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獵狼小組”一年抓百餘地鐵“色狼”
2018年07月01日08:10
北京“獵狼小組”一年抓百餘地鐵“色狼”

新京報

  6月29日,民警審訊被抓獲的猥褻嫌疑人。警方供圖

  夏季到來,公交系統猥褻等案件隨之增長。為此,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在多個派出所成立“獵狼小組”,專門打擊地鐵內滋擾生事的“色狼”。

  新京報記者獲悉,自2017年6月16日“獵狼小組”成立以來,北京市共抓獲118名地鐵“色狼”。僅2018年5月開展行動以來,全市已抓獲並拘留猥褻人員30餘人。

  其中,四惠站派出所的“獵狼小組”今年共查獲“色狼”23人,行政拘留21人。

  地鐵“色狼”猥褻女性被抓獲

  公交總隊四惠站派出所管轄著地鐵1號線和八通線的9座車站,其中國貿、四惠、四惠東等多個重要的地鐵樞紐,日均客流210餘萬人次。轄區內還包含CBD核心區,年輕女性乘客較多,也成為“地鐵色狼”出沒的重災區。

  劉大鵬是“獵狼小組”的一名警長。從2017年獵狼小組成立之初,就成為其中一員。

  6月29日8時45分許,劉大鵬和其他民警在傳媒大學站發現一名地鐵色狼。“他故意站在兩名女子中間,並趁著早高峰人流擁擠,把手直接伸出來,放在女生的敏感部位,另一隻手也有滿足自己的動作。”

  為固定證據,確保不會因角度和人多等影響,拍攝嫌疑男子的作案過程,民警一路跟蹤調查,三名偵查員三部手機同時拍攝。15分鍾後,偵查員在四惠站將男子抓獲,並帶回四惠站派出所審訊,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嫌疑男子今年40歲,整個作案過程,能看出來他並不是臨時起意,而是典型的職業流氓。”劉大鵬介紹,事發後,兩名女性也前往四惠站派出所指認男子的違法行為。二人表示,剛開始以為是地鐵上人多擁擠,不小心被碰到。

  “確認過眼神 抓到對的人”

  15分鍾抓獲猥褻嫌疑人,對“獵狼小組”來說,只能是“幸運”的特例。大多案件,需要多位民警花費大量時間精力跟蹤調查取證。

  與其他案件相比,猥褻類案件取證困難。日常使用的記錄方式明顯,容易引起嫌疑人警覺,視頻影像是最有力的直接證據,但時常受地鐵人多擁擠、光線角度等因素製約。

  去年夏天,“獵狼小組”發現一名可疑男子,經常在傳媒大學站與四惠東站往返,並在乘坐地鐵時頻繁換車廂,跟隨穿著短裙的女子。站在地鐵車廂時,男子兩手掛在扶手上,抵著前方女子臀部,身體活動幅度很小,在人多擁擠的情況下,很難確定是否在實施猥褻行為。

  但男子的精神狀態明顯和正常乘客不同,低著頭眼睛向上,眼神迷離。為了證據確鑿抓住現行,劉大鵬和其他偵查員花費兩週時間跟蹤調查。為了在跟蹤中不被發現,每次跟蹤的民警都會進行人員更換。

  經調整偵查手段,劉大鵬和所里老民警借鑒抓賊的經驗,在該男子以同樣方法實施猥褻時,劉大鵬用臀部貼著他的臀部,確認對方有動作時,立即進行抓捕。“嫌疑男子正是滿足自己的狀態,你一抓他,完全嚇愣住了,詢問也都如實供述。”

  回憶這起案例,劉大鵬笑了笑說,雖然嫌疑人看起來沒有明顯動作,但從去年開始投入獵狼工作以來,民警找到很多經驗:賊和“狼”的眼都帶“鉤”,賊“鉤”的是包和手機,狼“鉤”的是女性身體。“嫌疑人在作案時的精神狀態會通過眼神表現出來,我們常打趣說,確認過眼神,抓到對的人”。

  女警花打破嫌疑人心理防線

  每次民警現場抓獲嫌疑人時,圍觀群眾都會齊聲讚歎、鼓掌叫好。但也會遇到女受害人不配合、嫌疑人翻供、證據不直接不能定案等情況。在獵狼小組,儲岩是唯一的女警花,負責對前方民警抓獲的猥褻嫌疑人進行審訊,以及對女事主的詢問筆錄。

  之所以選擇女警,四惠派出所副所長王永超介紹,儲岩有著幾年的審訊工作經驗,在審訊中非常細心,善於找到嫌疑人的心理薄弱點進行攻破。

  此前一起案件中,猥褻嫌疑人被抓後,拒不承認。儲岩發現,審訊中,每次提及妻子,對方情緒就會出現波動。抓住這點往下問,嫌疑人才開始鬆口說,與妻子感情好,但分居兩地,後妻子放棄工作來京,他的心理和工作壓力大,卻無從排解,因而選擇這種方式,尋求刺激。

  最能發揮儲岩特長的,是跟女事主的交流。面對異性民警,女事主很容易產生心理壓力,可能會出於不好意思,對案件的敘述避重就輕。

  “已經摸到臀部的,說是摸了腰;已經伸進裙子裡,說成是碰了大腿,和現場視頻證據全然對不上。女事主面對我的時候,沒那麼多顧慮,當然這也需要溝通技巧。”儲岩說。

  即便如此,仍有諸多女事主出於害怕,覺得丟臉,思想傳統,認為涉及隱私,不想麻煩等原因,拒絕配合調查。

  她還記得此前一起案件。涉嫌猥褻男子被民警抓獲,帶出高碑店地鐵站車廂。由於這類事發多是早晚高峰期間,車廂內人員較多,民警多會留下事主聯繫方式,針對事主空閑時間再進行詳細詢問。

  “在現場怕女孩有心理壓力,被周圍乘客盯著,我就在手機上寫了一行字‘我是警察,您是否剛才被騷擾了’,女孩點頭,並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儲岩回憶,此後,她一直在通過手機與事主聯繫,希望她能對嫌疑人進行指認。

  雖然目睹色狼被帶走的全程,事主卻拒絕任何指認,並警告儲岩,“別再給我打電話了,否則我就打110投訴你。”由於證據不足又缺少事主指認,嫌疑人只能被放走。

  約一個月後,該男子再次在地鐵作案被抓獲。因為證據確鑿,且此次事主配合調查進行指認。孫某被拘留後,儲岩給上次拒絕的女孩發了條短信,大意是“上次的嫌疑男子再次作案,被民警抓獲,這次被拘留了。”女孩回了條短信,“不好意思,上次我是害怕,你們辛苦了,感謝你們。”

  地鐵里有了更多“獵人”

  2018年,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相繼成立20餘支“獵狼小組”,將“獵狼”鐵網在全市軌道交通系統內全面鋪開。

  5月21日至23日,西直門站派出所在地鐵13號線上地至知春路站連續抓獲3名猥褻人員;5月28日,石榴莊站、宋家莊站派出所在企業職工配合下,先後在5號線、10號線地鐵車廂內查獲2名猥褻人員;自“獵狼小組”成立以來,全市已抓獲118名地鐵“色狼”。

  劉大鵬想起最初成為“獵狼小組”成員時,大家都是一張白紙。既沒有這類案件的工作經驗,成員也不是專業的掛外線(即跟控嫌疑人)民警。“獵狼比較重要的是跟控嫌疑人,怎麼跟蹤嫌疑人不會發現,還能把違法行為動作通過手機視頻拍攝、留存下來,是我們一直工作成長的關鍵。”

  因為今年入夏較早,“獵狼小組”5月就開始獵狼行動。每天早高峰前,就提前在地鐵站內部署,到晚高峰結束後,小組成員才相繼返回派出所。“高峰期間本來人就多,我們工作又需要高度集中,跟緊嫌疑人,往往一趟下來,衣服都能擰出水來。”

  跟控嫌疑人過程中,劉大鵬也曾遇到過諸多不順。他記起,一次早高峰,嫌疑男子正將手伸進前方女子的裙子裡,當時因為光線問題,手機拍攝不清。自己試圖靠近嫌疑人,不得不擠過擁擠的人群。

  “我拉了一位男乘客的胳膊,可能是天氣比較熱,對方情緒不好,反過來就是一胳膊肘打到我。我把手機錄像打開,放在他眼前,他自然地跟著我的手機視頻往下看,發現前方有男子進行猥褻行為時,才轉身讓開。”劉大鵬說。

  隨著獵狼小組的行動,劉大鵬介紹,到今年,地鐵猥褻案件在減少,與此同時,嫌疑人的警惕性增加,抓捕也更難。民警們開始拓寬思維,把地鐵站內的站務員、文明引導員、乘務管理員都發展為信息員。在日常工作中,彼此間達成無言的默契,一個眼神、一個暗示動作、一個微妙表情,就明白其中的意思。

  民警也提醒廣大女性,“色狼”不會因為受侵害人的沉默而收斂手腳,遇到被侵害時,要用法律來維護自己的權益,民警也會依法確保事主的隱私。記者 左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