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女團開門紅背後:中國偶像輸出的殘酷生態
2018年06月24日07:23

經濟觀察報

  李華清

  一檔女團競演生存節目《創造101》,揭開了中國偶像輸出的殘酷生態。

  這是一個已經簽約出道、在演藝圈摸爬滾打後,仍籍籍無名的年輕女生們抱團尋找出路的故事。在地獄土創的王菊、“村花”楊超越、唱跳技能均在線的孟美岐、吳宣儀留了下來,剩下79名練習生又回到了原有的事業軌跡。

  《創造101》製片人邱越說,中國市場缺乏女偶像,更缺少女團體偶像,這成為《創造101》橫空出世的原因。近三年,中國已湧現出200多個女團,但鮮有人叫得出她們的名字。《創造101》很大程度上對這些女團進行了重新洗牌,但勝利只屬於佼佼者。

  6月23日,持續兩個多月的網絡綜藝節目《創造101》即將收官,觀眾點讚次數排在前11的女孩將組團出道。不管你pick的選手是否順利出道,對於參賽選手、經紀公司以及節目組來說,節目本身已經給他們帶來相當高的關注度。

  據網絡影視數據平台骨朵數據的統計,截止至6月21日晚,《創造101》的總播放量超過43億,以12.057%的市場占有率穩居國內在播網綜首位,比剛剛收官的男團養成網綜《偶像練習生》多出10億播放量。

  作為一檔記錄團體偶像生產環節的節目,中國首部女團養成網綜《創造101》,以新穎的方式、龐大的體量,舉眾經紀公司和騰訊全平台之力,上演一場風靡全網的造星活動。

  抱團取暖

  今年,兩檔團體偶像養成網絡綜藝節目《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成為爆款。《偶像練習生》為愛奇藝自製,《創造101》為騰訊視頻自製,前者養成男團出道,後者則是養成女團。

  兩者模式類似:節目組挑選一定數量的練習生,進行封閉訓練和錄製,最後由觀眾投票選出優勝者成團出道。這是愛奇藝和騰訊視頻兩大視頻網站在團體偶像養成領域的試水。

  從誕生之時起,《創造101》就有種救贖的意味。

  節目播出前,騰訊視頻上映了一部叫做《女團》的紀錄片,展示了中國女團惡劣的生存狀態:眾多女團缺乏知名度、女團藝能水平不佳、缺乏專業的女團運營隊伍、女孩組團遭到家人反對等。《創造101》發起人黃子韜、參賽選手Yamy等、參賽經紀公司極創引力等均在片中出現。《女團》為《創造101》的開播造勢,後者則喊出“逆風翻盤,向陽而生”的口號。“中國市場缺女偶像,更缺女團體偶像,市場有空缺比市場飽和更有機會”,這是《創造101》製片人邱越對經濟觀察報解釋,為何做《創造101》的原因。實際上,中國現在已經有200多個女團,大多誕生於近3年,但知名度高的本土女團屈指可數。

  “公司應該不會再做女團了,曾經做了幾年。就好像互聯網企業做項目、做APP那樣進行試練,覺得不適合做就不做了。”歡聚影業經紀人李浪向記者透露,他也曾是歡聚傳媒旗下女團1931的經紀人。

  2014年底正式出道的1931女團,2017年底宣佈解散,壽命只有短暫三年。這個號稱耗資5億的女團曇花一現,歡聚傳媒也沒有對外說明解散的原因。

  沒有流量是1931最現實的尷尬處境。1931的成員範薇曾說,成立以來,女團流量最高的時候,是騰訊推送組合解散消息的時候。李浪笑道,1931解散了才被知道。

  對標日韓,中國缺少風靡全國的團體偶像,經紀公司、電視台、視頻網站便在推出團體偶像的路上前赴後繼。2016年東方衛視推出《加油!美少女》,號稱力造屬於國人的“少女時代”(“少女時代”是韓國SM娛樂公司推出的女團),2016年,浙江衛視推出《蜜蜂少女隊》,也是一檔女團養成節目,勝出的女孩組成“蜜蜂少女隊”出道。

  “很不簡單,這麼多年輕人去練,公司要培訓要包裝,但投完錢後沒有變現的渠道,沒有良性的露出平台。”香蕉娛樂新人部總監徐寧娜跟記者稱。

  團隊沒有知名度,損失的不光是經紀公司,還有團隊成員的青春。

  前1931的成員劉思纖在《創造101》節目中曾說過:“在偶像組合中工作了兩年多,沒有任何積蓄,也沒有社會閱曆和人脈,感覺自己好像是一張白紙,從藝也要重新開始,因為並不具備成熟藝人的藝能,回到原來的工作行業也是一張白紙,所以我是很恐懼的。”

  就連《創造101》選手中兼具實力和人氣的孟美岐,在此前中韓聯合推出的“宇宙少女”組合中,關注度也不高。隊友吳宣儀曾在節目中提及,孟美岐在原來團隊的演出中,站位不是最左邊就是最右邊,鏡頭都掃不到幾秒。

  騰訊視頻打造的《創造101》何以整合體量龐大的經紀公司和一眾女孩,也就不難理解了,後者也是將自身出路寄希望於在節目中脫穎而出。所以,國內大型經紀公司樂華娛樂旗下曾在“宇宙少女”中出過道的孟美岐和吳宣儀來了;前1931組合中的4個女孩來了;《加油!美少女》中的冠軍李子璿來了;“蜜蜂少女隊”的3個女孩來了;前Sunshine的3個女孩來了;高校偶像團隊CH2(楊超越所在女團)的4個女孩來了;香蕉娛樂旗下所有的女練習生全來了……101個參賽女孩中,個人練習生只有2個,參賽選手代表的經紀公司有40多家。“騰訊視頻是目前國內幾大製作網綜當中的大流量平台,製作團隊曾操刀《我是歌手》。”李浪表示1931解散後,團隊成員要各自找下家,《創造101》是個機會。“我們原本想用經紀公司的力量開發培訓新人,一年後選合適的人發團、做歌,找綜藝讓他們增加曝光度。剛好節目在這個階段找來,能讓更多的人認識她們也很好。”香蕉娛樂新人部總監徐寧娜介紹道。而“大平台將關注度集中”是徐寧娜看中《創造101》的原因。

  騰訊視頻的流量有多大能耐?

  曾獨家冠名騰訊視頻2017年推出的音樂偶像養成節目《明日之子》的王老吉品牌向記者提供了一組數據:王老吉為《明日之子》定製了罐裝及瓶裝涼茶。《明日之子》播出期間,3億瓶定製王老吉迅速被搶購一空。

  造星接棒

  這一場團體偶像生產活動中,騰訊視頻顯得相當強勢。《創造101》製片人邱越對經濟觀察報稱,最開始就與參賽選手的經紀公司簽署合約,被選中的11名女孩,在隨後兩年內與原經紀公司是割裂狀態。騰訊依然會聯動全平台運營女團,但女團的管理和運營工作由企鵝影視和哇唧唧哇操作,女團成員原來的經紀公司會得到部分收益。哇唧唧哇是騰訊視頻節目《明日之子》的藝人運營公司。

  101女團成員在出道後兩年內不得以個人身份參加活動,兩年之後才能單飛。“我們認為團體行為才是101女團最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又培養了一些個體偶像,她們的行動和所有商業、音樂、演出都應該以團體形式出現。”邱越稱。

  在騰訊視頻看來,與經紀公司談合作不是問題,“經紀公司們都是很樂於見到有平台來做這件事,幾乎無需費力說服公司,大家都很積極。”邱越稱。

  徐寧娜也證實,騰訊選人的時候就講清楚練習生被選中或不被選中的處理方案,簽訂的協議是圍繞女團成員原來的經紀公司,如何跟運營女團的公司分成。而運營女團的公司如何跟騰訊視頻分成,這個不得而知。

  而《創造101》節目中植入很多選手拍攝的與節目相關的廣告,徐寧娜表示女團原來的經紀公司不參與這些廣告的分成。

  “作為平台方,花上億資金做這個節目,讓練習生們一下被這麼多人看見,它也是要依賴這個去收回成本,或者說去變現盈利,不然為何要幫這麼多經紀公司做嫁衣呢?”徐寧娜說。

  分享收益的三方,也組成了造星鏈條上的三環。

  以香蕉娛樂為例,主要營收來自藝人經濟和演出經濟,演出經濟包括承辦音樂會、演唱會等大型活動,藝人經濟包括簽下出道藝人收益以及旗下練習生收益。

  香蕉娛樂在2016年啟動招募練習生項目,第一期招了18個素人練習生。公司練習生的廠牌為TRAINEE18,走的是系統化訓練練習生的道路。以一年為期,全封閉、全日製訓練,每個月均有考核,連續兩個月考核評分墊底的練習生會被開除。

  從2017年2月開始訓練第一期練習生,TRAINEE18現在已經淘汰了4人,剩下9個男生,5個女生。“公司的高層、導師代表組成評委團,讓練習生把這個月學的東西變成成品,全程錄像,一組組去展示,然後評分。”徐寧娜稱。

  香蕉娛樂練習生的培訓課程,包括聲樂、舞蹈、公關、禮儀、化妝、節奏律動、健身等。“中國的偶像培訓還沒有完整的體系,課程和師資都還在摸索階段。老師來自中國、美國、韓國,我們是階段性輪番在試。”

  練習生的一日三餐也是配置好的,如果出現發胖現象,練習生會被要求吃減肥餐。“健身老師會記錄他們的體重和體脂,主要看體脂,個別指數如果超標,無論對於上鏡、著裝或是身體來說都是不好的。”徐寧娜稱。香蕉娛樂旗下進入101前22強的強東h,就曾在節目中說過平時吃水果餐。

  目前,香蕉娛樂培訓出來的9個男生參加了《偶像練習生》,成功出道2人,剩下的7人將在公司的幫助下組團出道。而5個女生全都去了《創造101》。

  騰訊視頻這邊給女練習生們配備了2個聲樂導師、1個唱作導師、2個舞蹈導師。內容製作方面,製作方為七維動力,由湖南衛視熱度節目《歌手》原導演都豔創立。都豔目前也擔任《創造101》的製片人,節目組前線製作團隊超過500人,從製作班底來看,《創造101》在網綜中是高配。

  作為一檔選秀節目,《創造101》又不同於以往節目的舞台比拚,大量的選手生活、培訓、採訪場景,讓它又像一檔真人秀。毫無疑問,真人秀環節助力部分選手的包裝。

  101選手王菊開始並不被看好,皮膚黝黑、身材較壯,對於她在舞台上的表演,觀眾製作了“地獄空蕩蕩,王菊在土創”的表情包。

  但節目播出她培訓時大方重演這個表情包、問別人為何認為實力不如長得漂亮容易被觀眾喜歡、接受採訪時說出獨立精神很重要等細節後,王菊真正上演了一場“逆風翻盤”,迅速圈粉。“高情商”、“三觀正”、“性格好”,這些屬於王菊的標籤,幾乎都來自觀眾對其在舞台外的印象。

  楊超越是101女團中另外一位頗具爭議的選手。她的舞台表現並不佳,但支援她的人為其奔走相告:楊超越私下訓練很努力,楊超越因為家庭經濟的原因,喜歡唱跳但沒有機會接受專業訓練,請多給她一點時間。

  “舞台只是她最後作品的呈現,為了舞台上那一刻的光彩亮相,她在下面做了很多事情,真人秀的部分讓你去瞭解她真實的想法、狀態和做過的努力,當你帶著這些理解再去看她的表演,哪怕她有一些失誤和偏差,你也會覺得她太不容易了。”都豔在接受採訪時曾這樣介紹過真人秀部分的作用。

  “偶像就是給觀眾帶來希望和正能量的存在,他們最好的狀態就是可以共情。”邱越向經濟觀察報稱。也唯有共情才更容易讓觀眾喜歡上選手。《創造101》的製作人深諳引起觀眾共情,對於塑造偶像的重要性。都豔曾經說過:“我一直認為,如果2005年(選秀節目《超級女聲》播出時)我們就把幕後的故事展現給大家,這些粉絲會更加狂熱。”

  在徐寧娜看來,《創造101》頻繁的公演以及淘汰機製,促使選手成長。“平時不管你在舞蹈房裡對著鏡子練了多久,跟你今天整理好妝髮在台上,下面有觀眾有攝影機對著你是不一樣的。肉眼可見,傅菁也好、強東h也好,和剛去參加比賽時的青澀相比,她們的臨場素質、狀態有轉變,能更加自信在鏡頭前表現自己。”徐寧娜說。

  101的團體偶像未出道先創收,實現營收前置。而那些女孩也在公演現場驚歎“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粉絲”“我見過這麼多粉絲,但都是別人的”。

  101女團實現了開門紅。

  女團出道後,造星棒繼續在傳遞。邱越告訴經濟觀察報,對於女團的後續運營會包含女團專業上的打造和音樂、演出、專輯、形象定位、商務等內容。

  多方聯動

  眾多經紀公司提供苗子、專業綜藝製作人包裝、專業藝人運營企業管理,101女團能如願“向陽而生”嗎?“我們有大量的觀眾和粉絲,我們完全可以做國產偶像,但為何國內團體偶像生存很尷尬呢?我覺得我們的文化還沒有形成讓團體偶像良性生存的氛圍。”徐寧娜稱,國內偶像多是流量明星,缺少打歌節目或者打歌舞台,“他需要舞台,而不是話題或緋聞炒作。我們也知道一些在給唱跳藝人提供平台的綜藝,希望能夠更快一點。”

  除去外部產業聯動的羸弱,《創造101》選出來的女團,或許不大符合徐寧娜對於團隊的設想。

  哪個選手能出道成為101女團的成員,靠的是觀眾投票,節目組跟著觀眾喜好的指揮棒走,但這難免會選出一些個性接近、技能類似或者實力不濟的選手。“我心目中完整的團體,不是把幾個突出的和幾個普通的一起打包,這不公平。應該是實力上比較平均,但是外形、性格不同,吸引到的族群不一樣。當這些族群合起來才是團的力量。”徐寧娜稱。“不公平”也是一些《創造101》觀眾的感受。一個喜歡陳芳語的觀眾告訴記者,自從曾出過專輯的陳芳語因點讚數少被淘汰後,她再也不看《創造101》。

  做團的人更喜歡“團魂”這一說法。

  TRAINEE18第一期的練習生差不多去向已定,徐寧娜透露:“大概在下 一 周 , 我 們 會 官 宣 啟動TRAINEE18第二期全球練習生招募計劃。”TRAINEE18的練習生一起吃住、訓練、合作一年,如果成團,彼此之間更有默契,在選人成團的時候也會考慮成員之間的個性和共性。

  但《創造101》誕生的女團,做不到這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