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陽跳樓女生校方:涉事教師情緒差 現有輕生念頭
2018年06月28日08:39

  原標題:慶陽跳樓女生校方:涉事教師情緒差 現有輕生念頭

慶陽六中校園內景。圖/周甜
慶陽六中校園內景。圖/周甜

  6月27日下午,《中國新聞週刊》記者來到慶陽六中――甘肅跳樓女孩李某某所在的高中。該校副校長李克勤以及校長助理範東新代表學校接受了採訪,介紹了當年事發後學校的處理情況。據介紹,去年校方曾與李某某家長商量賠償35萬元,但最終並未達成協議。校方表示,涉事教師吳某現在情緒很差,有輕生念頭。

  中國新聞週刊:2016年9月5日發生在李某某身上的事情,學校最早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範東新:9月5日那天,剛開學兩週,吳某某是高二暑期開始帶這個班(李某某所在的高三二班)的。9月6日,李某某最先通過學校辦公室找到了心理輔導室的小王老師,小王老師是專業的心理諮詢老師,當時李某某一直哭,情緒穩定一些後,吞吞吐吐地告訴了小王老師發生的事情,但她不說是哪個老師,小王老師聽後覺得這個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就彙報給了主管心理輔導的段主任。段主任立即去見了這個女孩,她還是堅決不說是哪個老師。後來段主任採取排除法,說到吳某某的名字後,她點了下頭。校方這才判定涉及老師是吳老師。後來,校領導找吳老師老師核實,他當時多少有點辯解,後來吞吞吐吐地說了事情的經過,具體的細節和過程我們也問不出來,咱們也不是公安機關,不能審問人家。

涉事老師吳某某的家。圖/周甜
涉事老師吳某某的家。圖/周甜

  中國新聞週刊:學校當時對吳老師作何處分?

  範東新:9月6日當天下午我們開會,做了處理意見通報,對他進行了撤職,他不再擔任班主任,也不再從事高三化學的教學工作。幾天后,學校安排他到化學實驗室,負責化學藥品和儀器的管理工作。他在實驗室工作了一段時間,沒堅持到期末。期間,李某某和她爸來過幾次學校,李某某開始變得不太正常,此後就開始了學校、家裡和醫院來回跑的狀態。

  李某某父親之後上訪到市紀委,教育局紀檢組來校進行核查,2017年2月,李某某父親到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報警,5月3日那天,公安局突然來學校把吳老師帶走,第二天正式通知學校,吳老師涉嫌猥褻,將對他採取行政拘留十天的處罰。拘留結束之後,吳老師就請假了。高三第二學期,李某某就沒來學校報到,5月24日下午,放學期間,她趁亂進入校園,晚上七點鍾左右,她突然坐在教學樓五樓的欄杆上,手裡拿著飲料瓶子,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東西,學校當時就報警了,後來公安消防都過來了,學校通知了她爸。

  在此之前,絕大多數老師都不知道吳老師曾經因猥褻罪被拘留過。5月25日,學校正式通報,這個事情就明朗化了,加上公安機關的處罰決定,我們就認定吳老師猥褻的事實。我們根據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條例,擬定了對他的處理意見:專業技術等級降一等,從七級降到八級,也就是說,高級教師變成中級教師了,以及將他調離慶陽六中。上報了教育局,7月23日,教育局意見下達到學校,調離慶陽六中變為調離教學崗位。

  中國新聞週刊:學校最近有跟涉事老師吳某某溝通嗎?他目前狀態如何?

  李克勤:天天都跟他溝通,他現在情緒很差,有輕生念頭,所以我們安排了一個老師在他身邊。他性格內向,對這件事一直保持沉默。他平時就挺內向的,和其他的老師一年也說不了幾句話,通常見到別人,就微笑一下,不說話。他是2011年9月份來的我們學校,之前在慶城縣隴東中學。他夫人也是教師,大兒子在清華大學讀書,現在被網友人肉搜索,都有了退學的念頭。小兒子在南方某名校讀研。

  中國新聞週刊:李某某父親稱,他前後和學校溝通不下二百次,要求學校向李某某道歉,但學校一直沒有道歉。是這樣嗎?

  範東新:沒有二百多次,他對學校的訴求一直是,沒錢給女兒看病,要學校出錢。從未提及要求學校向她女兒道歉的訴求。?

  2017年5月24日跳樓事件發生之後,李某某的父親說要帶孩子看病。我們就派了兩個老師隨他們一起到北京安定醫院看病,到北京後,這兩名老師就回來了,出院時,我們又派了一位老師到安定醫院結賬。這個錢是我們問吳老師要的,先要了三萬,後要了兩萬,李某某在上海和北京看病,花的都是這五萬,沒花完,現在還有六千多在學校存著呢。李某某父親問學校要錢,我們主張他通過訴訟渠道,我們根據法律文書才能報賬,我們建議他先墊付,然後我們問吳老師要錢給他補上。

  6月底,他又來學校,說要給女兒看病,這次也是我代表學校接待他的。那個時候,我們就預計到他從北京看病回來肯定要來學校鬧事,就成立了對此事的應急處置領導小組,我是協調組組長,負責和李某某父親談判。他情緒激動。一開始他挺隨和的,2017年開始就情緒就不穩定了。他大概有一週,天天來學校要錢,說沒錢了,都給孩子停藥了。他最後打了一把傘,上面寫著“慶陽六中,還我公道”。

  中國新聞週刊:李某某父親稱,教育局和校方組織協調會,讓他簽一個協議,給他35萬元,要求他不再追究此事。是否存在這樣一個協議?

  範東新:7月5日, 他和他哥,還帶了一個律師,學校領導、教育局領導都在場,我們問他醫藥費需要多少,他算了一筆賬,既然是協商,中間也有點討價還價,我們後來是說每年給孩子墊付六萬元醫藥費,估計五年痊癒,算下來是30萬元,每年再給孩子加一萬元的營養費。他如果同意,我們就找吳某某來出這個錢。當時他和他哥對35萬元醫藥費都沒表態。

  第二天我們擬好了協議,當時吳某某的夫人對此有意見,說他們沒這麼多錢。我們覺得他們出錢是應該的,事情是他們惹的,就建議她有多少先出多少,讓孩子先看病。準備簽協議的時候,李某某的父親反悔了,不簽字,這個協議就作廢了。

  7月份,談協議那段時間,吳老師就有過輕生念頭,那會我們都嚇壞了。當時談這個協議的事情,他和他夫人都過來了,談話期間,當著校領導的面,他夫人指著他罵:“你弄的這個爛事,我多少年培養個清華的娃,我容易嗎?你把娃現在弄得放假都不敢回來。”說著就哭了。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相關新聞:

  事件進展

  甘肅19歲女孩跳樓:參與救援的消防員曾救過她一次

  甘肅女孩跳樓圍觀者起鬨 官方:已經拘留好幾個了

  女生被老師猥褻後跳樓 學校曾欲賠35萬遭家屬拒絕

  媒體評論

  媒體:拘留跳樓事件“無恥看客”用法律挽回人性

  媒體:19歲少女跳樓自殺 每個起鬨者都是兇手

  慫恿自殺者快點跳樓 這樣起鬨不需承擔法律責任嗎

  央視:圍觀起鬨致少女跳樓 警惕病態社會逆反心理

  央視:面對輕生女孩 冷漠圍觀者的狂歡沾著她的血

  媒體:女孩跳樓圍觀者起鬨 魯迅筆下的看客升級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