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觀察|6小時見證巴西從天堂到地獄:中超搶戲
2018年07月07日04:31

奧古士圖費南迪斯等中超元素閃耀巴西VS比利時大戰
奧古士圖費南迪斯等中超元素閃耀巴西VS比利時大戰

  7月6日,俄羅斯韃靼斯坦共和國的首都卡山的傍晚微微有些涼意。

  這座以紅龍作為象徵的城市在本次世界盃上頗有些魔意。6月27日,在這裡舉行的G組最後一場比賽中,它送走了上屆世界冠軍德國隊;6月30日在16晉8的淘汰賽中,這裡又目睹了上屆亞軍阿根廷人的告別。而今天將在卡山競技場走上草坪的是巴西,他們的對手是歐洲紅魔比利時。

  

  比利時人賽前很「懶」

  賽前4個小時,從卡山克林姆林宮對面的美麗華酒店到球場的7公里的道路上,警方開始圍出了一條專用道。比利時人先抵達了賽場,馬田內斯身上穿了一件西裝,手裡還提了一套。也許是怕賽場內炎熱,下半場要替換吧。但是實際上,昨天下了一下午雨的卡山今晚,卻是微有些涼意。

  10分鐘後。巴西隊的大巴也跟著抵達了,尼馬帶了個巴西黃白相間的耳機出現在了球迷通道里;卡山市長承諾說,如果這名巴西10號在這個夜晚上演帽子戲法的話,卡山將會給尼馬批一塊地在這裡起屋渡假。

  尼馬在卡山得到了和美斯一樣的待遇。

  當美斯和C.朗拿度因為年華老去而離開後,人們渴望世界盃出現新的明星。

  巴西隊早早地就開始進場熱身。

  他們在自己的半區他們用標誌碟圍出了有整球場大約1/18面積的草坪。在這樣一小塊球場里、正選陣容先進行了兩兩的傳切,隨後前鋒和中場穿上黃背心,與後衛隊員和防守中場組成的另一隊在這樣狹窄的區域里,開始了5對5的逼搶傳遞,後備球員則在一邊進行2搶6的圈搶。

  在巴西隊已經熱身了有15分鐘後,比利時人賽前37分鐘才匆匆走上草地。他們在助理教練的帶領下,走到球場角旗區的一個標誌碟圍成的像口井一樣的圓邊,圍成個圈,進行了身體的拉抻和蹦跳折返跑等準備活動。而他們的後備則和巴西人的主力熱身方式相同,只不過他們是進行的4搶4+2接應的傳切,圈搶的草坪範圍比巴西人的小了一半。

  上一次在羅斯托夫對日本隊,比利時隊竟然只進行了不到20分鐘的賽前熱身,而今天也是如此,似乎他們覺得賽前這樣活動一下就夠了。

  清唱巴西國歌到底

  工作人員抱著兩隊的巨大國旗墊子入場了,球場里已經坐滿了觀眾。巴西人的黃色明顯要超過比利時紅色。本次世界盃有個特點,那就是來自南美的球隊球迷反而要比歐洲本地的球迷人多。上次法國在這裡和阿根廷的大戰也是如此,法國2000球迷竟然被3萬阿根廷擁躉在看台上圍剿,好在麥巴比在球場里為他們翻了盤。

  國歌響起來了,先演奏的是巴西國歌,不過當現場播放的音樂結束後,現場巴西球迷卻沒有停止歌唱,他們繼續情緒激昂地唱著、唱著,直到發出最後的最強音。

  據說從上屆開始,巴西國歌被FIFA強製剪成了(第一段)一半的長度播放。但是巴西球迷不依不饒,每次他們都要肉嗓子清唱到完才罷休。 比賽前10分鐘巴西人就像颶風一樣席捲賽場,在賽場內大約18000名巴西觀眾的帶動下,他們就像波濤一樣一遍遍地拍打著比利時人的禁區。

  第6分鐘,費蘭尼盯防尼馬,摟倒了尼馬,尼馬今場比賽第一次倒地,現場的巴西觀眾發出了巨大的噓聲為尼馬鳴不平。因為在本次世界盃上前4場比賽23次被侵犯倒地、躺在草坪上的時間達到了13分50秒,尼馬是否插水裝蒜已經成為了考驗巴迷和非巴迷的分水嶺。

  巴西人先入球卻是烏龍

  比起對日本來,今天比利時的中場要緊密多了,從中場就開始逼搶,用身體擠壓巴西人的傳球線路和角度。顯然他們上一場在羅斯托夫沒緊張起來,只是想打打成功率,別受傷,把日本人送回家就成。沒想到會被日本人用精準的傳遞打成0比2,所以馬田內斯從65分鐘才開始著急,拿出真正的實力來踢。贏得驚心肉跳。不過想想也很悲哀,其實這就是亞洲足球和世界水平的差距,就算是日本這樣的亞洲之光也是如此。

  2號蒂亞哥-施華在禁區裡射中了巴西的門柱;保連奴在禁區內無人盯防下打呲了。巴西人距離入球是如此之近。

  當然先入球的也是他們。

  第14分鐘,比利時獲得角球,甘賓尼前點一蹭,向後飛出的皮球打在球門前協助防守的費南甸奴的右肩膀上飛入球門,費南迪給自己在曼城的隊長上了一貢。

  而本屆世界盃的最佳射手烏龍寶貝則再下一城,將自己的入球數增加到了11個。

  這個入球讓現場的比利時球迷和看熱鬧的俄羅斯球迷都發出了巨大的歡呼。

  領先一球後,比利時輕鬆打起了反擊。盧卡古中路得球突破三個人的圍防將球傳到了右側遠點,迪布尼一腳遠角精準射門入網,比利時2比0領先。

  當比賽進行到38分鐘的時候,比利時已經在中場輕鬆傳遞,巴西人1對1根本防不住夏薩特、迪布尼和盧卡古。上屆世界盃,巴西人的防守體系就在德國戰車的履帶下遭到了碾壓,而本次世界盃也出現了這種情況。

  奧古士圖費南迪斯讓中國記者興奮

  中場休息,巴西人換上了法明奴,加強右邊路,確實在上半場,盧卡古就是從這裡突過去的,而夏薩特也差點幫助隊友攻入另一球,巴西的右側不能再跟不上了。

  果然,下半場,巴西的右路進攻有了很大的改觀,這次查德利被頻繁打了身後。

  在不到3分鐘時間里,尼馬在禁區內被圍困倒地;隨後在小禁區角上已經沒空間突破的捷西斯將球踢出後,被甘賓尼側向蹬在了腿上倒地。這兩次、塞爾維亞的當值球證馬季奇都在VAR的幫助下,沒有給12碼。

  忍耐過20分鐘的猛攻後,球迷們趁著韋素和費南甸奴雙雙治療的空,幾經努力,在看台上掀起了人浪。

  72分鐘,蒂特用奧古士圖費南迪斯換下了保連奴,確實在中場,保連奴的防守消耗非常大,所以68分鐘-70分鐘換下他是蒂特的慣用戰術,這樣可以增強中場的攻防活力,給尼馬提供更多支持。

  但是……比賽進行了2分鐘後卻發現,奧古士圖費南迪斯上場後的3分鐘,竟然一直站在中間在踢中鋒。當現場廣播宣佈到場觀眾人數為42873人後,古天奴一個傳中,中路躍起的奧古士圖費南迪斯一個非常清楚的甩頭,將球頂進了球門裡。

  奧古士圖費南迪斯上來只有3分鐘,1比2,這是中超球員在本次世界盃的第二個入球。有趣地是,另一個中超球員的本次世界盃入球是由南韓球員金英權攻入的,地點也是在卡山競技場。

  奧古士圖費南迪斯一直被巴西媒體認為是蒂特的親兒子,還認為他缺少鮮明的特點,所以被帶來純屬湊數。但是這次上場入球,算是這位中國國安隊長給自己的恩師長臉了。

  當奧古士圖費南迪斯入球的時候,在卡山看台上看球的中國記者們也興奮地歡呼了起來。

  巴西有入球後,比利時看台後的幾千巴西球迷發動了巨大聲勢的鼓噪,奧古士圖費南迪斯隨後在中路插上無人盯防的情況下又是一腳具有威脅的大門,差點扳平比數。但是球稍稍偏出右門柱,巴西教練蒂特現場急得直蹦。

  82分鐘,查德利受傷下場,馬田內斯換上了3號華美倫加強後防線,讓左閘維頓漢頂上去,加強到了中場。

  90分鐘,尼馬相當有技術的一腳大禁區前沿射門,被高圖爾斯漂亮地單掌拖出了橫樑。

  終場哨就這麼響了,卡山又送走了第三支世界冠軍隊,巴西人回家了,比利時人在球場上揚起了水瓶當做香檳來慶祝,阿爾德雷維爾德和比利時隊的球員交換了波衫……

  尼馬第一個走回了休息通道,巴西隊的隊員中只有奧古士圖費南迪斯留下來,接受電視的單邊採訪。

  今場比賽,兩名中超球員都發揮出了很好的水平,奧古士圖費南迪斯有了入球,給巴西人帶來了希望,而韋素在中場獻身式的堵截,也限制了巴西人有想像力的發揮。

  卡山真是個有魔性的城市。(周超發自卡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