

  沒有了歷史的包袱,放下民族的對立,如今克羅地亞足球的眼光更加開闊,境界更加高遠,而不是一味回憶過去,在歷史的桎梏中坐看世界足球日新月異。

  克羅地亞足球,懷舊可以休矣。(新浪體育李辰發自聖彼得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