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5000萬VS偶練2000萬 女偶像粉絲集資力更強悍?
2018年06月24日15:06

來源:娛樂資本論 作者詩欣,編輯吳立湘

  孟美岐C位出道!

  整個《創造101》期間,孟美岐的粉絲集資公開數額,加上未公開的數目以及私人集資,粉絲集資總額預計超過1200萬。遙想三個多月前,各項數據吊打其他練習生的蔡徐坤,粉絲公開集資也才過200萬。

  23日晚的《創造101》,不僅僅是一場決賽,更是一場狂歡。

  101女孩的粉絲集資規模更大 都落入了誰的口袋?

  在《偶練》的熱度基礎之上,《101》其實從一開始就更受媒體關注。在經曆過

  王菊爆紅(點擊回顧),自媒體進行了一番鋪天蓋地的報導,以及楊超越(點擊回顧)引發爭議這些事件後,《101》在影響力的廣度要遠超於《偶像練習生》,從亞文化圈層衝進了主流文化圈層。我們還發現,《101》的粉絲在集資金額上也遠遠超過《偶練》。

  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在偶練決賽當天統計過偶練前二十名的粉絲在owhat上的公開集資金額,加上未公開數目,預估整體金額超過2000萬,最高一項是蔡徐坤粉絲的集資,超過200萬。(點擊回顧)

  (以上數據統計截至23日中午12點)

  而這次在101的粉絲公開集資中,光吳宣儀和孟美岐兩個人的粉絲公開集資就超過2000萬,是偶練公開集資榜前20名的總和。僅僅是孟美岐一家就集資超過1200萬,這就不難理解23日決賽場外,她的粉絲能做到所到之處,皆有美岐的“壕”應援。

  截至23日中午12點,101整體粉絲公開集資達到4453萬,加上未公開數目以及各種私人集資,預計超過5000萬,並且數字還在不斷攀升中。

  有意思的是,這次集資混戰中,平台不再是owhat一家獨大,微博投資的摩點APP也成為了戰場。《偶練》期間雖然也有粉絲用摩點,但數量非常小。粉絲平台在節目過程中流水和流量如此大,到明年兩個平台做第二季的時候,預計會有更多粉絲平台加入混戰。

  那麼,這麼龐大的數額最終都落入了誰的口袋?

  與《偶練》還有農夫山泉分走了相當一部分集資不同,101女孩的粉絲集資,除了極小部分用於常規的自製周邊和應援之外,剩下的將悉數用於購買騰訊視頻的會員卡。也就是說,《101》給騰訊帶來的會員收入毫無疑問將超過《偶練》之於愛奇藝。

  儘管《101》的集資數目如此龐大,但我們發現,101女孩的整體粉絲規模卻與偶練男孩有相當大的距離。

  以上數據均統計於兩個決賽的一週前(偶練決賽4.6;101決賽6.23)

  由於超話簽到的操作比起微博關注更複雜,前者更能體現明星的核心粉絲量。於是我們對比兩檔節目的練習生在決賽一週前的超話簽到數(統計於距離決賽的同一時間點),來呈現粉絲規模的差距。

  表格顯示,超話粉絲最多的蔡徐坤擁有49.8萬粉絲,決賽前一週的簽到數達到了26萬,甚至超過了孟美岐、吳宣儀、楊超越這些101熱門選手的總和。前二十名偶練男孩的超話數據最低值在101上位圈的女孩中也能排到中間位置。

  此外,在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早前的數據統計中,蔡徐坤在節目期間的超話排名已經一度超過鹿晗、迪麗熱巴等成熟藝人,這使得他躋身流量明星的第三梯隊,(點擊回顧)但他在《偶練》期間的粉絲公開集資還沒到孟美岐的六分之一。

  101女孩的核心粉絲規模更小,集資規模卻更大。也就是說,《101》粉絲的付費意願整體上要高於《偶練》粉絲。

  那麼,為什麼《101》粉絲能產生更高的付費意願,從而撬動更大數目的集資?

  粉絲的集資戰鬥力因何而起?

  1、 更加激烈的競爭

  《偶練》中,蔡徐坤從首次拿第一名開始,票數和微博數據就遠超其他人,並且將這個優勢一直保持到決賽,似乎蔡徐坤C位出道早已經成為板上釘釘的事情。

  但在《101》中,戰況就激烈多了。很多人的排名都相當不穩定,比如李子璿、傅菁就在上位圈(前十一名)進進出出。為了直觀地看出各類數據的變化,及時彌補短板,有粉絲還自製了網絡數據排名,不斷刺激著各家的粉絲。

  C位之爭就更加激烈了。吳宣儀、孟美岐兩人都曾表明爭第一的決心,在數據上一直膠著。22日是吳宣儀重回第一上熱搜,23日的熱搜就變成孟美岐重回第一,不到當晚的最後一刻,都無法確定誰更有勝算。這對於粉絲來說也是一種刺激,戰鬥力自然會升級。而幫助偶像達成目標的途徑只有一個――砸錢。

  2、花樣百出的粉絲集資動員方式

  當粉絲對於集資有極度迫切的需求,除了自己砸錢之外,還會想盡各種辦法讓其他粉絲也一起砸錢。

  6月15日,臨近決賽,孟美岐、Sunnee、賴美雲和楊超越的粉絲進行了一次為期54小時的集資友誼賽,獲勝者能夠得到對手為自家偶像一定數量的點讚投票。

  17日晚上10點,孟美岐的QQ粉絲群裡,大量粉絲將集資的付款截圖發上來――比賽到了衝刺階段。與此同時,有粉絲還在B站直播集資數額的變化,配上快節奏的日本動漫音樂,這正如為戰鬥中的士兵們擂戰鼓。

  粉絲們在作戰的氛圍中熱情高漲,更有動力集資,同時還能獲得自我滿足感。

  24分鍾內,孟美岐的粉絲為比賽項目集資超過22萬,54小時內集資總額超過340萬,參與人數超過1.8萬人。這是孟美岐粉絲所有的公開集資項目中金額最高,人數參與最多的一個。

  這隻是眾多集資比賽中的其中一場,還有吳宣儀與SNH48李藝彤的粉絲集資大戰,前者為23日晚的決賽,後者為即將到來的總選。同一個選手的男粉和女粉來一場集資PK也相當多。

  除了比賽之外,還有些粉絲在微博承諾,只要某個項目的集資金額或人數達到一定數量,就追加一定金額,從幾百、幾千到幾萬,越接近決賽,金額越大,這也讓很多粉絲互相動員。

  在整個集資過程中,粉絲投入程度越高,情感越濃,粘性越強,繼而更投入。在目標高度集中的情況下,粉絲對於目標和偶像有如宗教般的信仰,偶像利益已經超越個人利益。

  3、高性價比的定製卡投票

  騰訊視頻設置定製卡投票相當簡單粗暴,這也大大助推了一把粉絲集資。

  事實上,《偶練》在決賽前十天也開始了定製卡投票的賽段。在這之前,粉絲只能買農夫山泉,又或者在淘寶買賬號,然後手動用打投軟件投票。這個過程的門檻並不低,粉絲要知道買賬號的淘寶入口,還要有打投技術和人力支援。同時,定製卡投票賽制還有諸多附加條件,購買者只得10票,必須將定製卡成功送出(有人點擊領取),才能獲得額外的10-20票。

  複雜的投票機製不利於激發粉絲的集資投票意願。如果將粉絲看成是票數的消費者就更好理解:複雜的購買過程必定會降低消費者的購買意願。

  相比之下,《101》設置的定製卡投票性價比更高,也更容易操作,還不需要大量的打投人員――只需要砸錢。

  還有一個多月才到決賽的時候,節目就上線了定製卡,為粉絲買卡留足了時間。只要購買定製卡,就可以直接獲得121票。成功送出後有可能得到額外的11票,但這部分小到基本上可以被大量買票的粉絲組織忽略。

  也就是說,在《101》定製卡投票階段,錢是投票的唯一條件。如果要幫助偶像出道,砸錢是粉絲唯一能做且需要做的事情。

  當然,除了以上三點,路人粉、反楊超越者等等人群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粉絲付費熱情更加高漲,女團行業有望趕超男團?

  在決賽之前,《101》的人氣選手就拿到了紅秀、時尚cosmos和時尚芭莎的合作,品牌方面也接到了蘭蔻和香奈兒的推廣,而《偶練》期間只有範丞丞被傳出將代言某面膜品牌。加上粉絲有更高的付費意願,女團行業的前景似乎比男團更好。

  但對比《偶練》 帶出的那幾個男團的發展路線,這個結論或許還需要打一個問號。

  在《偶練》在播出期間,坤音四子和樂華七子就已經建立知名度,還有粉絲吐槽他們有抱團現象。這說明節目進行過程中,除了還沒有成型的官方團之外,其他團也開始顯山露水。節目結束之後,樂華七子、坤音四子等通過《偶練》走出來的男團,其實都在和官方團nine percent搶奪市場。

  騰訊視頻或許吸取了愛奇藝的經驗,曾對外宣佈未來101女團的成員將與原經紀公司簽訂割裂式合約,又交給哇唧唧哇全約運營,這意味著不會有類似範丞丞、朱正廷和黃明昊同時參與節目官方團和原公司男團的情況,通過《101》出道的人氣選手無法在這兩年內回到原團幫帶其他成員。

  更重要的是,在《101》播出期間,並沒有某個團特別突出,更多的是個人吸粉。

  一方面,就連樂華、香蕉、極創引力這些一開始引起注意比較多的女團,都在第一第二輪淘汰中被拆散,團的基礎就已經不在了;另一方面,我們能發現,隸屬同一個女團的女孩之間的互動鏡頭相當少;再者,原女團在節目期間的運營也不足以就此走出來。沒有在節目中出道的女孩回到原公司女團中,也未必能帶起整個團,更大程度倚仗原公司的運營。

  這樣的結果就是,容易形成101女團在新女團中一家獨大的局面。對於101女團來說,這或許更加有利,但對於整個女團行業來說,可能離百花齊放比男團還要更遠一些。

  總結

  《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可以說是男團和女團行業的新起點。

  與其說這兩檔偶像節目為偶像行業教育了市場,激發了粉絲的付費意識,倒不如說,它們倆讓行業重新認識了粉絲在付費層面的能力和意願。

  事實上,它們也是架構在這麼多年來,其他選秀類節目的基礎之上的。

  就不說韓國原版了,光楊超越的話題運用,就有曾軼可的影子;剪輯思路和人設故事也有《明日之子》的經驗。

  可以說,《創造101》繼承了騰訊在產品側“微創新”的優良傳統,以及龍丹妮、都豔等前湖南團隊在綜藝製作上工業化和集約化的能力。

  在社會層面上,王菊這位非典型女團成員的出現和話題度破圈的輿論,更是宣告了中國偶像的生存土壤――絕不會是複製日韓偶像的大眾心理投射模式。

  但對於偌大的中國市場,打歌、團綜等輔助節目、良好的衍生品收入、成熟的音樂工作化產能,這些都仍有欠缺。

  無論是已經出道的11位女孩,還是那些仍不夠有知名度的其他女團和公司,23日晚的歡愉和失落,都只是一場盛宴的開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