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足球啟示錄:基羅斯深耕七年 腳踏實地重青訓
2018年06月27日10:21

基羅斯一手締造了伊朗足球
基羅斯一手締造了伊朗足球

  稿件來源:新文化報  

  香港時間6月26日淩晨,薩蘭斯克的莫爾多瓦球場充斥著兩種情緒,葡萄牙球迷的歡呼和伊朗球迷的哀傷。比賽過後,故意肘擊而逃脫了紅牌的C.朗拿度發了這樣一條推文:「一切都已經過去,讓我們迎接下面的比賽。」C.朗拿度險些成為葡萄牙足球的罪人,而伊朗人成為他必須要迅速忘記的對手。在這個「雙牙」橫行的小組,伊朗人能拿到4分,最終因一分之差被淘汰,你分明可以感受到外界對於他們的尊敬。很多中國球迷會想,伊朗人為什麼能,而我們卻不行?冰島足球成功的最大奧秘是培養球員之前培養了240名歐洲足協A級教練證持有者,那麼,伊朗呢?伊朗足球成功有捷徑可循,但更多的是腳踏實地。

  

  先天優勢

  他們的身體亞洲第一

  單從個人能力來說,伊朗和伊拉克球員不僅身體強壯,而且兼具靈活性和柔韌性,在亞洲他們是力量和速度結合得最完美的典型。其強壯的身體是與其飲食習慣有關。現代足球的競爭不再是純粹的身體和力量的比拚,更多講究的是一個綜合素質。

  其實具體到中國隊,我們的身體素質也是亞洲的翹楚。畢竟人口基數大,可供選擇的人才更多。我們的球員從小就被告誡需要合理膳食,什麼該吃,什麼不能吃。可是我們的小球員們往往吃東西非常隨性,例如,膨化食品總是離不開小球員的嘴,這並不是一個好習慣。中國球員孫繼海的身體素質最好,踢到了40歲,體能還很好,其中有一條,父親孫亮宗在訓練他成才中,從不允許他吃豬肉,只吃牛肉,我們欲培養孩子成為職業球員的家長,有這樣的意識嗎?

  內心摯愛

  海關警察是英乙球隊粉絲

  伊朗男足一共五次殺進世界盃的正賽,參加了15場比賽,成績為2勝4平9負,進9球丟24球,戰績只能說是一般,可是最近基羅斯帶隊的兩屆世界盃中,伊朗隊在和阿根廷以及「雙牙」比賽中表現出來的氣勢,並沒有讓人感覺到他們是不堪一擊的亞洲球隊。

  伊朗人愛足球,因為一個英國記者的報導而名揚世界。基羅斯在2011年執教伊朗之後,一個英國記者來伊朗採訪。這位記者寫道———警官對著我說了一聲:「歡迎來到伊朗!」戳子蓋下,另外一名警官靠過來,「記者嗎?對於盧頓城隊你瞭解多少啊?」這是怎樣的國度啊?一名海關警察居然是一支身處英乙(第四級聯賽)球隊的擁躉?

  是的,在伊朗足球迷非常多,每一場國家隊的比賽,他們的艾薩蘭卡迪球場都能湧進十萬名觀眾。目前中國聯賽也很火,國家隊比賽的關注度也比較高,這是足球成功的基礎。只有關注,才有希望。在受重視程度上,我們並不比伊朗隊差。但僅此一方面,顯然是遠遠不夠的。

  捷徑

  遊說伊朗裔球員歸化建立起一支「海外兵團」

  伊朗足球也是靠「海外兵團」的!他們其實也在走一個捷徑,在基羅斯執教伊朗隊之後,他就開始了這方面的工作。基羅斯和伊朗足協擬訂了一份名單,奔赴荷蘭、比利時等國,尋找那些出生在伊朗、成長在這些國家的球員,我們比較熟悉的有古錢內賈德(比利時)、德賈加(德)。古錢內賈德出生在伊朗,成長在荷蘭,曾為比利時U19國家隊效力過,經過基羅斯的誠意邀請,古錢內賈德最終決定回到祖國。中場大將德賈加出生在伊朗,後來全家移民到德國。對於自己的選擇,古錢內賈德說過:「我是相信基羅斯的,我知道他在足球領域的地位,他說的一定是對的。」古錢內賈德、德賈加現在在伊朗隊屬於中流砥柱。「海外兵團」可以說是伊朗足球成功的捷徑。不過,這一點中國足球無法效仿,移民去海外的中國人第二代很少從事體育運動,即使有,也沒有踢出來太高的水準。比如說去美國的中國人最多,可是美國足球水平本身就很一般,能踢知名堂的簡直是大海撈針。

  青訓

  各球會都有完整的梯隊學生放學後接受專業訓練

  伊朗足球的成功更多是來源於國內源源不斷的人才,尤其是在基羅斯執教的7年間,年輕球員們獲得的機會更多。伊朗足球的青訓有著一個全國的周密計劃,年輕球員的培訓標準也是走校園和職業兩條路。所有梯隊的小球員都是在校學生,放學之後來到就近的球會接受專業訓練。在訓練場邊,可以看到很多孩子的家長,他們都是接送孩子到場地進行訓練。他們並沒有脫離家庭教育。伊朗各球會也都有完整的梯隊,從U8梯隊開始,一直持續到U19,伊朗球會的梯隊全部是單年齡段組隊的方式。所有球會梯隊的球員,都在球會註冊。

  伊朗的文化、體育和教育是國家的同一個部門,他們之間不存在協調的問題。而在我國教育和體育是兩個大部門,他們之間總體上的協調情況似乎並不樂觀。足球是不是耽誤了學習?常常有家長存在這樣的疑慮。同時,我們的職業隊青訓都是採取集訓模式,過早地脫離家庭教育,讓球員的成長出現了性格缺失。

  領頭人

  前皇馬教練基羅斯在伊朗已經深耕七年

  基羅斯在國際球壇並沒有超強的名氣,但是卻有超強的能量。你可以想像一個當過費格遜多年的助手,且獨立執教過皇馬的主教練,他的人脈有多廣。憑藉個人關係,伊朗兩位門將分別轉會魯賓卡山、蘇黎世草蜢,中場三名大將得以加盟西甲拉斯彭馬斯、荷蘭NEC、英超富咸。18歲的阿斯蒙轉會俄超羅斯托夫,還參加了歐冠盃,這對伊朗足球來說受益匪淺。七年執教,這支球隊從頭到腳都滲透著基羅斯的足球理念和基因。

  基羅斯的性價比超高,年薪僅為200萬美元,而納比年薪高達2000萬歐元,美元和歐元的差距不只是10倍。伊朗的成功有日積月累的沉澱,而納比在國家隊是一定幹不上七年的,國足的教練總是在換,只靠每次不過十天八天的集訓,到底能給國足有多大改變?

  本組稿件 新文化特派聖彼得堡記者 陳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