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天才!曾經日本第一高中生 如今卻...
2018年07月09日11:11

被寄予厚望的平山相太
被寄予厚望的平山相太

  在昨天日本TBS電視台播出的一檔節目中介紹了日本體壇那些年少成名,如今卻幾乎消失在人們視線中的天才,在足球方面選取的人物是曾經在日本高中聯賽叱吒風雲的超級前鋒-平山相太。

  說起平山相太可能知道的中國球迷寥寥無幾,但是熟悉日本高中足球的人對這個名字絕對不會陌生。在長達百年的高中足球錦標賽歷史中,被日本媒體和球迷公認為「日本第一高中生」,人送綽號「高校怪物」、「平成怪物」,說的就是平山相太。  

平山相太高中時期怪物級表現
平山相太高中時期怪物級表現

  平山相太高中時期身高就達到了1米9,擁有日本球壇少見的身體條件,同時他的腳下功夫也非常了得,經常上演連過數人的好戲。17歲時,他率領國見高中一路殺入日本高中足球全國錦標賽的決賽,個人攻入7球。之後的一年,他再次率領球隊殺入決賽並取得了最終全國大賽冠軍,這一次他9次洞穿對手的大門成為射手王。而單屆攻入9球也一度是日本高中足球全國錦標賽的入球紀錄,直到後來被一個人打破,這個人就是本屆俄羅斯世界盃日本隊的主力前鋒大迫勇也。

  在這一時期,平山相太同樣是日本國青隊的當家前鋒,與許多來自於J聯賽球隊青訓的球員不同,身為高中生的平山卻總能為日本隊取得關鍵入球,在阿聯酋舉行的世青賽中,平山的製勝入球幫助球隊小組出線,雅典奧運會足球亞洲區外圍賽,也是他的破門讓日本隊順利進軍雅典,在那個時期,日本足球未來的希望幾乎被平山相太一個人承包了,那一年他只有19歲。如今日本隊的當家人物岡崎慎司、本田圭佑都是與平山同時期的球員,岡崎慎司還和平山在高中足球全國錦標賽上當過對手,但在當時沒有人在意岡崎慎司是誰,也根本不會有人認為在那場比賽中會有其他選手的未來比平山更加光明。

20歲留洋荷蘭
20歲留洋荷蘭

  收穫了無數的讚譽,收到了J聯賽所有大球會的邀請,幾乎所有人都相信這位難得一見的日本天才前鋒要開始自己夢幻般的職業生涯了,但此時平山的選擇令所有人大跌眼鏡,他選擇進入築波大學。當一名大學生球員肯定不是這位「高校怪物」的理想目標,不到一年後他就向築波大學請假,去了荷蘭在飛燕諾球會試訓,試訓僅僅一週後,他就與另一支荷甲球隊,升班馬赫拉克勒斯簽約。

  天才前鋒在荷甲有個夢幻般的開局,荷甲聯賽第二輪,他後備出場僅僅15分鐘就梅開二度,助球隊2比1逆轉;一個月後面對羅森達爾,平山一記淩空抽射破門更是被評選為赫拉克勒斯年度最佳入球。整個2005-2006賽季,平山出場31次奉獻8球3助攻,作為年僅20歲的亞洲前鋒,這個數字已經相當驚人,時任日本國家隊教練薜高和日本足協主席川淵三郎都稱讚了平山的表現,日本球迷幾乎一致認為,平山就是那個讓他們已經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超級前鋒,那一年他剛剛滿21歲。

回到日本效力東京FC
回到日本效力東京FC

  但所有人都不會想到,平山的職業生涯在此時出現了一個始料未及的轉折點,並向著與之前完全相反的方向展開了。首先儘管他前一個賽季表現驚豔,但還是沒能進入日本2006年世界盃的23人名單。而在那個夏天,他突然離開了赫拉克勒斯,返回了日本。究其原因平山在節目中給出了解釋:「那個賽季前球隊換了新教練,我被要求要學會新的戰術打法,同時我還要學習荷蘭語,我真的做不到。」球隊無奈的把平山放回了日本,但令他們不能接受的是,僅僅回到日本幾天之後,平山相太就以自由球員的身份加盟了J聯賽的東京FC,並隨隊征戰聯賽,而赫拉克勒斯堅持平山與球隊還有合約在身,於是把平山告到了國際足協。

  直到2008年與赫拉克勒斯的合約到期,平山的合約問題才最終解決,他在東京FC的出場機會才越來越多。他曾在2009年聯賽盃決賽中攻入關鍵入球幫助球隊奪冠,也在2010年見證了球隊降到了J2聯賽,但不管球隊起起落落,平山相太始終沒有再次成為那球場上的「怪物」,2010賽季各項賽事一共攻入11球,已經是他最好的表現了,也是在2010年他終於第一次為日本成年國家隊出場,在與也門的亞洲盃外圍賽中,平山在球隊0-2落後的情況下上演帽子戲法,幫助日本隊3-2逆轉,這是日本足球80年來第一個國家隊首戰就上演帽子戲法的球員,現在看來這幾乎也是平山職業生涯最後的高光時刻。那一年他25歲,比他小一歲的本田圭佑,在南非世界盃上帶領日本隊殺入了16強。

  之後的幾年,傷病又找上了平山相太,而且都是足以摧毀一名球員的大傷。2011賽季,脛骨腓骨骨折,整個賽季只出場了1次,2012賽季復出後不久,他的腓骨和腓骨頸再次斷裂,整個賽季報銷,這兩次傷病對於平山的打擊是巨大的,即使他再一次站到了綠茵場上,他也回不到那個曾經的自己了,在職業球員27歲這樣的黃金年紀,泯然眾人已經成了他無法改變的宿命。

轉投仙台再受重傷
轉投仙台再受重傷

  2017年已經32歲的平山離開東京FC,轉投仙台七夕。但命運就是不給他再次抗爭的機會,在J聯賽的揭幕戰僅僅一天之後,平山再一次遭遇重傷,受傷的又是屢次受傷的腓骨,他不得不面臨再一次的賽季報銷。不斷的打擊和傷病的折磨讓平山身心俱疲,終於在2018年1月,當新一屆的日本高中足球全國錦標賽激戰正酣之時,曾經的日本足球第一高中生,選擇了退役。

  退役之後平山選擇到仙台大學讀書,再一次成為了一名大學生,只不過他的同學都要比他小13、14歲,他說他在未來想成為一名教練,不僅僅要教給年青人們如何踢球,還要告訴他們比踢球更重要的做人的道理,這也是他現在選擇在大學繼續學習的原因。在節目的最後平山談到了本田圭佑,他印象中本田一直就是那種充滿自信,充滿慾望,和別人不一樣的球員。當其他隊友當年都在仰望平山相太時,本田卻從來就沒服氣過。

同樣在荷甲效力過的本田圭佑
同樣在荷甲效力過的本田圭佑

  這也許就是平山和本田最大的不同,平山的天賦絕不在本田之下,但是他的精神力卻遠不如後者,在高中畢業後他沒有對自己有清楚的規劃,在大學中浪費了一年光陰,來到荷蘭後面對語言上的困難,他選擇了回國。而本田圭佑在2008年離開名古屋,加盟荷甲球隊VVV芬洛的記者會上,就用一段「我叫本田,但不是本田汽車的本田」的開場白,贏得了球隊和媒體的好感。

  亞洲球員在旅歐過程中遇到的困是超乎想像的,不僅僅在場上,場下更是如此。當我們看到香川真司、本田圭佑、長友佑都這些成功的例子時,平山相太、森本貴幸、宮市亮這樣失敗的例子也不在少數。在競技體育的範疇內,尤其是高度職業化的足球項目,如何兌現自己的天賦,恐怕絕不僅僅是努力訓練就可以完成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