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到了美斯C.朗拿度都做不到的事 這世界真的有天使
2018年07月02日10:37

再見,恩尼斯達
再見,恩尼斯達

  當他輕輕地說出告別,似乎所有人都在默默垂淚,這無關於立場,只因為我們都愛著他。

  很難有人討厭恩尼斯達,不是嗎?這一點強如美斯C.朗拿度,恐怕也永遠做不到。

  

  如何概括這樣一位球員?他的榮譽簿上已無處下筆,卻在收尾處留下遺憾;他的球風充滿智慧,卻隱起鋒芒;他早已被球壇傳唱,卻又是最被低估的巨星。

  關鍵時刻毫不手軟的絕殺,世界盃歐國盃決賽雙料MVP,tiki-taka最重要組成成員,油炸丸子絕技……談起恩尼斯達時,我們能隨便找到一個標籤。

  但這就是他被如此熱愛的原因嗎?一位能在班拿貝收到掌聲的巴塞球員,絕不僅僅如此。

恩尼斯達紀念亡友
恩尼斯達紀念亡友

  恩尼斯達在2010年的那腳爆射定格了西班牙一個時代,同時成為經典的還有那件紀念亡友的背心,「哈爾克,與我們同在」。你沒能陪伴我到巔峰,但我要讓天堂的你和我一起分享榮光。

  罕為人知的是,哈爾克的意外去世一度讓恩尼斯達接近抑鬱,那時他正值最巔峰時期,球會和國家隊的冠軍拿到手軟,但這些燦爛繁花也無法消抵摯友的離去,在名望、金錢之外,總有一些東西要更加珍貴。

  他懂得感恩親情,父親在他十餘歲時送了第一雙足球鞋,這是爸爸攢了三個月錢才買下的,小恩尼斯達就像得到了寶貝一樣,哪怕後來這雙鞋已經破爛不堪,他仍然不捨得丟掉。

小白與妻子安娜
小白與妻子安娜

  他同樣是一位忠誠的愛人,恩尼斯達和妻子安娜相識十年,沒有分分合合的狗血橋段,沒有轟轟烈烈的影視劇情,兩個人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選擇在一起,安娜絕對不是太太團中最出挑的那位,但她一定是恩尼斯達心中的唯一。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一位世界級球星面對的誘惑實在太多,恩尼斯達守住了一個男人應有的底線。

  恩尼斯達也從沒忘記過自己是從哪裡來的。

家鄉人民為恩尼斯達立雕像
家鄉人民為恩尼斯達立雕像

  家鄉荷西方迪阿爾維利亞有一條以他名字命名的街道,此外還有一座雕像,不僅因為恩尼斯達是從這個小鎮走出的世界級巨星,更是家鄉人民對他不忘立身之本的表彰。2011年,恩尼斯達出資42萬歐元成為老東家艾巴塞特的股東,後來他又向球隊注資了24萬歐元,避免球隊的破產降班,恩尼斯達之於這裡,早已超脫了一位足球運動員的範疇。

  這個世界給了恩尼斯達不少恩賜,他同樣回饋給世人。當得知一位腦癱男孩是他的忠實粉絲後,恩尼斯達親自來到這個男孩的家裡,把自己09年對車路士一戰的戰靴送給他,「這雙鞋能帶給他溫暖」,恩尼斯達樸實言語的背後滿是溫情。

  綽號能夠準確的代表一球員的最大特點,「小白」最初只是說他的皮膚白皙,不過現在我們都知道,這股如白紙一般的純潔才是他最可貴的品質。

  我們總希望能看到完美的偶像,這個汙濁的環境卻滿足不了我們的願望。感謝恩尼斯達,你就像降臨這個真實世界的童話天使。

  (斯文已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