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的背後,這支比利時到底發什麼事?
2018年07月03日13:56

手牽手的背後是真正的凝聚嗎?
手牽手的背後是真正的凝聚嗎?

  幾乎沒人能猜到,7.5億歐元和7500萬歐元的對決,日本人卻能把比利時一度逼向絕境,10倍的身價差距在場上的表現如此接近,在歌頌日本足球的同時,我們也得想想,眾星雲集的比利時怎麼了?

  這其實是一場很好的範本,個人能力VS團隊足球,捨我其誰的比利時人VS貫徹執行的日本人,也是「我」和「我們」的思辨題。 

  面對戰術佈置嚴謹的日本隊,坐擁曼聯、曼城、車路士多支豪門核心球員的比利時徹底被割裂,夏薩特迪布尼們再次各自為戰,小組賽時還能看到的配合當然無存。

  回想一下比利時的三個入球:維頓漢詭異的頭槌吊射,費蘭尼不講理的身體碾壓,最後時刻體能更佔優勢的快速反擊。對比一下前三場比利時更細膩的地面流配合,今天他們又回到了單干、蠻幹的老路,只不過這次運氣不錯,正好對上了日本人身體上的劣勢。

  看看兩位功臣查德利和費蘭尼的表現,馬田內斯換人的意圖再明顯不過,既然配合不起來了,索性就用個人能力吧:

查德利生吃對手,拉都拉不住
查德利生吃對手,拉都拉不住
截圖看費蘭尼的碾壓力
截圖看費蘭尼的碾壓力

  另一邊,深知差距的日本人仍然在強調自己的團隊合作和戰術紀律性,還記得與塞內加爾之戰那個經典的造越位嗎?

日本隊經典的造越位
日本隊經典的造越位

  今天他們又來了一個精心設計的套路,本田把隊長長穀部誠叫到身邊交代戰術,後者瞭解之後又把酒井宏樹拉過來,兩人在比利時人牆後又擺了一個人牆,當本田射門的時候,這個戰術是這樣的:

本田指揮隊長長穀部誠
本田指揮隊長長穀部誠
戰術是這樣的
戰術是這樣的

  雖然最終日本沒能上演以弱勝強的好戲,但也足以逼得比利時隊原形畢露。

  無論是強調整體打法的愛斯賓奴馬田內斯,還是親和力號召力都極強的法國人亨利,他們都解決不了這個國家根深蒂固的問題:凝聚力。

亨利和馬田內斯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亨利和馬田內斯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順風球時眾位球星尚且能夠和兼並戰,但凡碰到像今天這樣的逆境,誰也不服誰的勁兒又上來了。不信請看,急躁、不滿、埋怨,在落後時通通浮現在他們的臉上:

夏薩特和迪布尼出現誤會後
夏薩特和迪布尼出現誤會後
面對默尼耶的失誤,夏薩特和迪布尼同時不滿
面對默尼耶的失誤,夏薩特和迪布尼同時不滿
夏薩特對卡拿斯科的失誤一臉喪氣
夏薩特對卡拿斯科的失誤一臉喪氣
盧卡古對隊友盲目起球的不滿
盧卡古對隊友盲目起球的不滿

  反觀日本隊,哪怕酒井宏樹出現這種低級失誤時,站在後備席的原口元氣也拍手鼓勵:

注意後備席上的原口元氣
注意後備席上的原口元氣

  比利時一向被調侃「內訌隊」,大佬之間互相不服氣,隔閡嚴重,公開場合互相指責如家常便飯,這也是他們的特殊國情所決定的。比利時是一個曾被多個民族統治過的國家,地理上他們位於歐洲的十字路口,所以移民眾多,人口構成非常複雜,眾所周知,佛拉芒人和瓦隆人是其主要民族,再加上很多移民後裔,這也是其國家隊的基本構成。

  具體到球隊,主講荷蘭語的佛拉芒人包括維頓漢、艾達韋列特、迪布尼(也將德語)和華美倫等人,主講法語的瓦隆人包括夏薩特、韋素和卡拿斯科等人,非洲後裔則有甘賓尼、盧卡古、迪比利、巴舒亞伊、費蘭尼等等,此外還有像贊奴沙這種身世十分複雜的球員。

  琢磨琢磨賽後這一幕慶祝也能見端倪。兩位功臣費蘭尼和查德利同樣是摩洛哥後裔,他們緊緊擁抱,同樣講法語的巴舒亞伊隨後趕到,這個時候熱刺兩將迪比利和維頓漢走來,非洲後裔迪比利馬上咧嘴大笑加入慶祝,但維頓漢的表情就很值得玩味了,當然了,艾達韋列特的出現讓情況不那麼尷尬。

賽後慶祝頗為玩味
賽後慶祝頗為玩味

  再仔細看看唱國歌的情況,比利時國歌《布拉班人之歌》有法語、佛拉芒語和德語三種版本,所以比利時隊在賽前唱國歌時有人唱有人不唱,不過按今天這個情況很難判定放的是哪個版本,畢竟有幾位語言不同的球星都沒張嘴。

有人唱有人不唱
有人唱有人不唱

  各個身懷絕技,且來自對立民族,這也就是比利時隊常年鬧內訌的原因,儘管近幾年這種情況相對減少,但內部的凝聚力還是無從談起。

  此次落選的印度後裔納英格蘭前幾天說了大實話,「我們有天賦,但很難擰成一股繩,比賽並不是靠個人能力,團隊合作是我們缺失的。夏薩特、迪布尼、盧卡古,他們都想成為最重要的人物,都想展示自我的能力,所以想把他們凝聚起來就很難。」

  他們被視作奪冠熱門,但碰到日本隊就已經問題百出,這支比利時隊真能跨過整體更強大的巴西嗎?

  (斯文已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