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陰招寶典:下藥咬人垃圾話 終極自殘大法
2018年07月07日15:49

施丹的名字,和馬特拉斯永遠聯繫在了一起
施丹的名字,和馬特拉斯永遠聯繫在了一起

  球場如江湖,雖說大家都提倡堂堂正正、真刀真槍比個高下,但在勝利的巨大誘惑面前,總會有人動一些歪腦筋,在比拚球技之外偷奸耍滑,來點上不得檯面的球場陰招。作為這個星球上關注度最高的足球賽事,世界盃上也沒少出現這樣的場面,這些故事與球場上的精彩瞬間一樣,留在你我的世界盃記憶之中。

  C.朗拿度的眼神,自己體會

  

這個眼神
這個眼神

  2006年世界盃上,兩位曼聯超新星C.朗拿度和朗尼所在的國家隊在8強中狹路相逢。由於踩踏葡萄牙後衛卡華奴,朗尼在比賽中被罰下。但在重播中,鏡頭捕捉到了C.朗拿度在朗尼被罰下之後朝葡萄牙後備席眨眼的一幕——儘管球證後來表示朗尼只是因為踩踏的動作才吃的紅牌,英國媒體還是認為C.朗拿度很有侵略性的抗議舉動影響了球證的決定。他的製勝12碼幫助葡萄牙進軍4強,但他在4強遭到了球迷的噓聲。後來C.朗拿度未能獲得那屆比賽的最佳新人獎,據國際足協技術委員會的說法,這次眨眼舉動也是一個影響因素。世界盃後回到曼聯,C.朗拿度在06-07一整個賽季里都難逃被噓的命運,但他迎來了爆發的一年,從此入球效率一發不可收拾。

  馬特拉斯到底說了啥?

著名的頭頂事件
著名的頭頂事件

  在足球場上,球員在比賽中有一些言語交流是再正常不過的,而只要有說話的機會,自然就會有噴「垃圾話」的可能性。體育迷們對籃球場上的垃圾話可能更為熟悉,而在世界盃舞台上,施丹與馬特拉斯的故事可能算是最著名的了。當時意大利和法國的決賽打到加時賽,馬特拉斯不知道和施丹說了什麼,只見法國人快步跑到馬特拉斯身前,等他過來之後把他一頭頂翻在地。施丹職業生涯的最後一戰,就以吃到紅牌而告終。馬特拉斯到底說了什麼?據說是侮辱了施丹的姐姐,施丹2010年還表示要向馬特拉斯道歉還不如去死。早年阿根廷球星加拿度賽後得意時,曾披露過自己對後衛的一句垃圾話:「你在這裡踢球,你老婆卻在做什麼?」此語含義頗深、暗示頗毒,夠對手腦子轉半天。面對這樣的攻擊,施丹是應該忍耐還是立刻給馬特拉斯一點顏色?關於這個問題,人們也會給出不同的答案。

  蘇亞雷斯那一咬

世界盃歷史上又一經典畫面
世界盃歷史上又一經典畫面

  因為之前兩次捲入過咬人事件,蘇亞雷斯在球壇留下了一個「牙擦蘇」的稱號。而在2014年世界盃的出線生死戰中,蘇亞雷斯和基亞連尼在禁區裡搶位,重播顯示蘇亞雷斯咬了基亞連尼的肩膀,意大利中堅也把牙印展示給球證,但球證並未做出表示。當時比數還是0-0,而高甸在兩分鐘之後就完成了絕殺,烏拉圭淘汰意大利晉級。蘇亞雷斯這個舉動到底有沒有影響比賽結果?如果他被罰下,比賽就會變成10打10,有沒有高甸絕殺的那個角球也不好說,意大利打和的話是可以晉級的;但誰又能說,烏拉圭就一定贏不了呢?但無論如何,蘇亞雷斯收到了國際足協停賽9場的處罰,這也是世界盃歷史上最長的停賽處罰。失去蘇亞雷斯的烏拉圭隨即遭到哥倫比亞淘汰,他咬的這一下更多是得不償失了。

  阿根廷「下藥」放倒巴西?

1990年世界盃的那場經典戰役
1990年世界盃的那場經典戰役

  在場上還能給對手下藥?南美雙雄巴西和阿根廷最近一次在世界盃上相遇是1990年的16強,這場比賽最終以馬勒當拿「世紀助攻」肯尼基亞,幫助處於被動的阿根廷1-0取勝而告終。但巴西后衛白蘭斯的一番指控,讓這場比賽多了分傳奇色彩。據白蘭斯的說法,在阿根廷球員治傷的時候,口渴的巴西球員也湊過來,喝了阿根廷隊醫的一瓶水,之後就產生了睏倦感,水中含有鎮靜劑成分。時任阿根廷教練維拿多在14年後被問及此事時頗有些曖昧地表示:「關於這件事情,我不能說它從未發生過……」當年的巴西教練拉紮朗拿度則提起了維拿多球員時代帶別針出場刺對方球員的舊事,表示維拿多絕不是省油的燈。到底有沒有「蒙汗藥」這麼回事情?你無法得到一個確切的結論,而這場比賽也已經傳為經典。

  神秘力量!

發功?
發功?

  「東方神秘力量」成了網絡流行語,而在世界盃歷史上,也上演過兩股神秘力量的大對決。1982年世界盃喀麥隆對秘魯的比賽,非洲與南美洲最精英的巫師就來了一次巫術的正面PK——秘魯巫師把喀麥隆隊教練、隊員的照片灑上烏雞血,唸過咒語後把照片埋在地下;喀麥隆巫師先把秘魯隊名單燒成灰,然後撒在球場上用腳猛踩……手段在外人看來或許很搞笑,但心機可稱怨毒,就像拿針紮小人玩偶一般。最終雙方誰也沒能入球,雙方巫師算是平分秋色。不過神秘力量也未能幫助兩隊逆襲,最終這個小組還是兩大歐洲勁旅波蘭和意大利取得出線權,喀麥隆和秘魯慘遭淘汰。

  終極陰招:自殘!

智利門將羅賓特夏斯堪稱使出了終極陰招
智利門將羅賓特夏斯堪稱使出了終極陰招

  為了進入世界盃,球員可以有多「拚」?在1989年的一場世界盃外圍賽當中,智利門將羅賓特夏斯上演了智利國家隊歷史上最為臭名昭著的一幕。這場生死戰在里約熱內盧著名的馬拉簡拿球場進行,賽前巴西和智利同積5分,巴西隊因為淨勝球多而排在小組第一,這意味著智利只有作客擊敗巴西才能進軍世界盃。然而第49分鐘,卡雷卡為巴西隊首開紀錄,智利隊看起來已經希望渺茫,馬拉簡拿的球迷們開始慶祝。豈料第67分鐘,智利門將羅賓特夏斯突然倒地,看起來是被巴西球迷扔下的煙花彈炸傷了。智利球員和官員們立即在球隊隊長阿斯滕戈的帶領下離場抗議,阿根廷球證洛斯陶未能成功說服他們繼續比賽。混亂中,羅賓特夏斯被抬下場時,人們看到他滿臉鮮血,胸前也是血染的一大片——對此,智利足協要求直接判罰巴西隊告負。如果判負,意味著智利進軍世界盃。

然而&&
然而&&

  不過事發後的第二天,電視轉播鏡頭和數張照片都顯示,球迷扔下的煙花彈並沒有砸到羅賓特夏斯,而是在距離他大約1米的地方落地。南美足聯開始質疑羅賓特夏斯提出的遭到球迷攻擊的說法,重新調查起了事情起因。另一方面,羅賓特夏斯的傷痕也不是爆炸或者灼燒傷,而像是割裂傷。隨著調查進一步展開,南美足聯發現羅賓特夏斯的傷並非煙花彈引起,他在質詢中也承認是用藏在門將手套里的刀片割傷了自己,假裝成被巴西球迷的煙花彈炸傷。智利教練阿拉維納則要求羅賓特夏斯和隊醫留在場上,強行造成醜聞的景象,讓這場比賽作廢:要麼在中立場地再戰一次,要麼直接取消巴西隊的參賽資格。

羅賓特夏斯與馬勒當拿
羅賓特夏斯與馬勒當拿

  這場比賽之後10天,國際足協做出最終決定:比賽判巴西隊2-0獲勝,取消智利隊參加1994年世界盃外圍賽的資格。羅賓特夏斯遭到終身停賽(2001年被大赦),智利足協主席斯托佩爾、教練阿拉維納、隊長阿斯滕戈和隊醫丹尼爾-洛迪古斯都遭到了相應的處罰。1950年在自家主場輸掉世界盃決賽,是巴西人的「馬拉簡拿打擊」;而在智利足球的歷史上,他們自己的「馬拉簡拿打擊」,便是羅賓特夏斯當年在馬拉簡拿主演的這一波鬧劇。為了進世界盃不惜自殘,也虧智利隊和羅賓特夏斯想得出來——不過球壇綠茵有正道,陰招害人終害己。

  (華迪維亞)

(責編:布伊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