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高音背後的黃綺珊 更想用歌聲撫慰大家
2018年07月10日00:07

原標題:人物專訪:高音背後的黃綺珊 更想用歌聲撫慰大家

黃綺珊說,現在自己不再想要談高音和技術了。受訪者供圖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0日(袁秀月 任思雨)幾乎沒有人質疑過黃綺珊的唱功。5年前,這位蟄伏多年、被諸多業內人士交口稱讚的“唱將”,曾登上《我是歌手》的舞台,她的演唱讓屏幕前的很多人為之驚豔。

  有樂評人評價,在音高、音域等技術指標上,黃綺珊已經達到了頂尖水平。

  不過,她的高音也並未俘獲所有人。有人說,她只會唱高音,歌曲裡缺乏情感。也有人說,在她的歌里找不到共鳴。

  5年過去,黃綺珊發了兩張專輯,《小霞》以及最近的《時光》,但這樣的討論仍在繼續。黃綺珊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獨家專訪時說,關於高音和技術,她已經不再想談了。

  “我今年50歲,還要繼續跟大家去展示這個東西,太無聊。我覺得我的成熟就是確定這個唱片不要再像以前那樣做。”

資料圖:黃綺珊參加《我是歌手》第一季。中新社發 湖南衛視供圖

  不只會唱高音

  沒有幾位女歌手像黃綺珊一樣“大器晚成”――單就名氣而言。她是個從小就具備唱歌天賦的重慶妹子。18歲時,她考入重慶華樺舞蹈團,本來要去跳舞。因為偶然的一次機會,她給歌隊隊長唱了一首歌,由此便從舞蹈隊轉到了歌隊,之後開始了職業歌手的生涯。

  作為歌手,黃綺珊的資質是令人豔羨的。她在重慶各個地方演出,不露面,靠歌聲就能贏得大片喝彩。據說,重慶的酒吧歌手都以跟黃綺珊飆過歌而自豪。

  但她的歌手路卻並不順暢,她從重慶唱到了貴陽、海口、廣州,1998年,又唱到了北京,還推出了個人專輯《只有你》。名氣越來越大,但人氣卻並不旺。

  這一度讓她陷入困境中,甚至開始質疑人生的意義。2004年,黃綺珊開始接觸到人生中除了唱歌的另一大愛好――網球。

  在網球圈里,她不是歌手黃綺珊,而是“黃一拍兒”。她曾在業餘網球比賽中,多次獲得冠亞軍。有時通告結束,她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球場。她說,自己對網球的熱愛並不亞於唱歌。

網頁截圖:黃綺珊在微博上曬自己去打網球。

  除了網球,她還喜歡寫書法、做飯、茶道、園藝、機車……這兩年,她又迷上了健身,不是練瑜伽,而是舉鐵。長期堅持健身,讓她整個人的狀態都有些不同,採訪時她穿一件白襯衫,看著比以前瘦了一圈。

  來到北京20年,在遠離歌唱的生活里,黃綺珊終於獲得了些許快樂。

  “我覺得愛自己就要與自己和解,很多人就是不愛自己,寧願去酗酒,去happy一下,其實有時候happy完了剩下的是無限的空虛。只有常常做感動的事情,才會使人真正的平靜。”黃綺珊說。

  她不再主張去比較,包括跟別人比較、跟過去的自己比較,如果要比,應該要比“我比你溫暖,我比你平和,我比你懂得不去抓什麼”。

  人到中年,當她以一個觀察者的身份來到大眾面前時,除了標榜自我,她還想關懷他人。《小霞》做完的三年時間里,她曾多次去找人聊天,瞭解他們的心境,同時也與自己聊天,瞭解自己以及別人可能出現的心理狀況。

  黃綺珊想用歌聲來撫慰大家,但如何來做呢?她問自己,“我還要像過去那樣高歌嗎?還要用技術性來解決這些問題嗎?我覺得不可以。”

黃綺珊的新專輯《時光》呈現了多種風格。受訪者供圖

  將生活中的愛好放進唱片里

  從《倒淌河》開始到《不完美的美》結束,《時光》收錄11首歌,有流行、搖滾、藍調,各有各的風格。連排序都有講究,黃綺珊說,《倒淌河》講的是人生可以有重來的機會,而《不完美的沒》就是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這次專輯的製作人仍是黃綺珊的老朋友馮銳,那首《只有你》就出自他手。在製作人手記中,馮銳寫道,在策劃專輯時,一個不變的想法就是展示更多可能性的黃綺珊。他給專輯設定了一個主題――用愛擁抱現實的焦慮感、孤獨感、漂泊感。

  音樂是最好的治療,黃綺珊也說,她想借歌曲來安慰大家,不要這麼頹廢,“美好生活在我的唱片”,她想呈現出一種健康生活的方式方法。

  除了馮銳,黃綺珊還請來了姚謙和蕭敬騰。蕭敬騰和黃綺珊一起合作了《當我們在同一個世界》,兩人的的合作是多年前就已經約定好的,曲子由他來寫,三天就交了稿。

  姚謙則來統籌整張專輯的詞作,他是華語樂壇知名的詞作家,曾經寫過《魯冰花》《我願意》等諸多膾炙人口的歌曲。

資料圖:作詞人姚謙。中新社記者 鍾欣 攝

  “我是一個吉普賽女生,他是地球先生。”黃綺珊這樣形容姚謙,他是一個愛遊走的人,去過很多地方。而他的詞作風格也隨之變化,黃綺珊說,已經超出了台灣作詞人常表達的小資和城市情感。

  “想跟這個城市,安靜對望啊;像一個老朋友般,無需多言;如果逃不開了,就變一種生活;沒有色彩,只畫出淡淡線條吧……”

  這是姚謙給《冬城》寫的詞,加上黃綺珊的演唱,整首歌“強烈而孤獨,像放了芥末的巧克力冰棍”。

  這種獨特的質感來之不易,黃綺珊說,這首歌是她一遍錄完的,最後一刀都沒剪。“我自己都覺得神奇,我在練習的時候還不是這樣的聲音,一張嘴就是,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打斷。”

  《時光》的封面是她用毛筆寫的兩個篆體“時光”。她說,自己已經50歲了,不想再拍自己的大頭像,那不如就把她生活中的愛好放在唱片里。

黃綺珊和蕭敬騰合作歌曲《當我們在同一個世界》。受訪者供圖

  小霞和黃綺珊在交叉前行

  3年前,一張《小霞》讓很多人都知道了黃綺珊的本名――黃小霞,她曾說,自己骨子裡一直認定小霞才是她。

  有業內人士評價,《小霞》展現出了黃綺珊更豐富的演唱技巧和形態,沒有高音,而是以小嗓門和小細節取勝。後來,《小霞》還為她贏得了一個金曲獎最佳女歌手提名。

  對於黃綺珊來說,這是她的兩種狀態。“小霞的音樂很細膩,很音樂性,很技術,坦白說,我不是在講我,而是整個樂團。黃綺珊可能就是我的性格。”

  黃綺珊說,做小霞1.0時,她就想到了要啟動這張唱片,她希望黃綺珊和小霞交替往前走,小霞1.0、黃綺珊1.0、小霞2.0、黃綺珊2.0。而這張《時光》不是小霞,而是回歸黃綺珊。

黃綺珊的《時光》專輯封面是自己寫的兩個篆體字。受訪者供圖

  黃綺珊則是個多變體,別人形容她是“金剛芭比”,她也欣然接受。她說自己不是只喜歡一款的人,而是一靜一動。一邊喜歡書法、茶道,一邊又很搖滾喜歡機車健身。

  對於這樣的生活節奏,她非常滿意。雖然沒有什麼“流量”,但卻更加自由。在她看來,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才是自由。

  “有沒有熱度不是我能夠決定的,而是你誠實的交代一個你要交代的事情。”她說,有些事情存在就有它的道理,這也是時代的現實,所以不要去跟別人比你沒有的。“我做這樣的唱片,別人也做不來。”她調侃道。(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