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被傳控殺死的他們複活了 反噬德西阿的血肉
2018年07月02日16:37

尤巴瘋狂慶祝
尤巴瘋狂慶祝

  面對東道主眾誌成城的肉盾防守,愛斯賓奴希冀用傳球牽扯對手,就像過去10年間做到的那樣,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找不到一絲破綻。

  算上加時賽,西班牙打出了1114次傳球的世界盃歷史紀錄,但到頭來不僅止步16強,連唯一那個入球都不是自己進的。

  

比基在尤巴面前非常吃力
比基在尤巴面前非常吃力

  1米96的尤巴用一記強有力的頭槌砸中了比基的臂彎,也徹底擊碎了他們的最大短板,這可能是球壇又一次戰術更迭的瞬間:

  傳控暫退,中鋒回歸。

  隨著哥迪奧拿率領的巴塞將傳控足球演繹至極致,這種觀賞性極強並且還能保證成績的風流維持了近10年,引來無數後來的效仿者,而深受哥迪奧拿足球哲學影響的西班牙和德國,先後在2010和2014世界盃上掄圓,風頭一時無兩,在這個過程中,中鋒球員被認為與傳控打法相悖,日漸式微。

2010年是傳控足球的頂峰
2010年是傳控足球的頂峰

  最多7場比賽的世界盃並非某種風潮的孕育地,卻是過往4年內球壇大勢的鑒定所。

  經過安歷基和華維迪的先後改造,巴塞隆拿漸漸放棄了賴以成名的tiki-taka,轉以更為直接的攻擊型打法;來到英超的哥迪奧拿摸索了1年之後,也對自己的理念進行了因地製宜的變化,曼城打出了水銀瀉地般的進攻,在傳控的基礎上,犀利的邊路突擊和靈巧的無球跑動成為最大利器;干地的三中堅陣型成為新的風尚標,這種陣型對球員理解能力要求極高,不過一旦成形卻有著很強的威力,攻防兩端都有著多種組合。

哥迪奧拿和干地又引領了新一波的風潮
哥迪奧拿和干地又引領了新一波的風潮

  在這一系列的演繹之中,中鋒球員悄然回歸,全能的哈利簡尼、利雲度夫斯基、卡雲尼,嗅覺靈敏的蘇亞雷斯、伊卡迪,他們重新讓各大聯賽的射手王成為自留地,而諸如伊巴謙莫域、迪施高和高美斯這些老將同樣證明自己的作用。

  曾幾何時,460這種無鋒傳控成為球壇常態,伊巴謙莫域、伊度奧等一代英豪在壯年時期嚐盡艱辛,中鋒位置徹底淪為美斯尼馬夏薩特這些全能攻擊球員們的炮灰。

伊巴謙莫域無法在tiki-taka的戰術中存在
伊巴謙莫域無法在tiki-taka的戰術中存在

  盛極必衰,物極必反,在大巴盛行、球員能力衰退後,傳控足球進入了瓶頸,沒有終結能力的控球很難帶來勝利,死抱著這套打法的球隊越走越窄,另一方面,強力中鋒重新被重視起來。

  連西班牙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過去數年一直無法兼容的迪亞高哥斯達成為了他們的箭頭,本屆盃賽他們唯一獲勝的比賽入球的是誰?與C.朗拿度對飆的又是誰?只不過希亞路還是無法解決融合的老毛病,在最關鍵的時刻,西班牙又陷入了盲目控球的怪圈中,哥斯達孤立無援,有心無力。

與西班牙格格不入的哥斯達
與西班牙格格不入的哥斯達

  他們的對面,查治索夫把能用的招數全用上了,晉級之戰他們重回三中堅體系,有著良好秩序的防守陣型讓西班牙無處下嘴,而解決問題的又是尤巴,這位開賽前還和查治索夫有矛盾的大中鋒再次成為勝負手。首戰沙特,尤巴後備上場徹底殺死比賽,次戰埃及,大身板子開路摧毀了對手防線,淘汰西班牙,尤巴的存在讓拉莫斯比基異常難受。

卡雲尼和蘇亞雷斯讓葡萄牙不得安寧
卡雲尼和蘇亞雷斯讓葡萄牙不得安寧

  另外晉級8強的幾支球隊同樣仰仗中鋒。被嘲笑了一年快樂足球的卡雲尼讓C.朗拿度徹底樂不出來,他身邊機動性更強的蘇神攪得葡萄牙後防線天翻地覆;麥巴比發亮的背後是基奧特對阿根廷防線的牽製,更不要忘了,在對陣澳州遲遲打不開局面的情況下,正是基奧特的後備出場改變了一切,他的存在讓迪甘斯的進攻套路多了起來;開局就落後的困境下,文素基治讓這種焦慮僅僅維持了3分鐘,祖記中鋒更是達利奇和艾歷尼最不能動的戰術棋子。

曼朱也是克羅地亞成績出色的重要原因
曼朱也是克羅地亞成績出色的重要原因

  反觀狀態糟糕的幾支豪門,忽視中鋒作用,一門心思想把皮球滲透到對方球門裡。

  除了西班牙外,路維也讓鐵血的德國執拗的玩起了傳控,擅長反擊的華拿沒有了空間,這種徒有其表的打法讓德國吃到了兩場鴨蛋和提前回家,僅有的那場勝利正是後備的高美斯改變了戰局,但末戰南韓他們還是固執的走腳下,根本忘記了自己的傳統。

事實證明德國人玩不了傳控
事實證明德國人玩不了傳控

  桑保利治下的阿根廷更加混亂,意甲金靴伊卡迪的落選讓人摸不到頭腦,在缺乏合適球員的情況下變陣三中堅,險些提前出局,面對綜合實力更強的法國隊,居然讓美斯去踢偽9號,挪到中路的美斯被簡迪完全鎖死,哪怕他們進了3球,甚至一度領先,也只是運氣成分。

不帶伊卡迪?
不帶伊卡迪?

  翻開世界盃射手榜,攻入3球以上的8人中有5位是中鋒,簡尼只用了2場比賽就進了5球,盧卡古在強大的支援中也在穩步上升,尤巴和卡雲尼還有繼續提升自己入球的機會……

中鋒成為世界盃射手的主流
中鋒成為世界盃射手的主流

  想一想上屆盃賽的射手榜,入球最多的是中場J.洛,隨後是活動範圍更大的梅拿、尼馬和美斯,攻入3球以上的中鋒只有雲佩斯和賓施馬,簡單的數據對比之下就能看出變化。

  不能說純粹的傳控足球將要死亡,只是因為能將這個打法發揚光大的一批球員正在老去,回首足球歷史,戰術打法頻頻交替。如今,更有效、更簡潔的中鋒們回歸主流,他們將開啟一段新的篇章。

  (斯文已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