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電總局嚴管偶像養成節目 陳悅天:將來或實行牌照製
2018年07月10日22:20
“偶像產業抓住了騰訊的命脈――年輕人群。”
“偶像產業抓住了騰訊的命脈――年輕人群。”

  本文為尋找中國創客原創

  記者 / 閆麗嬌 編輯 / 魏佳

  距離《創造101》的11位選手組成女團“火箭少女”僅半個月,昨日,多位團員的後援會發佈通知稱,原定於7月11日的成團發佈會無法如期舉行。

  這11位女團選手分屬10家經紀公司,而她們出道後交給哇唧唧哇全約運營,各選手原公司和新公司的利益之爭備受關注。

  今年,偶像綜藝的熱度一直居高不下,讓一部分原本瀕臨死掉的經紀公司翻身,甚至開始以估值3億的“身價”與資本市場談判。然而,熱鬧背後,經紀公司作為偶像產業鏈里關鍵的一環,也在面臨著自己的鎮痛。

  一方面,即便綜藝節目帶火了偶像經濟,但目前大多數經紀公司仍然基礎薄弱。有的經紀公司是為了參加節目臨時組隊,即便捧出了人氣偶像,長期而言還待接受資本市場的驗證。

  另一方面,今天廣電總局下發通知,對於偶像養成類節目,要組織專家進行嚴格評估,確保節目導向正確、內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這一政策也可能對經紀公司產生影響。

  2017年,致力於文化娛樂領域長期佈局的辰海資本投了兩家經紀公司,一家是TFBOYS前製作人黃銳的原際畫,另一家是王叢的麥銳娛樂。原際畫沒有趕上這波流量紅利,麥銳娛樂則先後在《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輸送了數位練習生,旗下藝人紫寧以火箭少女第七名的成績出道。

  火爆的綜藝節目之後,“火箭少女”女團會面臨什麼問題?什麼樣的經紀公司會成為黑馬?中國偶像產業發展還缺什麼?針對這些問題,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悅天接受了尋找中國創客的專訪。

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悅天
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悅天

  談解散傳聞

  經紀公司間有博弈,現有規則很難執行

  “ 人在經紀公司手裡,經紀公司有很大的議價權,從這方面講,我的預判是騰訊有可能會接受最終的協調結果。”

  尋找中國創客:從你瞭解到的情況來看,“火箭少女”是有可能,還是已經確定了不再一起活動?

  陳悅天:目前只是有可能。

  尋找中國創客:是因為樂華娛樂(第一名孟美岐和第二名吳宣儀所在的經紀公司)與“火箭少女”成團後的經紀公司哇唧唧哇存在一些分歧,還是涉及到其他經紀公司?

  陳悅天:很多家經紀公司都在協調。有的經紀公司反映,管理過程有太過嚴厲的地方。其實是很多因素疊加在一起的結果。

  尋找中國創客:如果後續活動真的取消,是否會涉及雙方違約的情況?

  陳悅天:結果要取決於雙方的合同是怎麼簽的。合同簽沒簽,怎麼簽的,這個只有雙方知道。

  尋找中國創客:節目結束後,火箭少女兩年內是徹底不再參與原公司活動嗎?

  陳悅天:

  “創造101”的規則是這麼說,但是很難執行。

  例如,樂華娛樂旗下的“宇宙少女”是跟韓國的經紀公司StarShip Entertainment一塊做的,他們本身也有合約,雙方的合約都需要履行,現在還是在協調。

  尋找中國創客:除此之外,哇唧唧哇與她們的原經紀公司還有什麼矛盾之處?

  陳悅天:對成員時間和精力的調動。從Nine Percent(偶像練習生選出的男團組合)的運營中看,也有一些藝人不可控的現象。但是在中國,藝人不可控其實比較常見。最終,各方需要考慮的是利益訴求共同點,共同點可能是合理的利益分成和人性化的成員時間精力調配體系。

  尋找中國創客:目前存在利益衝突嗎?

  陳悅天:不說衝突,但有博弈。原來認為火箭少女交給哇唧唧哇,該簽的東西簽完,兩年割裂式合約也全都簽了,但實際上現在運營的過程中還是會有磕磕絆絆。比如具體的分成比例。有的公司對於條款不是太滿意,有的公司就還好。

尋找中國創客:從你的觀察,火箭少女最終有可能解散嗎?
尋找中國創客:從你的觀察,火箭少女最終有可能解散嗎?

  陳悅天:我認為應該站在更大的格局看這件事,不能單從節目方、合約方和經紀公司的角度。對於愛奇藝、騰訊、優酷或者其他想要進入中國長視頻領域的公司,偶像產業是可以處在更高的戰略層面的事情。

  從騰訊的動作看,《創造101》雖然是在偶練之後推出的,但從騰訊賦予這個節目的各方面資源和最後節目呈現的影響力看,騰訊的重視程度是很高的。

  因為偶像產業抓住了騰訊的命脈――年輕人群,這群人是未來的輿論和消費主流。當這個產業對平台的重要性達到一定程度後,更重要的目標就變成節目要在平台經營下去。

  從另外一個角度說,假如明年不止兩檔節目,三大平台或者頭條系都出了節目的話,那市場最缺什麼?缺人,而人在經紀公司手裡。所以經紀公司有很大的議價權,從這方面講,我的預判是騰訊有可能會接受最終的協調結果。

  尋找中國創客:今天,廣電總局下發通知,提到對於偶像養成類節目,要組織專家進行嚴格評估,確保節目導向正確、內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這會產生什麼影響?

  陳悅天:站在監管的角度,本質並不是說要把某檔節目停掉,而是不允許對輿論有錯誤的引導。按照以前的經驗,跨年晚會和電視選秀類最後都變成了類似牌照的製度,不允許每家都搞、同時搞,而是大家輪流。再往後,這類節目也可能會實行類似的牌照製,也便於監管。

  談運營模式

  不是有了熱門偶像就能被資本青睞

  現在做偶像的人都知道,你能不能上節目反映的是公司商務能力強不強。大家同樣競爭一百個位置,為什麼你的練習生就能送進去,並且能夠輸送得多。

  ”

  尋找中國創客:投資了麥銳娛樂之後,還考慮投其他的經紀公司嗎?

  陳悅天:最近一直在聊,名字還不方便講,是“偶練”和“創造101”出來的經紀公司,打算再投一家。

  尋找中國創客:會跟麥銳有重合嗎?

  陳悅天:從產出人這一結果看,經紀公司肯定都是重合的。但是更重要的是過程,如何挑選、如何培訓這部分有沒有足夠大的差異。每家經紀公司的培訓體系和偶像的年齡選擇上不太一樣。

  尋找中國創客:有沒有比較看好的模式?

  陳悅天:這和我們看內容很像,總體來說,經紀公司需要達到持續、穩定、可擴張,同時一個體系出來的終端產品首先是要受驗證的。舉個簡單例子,最起碼“偶練”和“創造101”最終出來的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里得有你的人。對應再倒回去,看培訓體系。

  尋找中國創客:原際畫自己做了內容和渠道,你接觸到的十幾家經紀公司,目前他們自己在做哪些,哪些還需要外界去配合?

  陳悅天:原際畫之所以做這麼重的內容,核心原因是外部可能沒法供給流量和用戶。“偶練”和“創造101”背後的經紀公司,首先自己沒有很重的內容線,這是明顯能看出來的,其次宣推也不是特別強,哪怕是幾個大的經紀公司。

  尋找中國創客:即便有像楊超越一樣火的藝人,經紀公司沒有持續性體系,也不在你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陳悅天:肯定不在。雖然騰訊和愛奇藝供流量,但是現在做偶像的人都知道,你能不能上節目反映的是公司商務能力強不強。大家同樣競爭一百個位置,為什麼你的練習生就能送進去,並且能夠輸送得多。

  細看偶像產業,其實有好多步驟,前端有選人、簽人、培訓,包括如何把頭部藝人留在體系里。之後有內容輸出,如何做短劇、小綜藝,能不能上大節目。再往下還有粉絲運營和衍生品的開發售賣。

  做好一家經紀公司,太多複雜環節,拿這個框框去套,全中國能全流程做下來的可能只有SNH48。

尋找中國創客:目前的經紀公司對平台的依賴性還是很強?
尋找中國創客:目前的經紀公司對平台的依賴性還是很強?

  陳悅天:事實上,是今年的這兩檔節目把整個市場的流量格局和用戶格局改變了。TFBOYS和SNH48做起來的時候,市場沒有這麼多競爭對手,因為能夠把這麼複雜的全產業鏈都做起來的人實在太少了,也就他們兩家,其他人做不了。

  尋找中國創客:你覺得難點在哪?

  陳悅天:一開始的冷啟動就不一樣。飯圈本質上是個互聯網社區,談到互聯網社區就有冷啟動問題,市場的規模其實沒有那麼大。SNH48因為做得早,而且最初的核心粉是從AKB48過渡來的,這些核心粉一直在SNH48體系里。後面的團隊做得晚,又沒有創新點,很難超過前面的人。

  尋找中國創客:最近看的經紀公司,做男團的多還是女團的多?

  陳悅天:現在看做女團的多一點。我拜訪的經紀公司,做男團同時也有女團,或者一開始是做女團起來的,而且做女團的規模也更大。具體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本身有才藝的男生基數就少,國內的家長可能也不把“偶像”作為一條可選的路。

談行業發展
談行業發展

  打歌榜不出來,中國偶像產業還是起不來

  “國內的打歌榜是必須要做的。打歌節目之後還要有偶像團體的大節目、小節目。大節目就是綜藝,小節目是他們自己的團綜。”

  尋找中國創客:一個成熟的偶像產業鏈包括哪些環節?

  陳悅天:先要有大量的用戶需求,有很多人願意去追星,並且很容易追到星。以前中國的飯圈發展不起來,是因為中國沒有偶像,所以大家只能追日韓的星。

  有了供給,又有了市場需求之後,中間產業鏈需要完善的首先是要有大量的練習生基礎,韓國的偶像是以十萬計的。接下來是完善的偶像生產流水線,包括有做各種各樣類型的音樂公司、舞蹈工作室等。第三,要有訓練個人魅力的培訓體系。後端還要有渠道曝光。

  我一直覺得,國內的打歌榜是必須要做的,打歌榜如果不出來,中國的偶像產業還是起不來。打歌節目之後還要有偶像團體的大節目、小節目。大節目就是綜藝,小節目是他們自己的團綜,總之就是有持續曝光,才叫比較完善的產業鏈。

  尋找中國創客:打歌節目是不是也需要互聯網平台去做?怎麼變現?

  陳悅天:只有可能是愛奇藝、優酷和騰訊視頻這樣的平台去做,而且只有他們做才有效果。

  變現可以靠廣告招商,它一定是個熱度很高的營銷節目,但是這種節目會成為中國偶像業的類平台出口,是托起整個中國偶像業非常重要的卡口。

  尋找中國創客:困難之處呢?

  陳悅天:難點在於中國以前沒做過。舞台呈現非常講究,鏡頭韻律、排步、切換,都有經驗門檻。在節目製作層面,中國和韓國還有差距。

  還有一點,日韓的打歌節目是直播形式,但是中國的綜藝基本都是周播,做live的壓力會很大。背後涉及到整個產業鏈的配合程度,不光是要求偶像自己唱跳都行,背後做節目那些人也得行。

“宇宙少女”在韓國打歌節目中演出
“宇宙少女”在韓國打歌節目中演出

  談未來方向

  偶像產業會出現比B站更大的平台級公司

  “經紀公司要成為平台級公司,必須具備完整的輸出能力。擁有用戶和流量的公司很重要。”

  尋找中國創客:節目結束之前,你說目前不太看好粉絲平台,現在除了經紀公司還在看哪塊?

  陳悅天:我們還會投一家平台類的公司。再過三個月,大家就能看到辰海在這個領域的佈局。大概有一個方向,現在還不方便說。這個領域的平台級公司可能比B站還大,整個產業規模也會比動漫大,我非常看好。

  尋找中國創客:經紀公司有可能出平台級公司嗎?

  陳悅天:經紀公司也有可能,但是經紀公司要成為平台級公司,必須具備完整的輸出能力。擁有用戶和流量的公司很重要。

  尋找中國創客:這個賽道會有什麼風險?

  陳悅天:風險有好多。投資本身的估值風險、商業上的風險、運營的風險等,政策其實是最底層的風險。因為在文化產業,政策風險是最不可控的,你不知道一個文化公司在什麼時候可能出點問題。降低風險的辦法是可以通過其他地方補強,比如對應的估值低一點。

  尋找中國創客:你怎麼看待最近的募資難問題?

  陳悅天:人民幣市場的募資是比較困難的,由於整個金融系統的聯動,最近一個月確實有募資難的問題。也不光是一二級市場,債券市場也是,整個市場都在喪失流動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