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日本足球!他們似足聖鬥士一樣去戰鬥
2018年07月03日04:35
日本差點製造奇蹟
日本差點製造奇蹟

  7月2日,在靜靜的頓河邊,羅斯托夫競技場見證了歷史。

  FIFA排名世界第61位的日本竟然一度2球領先於比利時,但是最終卻被對手在21分鐘內連灌三球上演了大逆轉。  

現實有些殘酷
現實有些殘酷

  在此之前,日本隊曾經2次進入過世界盃的16強,分別是2002年的韓日世界盃和2010年的南非世界盃,但是他們都未能成功晉級。賽前記者會上,當時有記者問西野朗,你覺得這場比賽和前兩次16晉8有什麼不同的時候,西野朗說:「我們和前兩次不同的是,這次我們最後一場小組賽時就從容考慮到淘汰賽,因此進行了人員輪換。」

  確實,日本隊對比利時隊進行了非常細緻的準備,無論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都是如此。本田圭佑賽前說:「我們來就是想創造新的歷史的。」

  比賽開始前46分鐘,日本隊進場進行了熱身。日本球迷在看台上展開了一幅巨大的《足球小將》大空翼捧杯布幔,激勵日本球員的努力。而在看台上,也有俄羅斯記者頭戴日本的必勝頭巾,為日本隊加油。顯然日本的軟實力文化輸出,不僅僅是在草坪內。

  比利時隊賽前訓練只漫不經心地出來跑了不到10分鐘就回去了。他們隊中有著強大的、無堅不摧的夏薩特和盧卡古,日本隊算個什麼呢?馬田內斯安排的正選陣容當中,還有來自中超的卡拿斯科和韋素,作為本次世界盃身價排名第六的球隊,歐洲紅魔星光熠熠。

  日本隊的正選陣容和他們小組賽第二場對塞內加爾隊時一樣。日本網絡上傳聞說,這套陣容是西野朗根據選手們的「星座」選擇出的,具有特殊的魔力。

  雖然博彩公司給這場比賽開出的賠率是一球/半一,日本隊輸面較大。但是穆、史昂、阿魯迪巴、撒加、加隆、迪斯馬斯克這幫,誰看得起過青銅聖鬥士星矢呢?

  日本隊賽前唯一的擔心是,這場比賽的球證是來自塞內加爾,小組賽的時候,日本最後一戰的最後10度分鐘使用消極倒球消耗時間戰術,依靠少兩張黃牌淘汰了塞內加爾,所以賽前日本沒頭有些擔心這樣安排球證可能會對自己不利。

  上半場比利時在睡覺

  莫斯科標準時間21時,比賽開始。

  日本隊馬上就中場進行高位逼搶。開場僅僅1分鐘,香川真司就從禁區外進行了一次射門,球稍微偏出左門柱。隨後雙方你來我往,都創造出了一些機會,但是上半場並沒有改寫比數。比利時隊上半場似乎根本不想拚身體,帕受傷,踢得很鬆散,中場都不進行一對一逼搶。整隊都跟沒睡醒一樣大鬆懈,門將高圖爾斯接一個簡單的襠下球,竟然差點漏過去被穿襠,這都不僅是不緊張,而是徹底心態鬆弛鬆懈的表現。

  前45分鐘,日本教練西野朗不斷走出教練指揮圈,身穿白色襯衫的他站在場邊,高聲叫著隊員們歸位,守住位置。效力於比利時聯賽列爾斯的川島永嗣高接抵擋、修咸頓的後衛吉田麻也則頂住了盧卡古的衝擊,力保城池不失。

  45分鐘的比賽在日本隊喜歡的慢節奏和缺少身體對抗中度過。

  中場哨響,染了一頭金髮的長友佑都舉起了雙手,就如他在賽前自己Twitter帳號上發的《七龍珠》超級賽亞人孫悟空漫畫頁一樣,舉起了雙手。在七龍珠漫畫下,長友佑都呼籲日本球迷說:「我在聚集元氣彈,請給我力量,幫助我。」

  日本隊讓全世界吃驚

  下半場開場不到4分鐘,日本隊右路一個快速反擊,世界盃開戰前從降班的科隆隊轉會了不萊梅的原口元氣一路突破到禁區邊緣後,右腳射遠點破門,賽前不被看好的日本竟然1比0領先了,比利時的左閘艾達韋列特竟然只是隨便伸腿裝了裝樣子。

  隨後下半場第52分鐘,乾貴士在禁區前沿韋素將要封堵前發炮,球直入右下角,全場歡騰一片,日本隊2比0領先於比利時。

  就是在亞洲,也不會有球隊讓香川真司能夠在中場輕鬆接球轉身,比利時人在幹什麼?

  任何球隊如果看不起對手、心態鬆懈的話,都會犯錯誤。

  今場比賽前的記者會上,曾經有記者問比利時,歐國盃的時候你們淘汰賽輸給了實力不如自己的威爾斯,這次還會重蹈覆轍麼?當時夏薩特表示不會。但是今天整個比利時隊都沒睡醒。日本隊選擇了卡山當做自己的主基地,難道是真的算到了要回卡山去打8晉4的比賽麼。

  馬田內斯換上的「咖啡豆」

  馬田內斯換下了左邊路的卡拿斯科以及前鋒梅頓斯,換上了費蘭尼以及查德利。這個換人就像是植物與殭屍里可以喚醒沉睡者的咖啡豆一樣,很快起到了效果,比利時球員從0比2開始甦醒了。 先是後衛維爾特亨在後點小角度一個大弧度的頭槌攻門將比數變成了1比2,然後左路查德利反擊,幾次控制球傳到中路後,8費蘭尼將比數扳平。

  當日本隊本扳平比數後,在場下看球的西野朗拚命揉著後腦勺,好像被人打了一悶棍一樣地疼。但是這位日本主教練沒有想保和波,他在第80分鐘將岡崎慎司和本田圭佑兩名主力進攻球員換了上去,開始搏命。

  場內的日本球迷則開始有節奏地拍手,喊「你蹦、你蹦(日本日本)。」

  本田圭佑上場沒有幾分鐘就在禁區內轉身打了一腳橫樑,甚為可惜。反過來,川島永嗣若林源三附體,在門前兩連撲,精彩地阻擋了查德利和盧卡古的頭槌攻門。此外他還在終場前4分將費蘭尼的遠射拒之門外。

  最後心臟停跳的那幾秒鍾

現實有些殘酷
現實有些殘酷

  傷停補時,日本隊獲得了一個禁區前的自由球,本田圭佑站在了禁區35米外。2010年的世界盃上,他就是憑藉自由球擊敗的喀麥隆。雖然這次世界盃的「電視之星」適合踢曲球的自由球高手,但是本田圭佑還是踢出了一腳很有質量的自由球,高圖爾斯在門前橫撲,將球補出。

  然後一切就快速發生了,比利時人進行了一次高效的反擊,最終穆尼耶橫向傳中,盧卡古中間一漏,後換上來的查德利攻入了決定比賽的絕殺。

  比利時的後備席衝上了草坪,歡慶著這來之不易的勝利。西野朗拽出了自己褲子裡的襯衫,日本的教練席則高呼讓球員們趕緊歸位,還有時間,爭取時間……

  但是比賽重新開始,沒有踢5腳,球證就吹響了終場哨。

  比利時球員再次衝上了草坪慶祝,而乾貴士、酒井宏樹馬上就躺在地上,發泄著自己的悲傷。本田圭佑和香川真司經歷的多了,他們沒有太傷心,只是發呆地看著草坪上慶祝的比利時人,品味著苦果。

  比賽結束後40分鐘,場內還有比利時球迷沒有散去,比利時沒有出場的6名後備球員開始在球場內跑著,他們需要拉一下體能。而在另一側看台上,還是有大約20多名曾經打開過「大空翼巨型橫幅」、身穿藍武士隊服的日本球迷坐在那裡,不願離去。

  世界盃的夢想、出線的夢想、16強的夢想、8強的夢想、日本隊每次都在向前挪著自己的步伐,雖然挪著步伐看起來不大,但是他們在前進。(周超發自羅斯托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