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送美國一個奇恥大辱 中國也要感謝這一教訓
2018年06月22日06:44

  原標題:俄羅斯送了美國一個奇恥大辱!中國也要謝謝曹丞相的箭

  來源:t望智庫 今天

  數月前,美國藉口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對該國發起巡航導彈打擊。

  美軍動用“阿利・伯克”級驅逐艦,發射數十枚戰斧巡航導彈,同時也用B-1B戰略轟炸機,發射空射JASSM巡航導彈,再加上英法兩國也動用護衛艦和戰鬥轟炸機,發射了海基和空基的巡航導彈,戰鬥中總共發射巡航導彈100餘枚,對敘利亞境內多個目標實施攻擊。

劃過敘利亞夜空的戰斧導彈
劃過敘利亞夜空的戰斧導彈

  由於這次導彈襲擊美俄具有某種“心照不宣”的“默契”,被攻擊的敘利亞目標都是早已人去樓空,所以按照美、敘雙方的說法,襲擊中都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但導彈命中效果方面,美國與俄、敘的說法卻截然相反。儘管“今日美國”等美國媒體宣稱,敘利亞防空部隊並未擊落任何一枚美國導彈,但俄羅斯稍後展示了被擊落的美國導彈殘骸,並且宣稱攔截了全部導彈。

  最近,俄羅斯又高調宣稱已經對“撿”到的戰斧導彈進行了研究,並將借助研究成果研製電子戰新技術設備。

  據目前掌握的較為可靠的說法,敘利亞防空部隊在俄羅斯部分支持下,確實擊落了大量戰斧導彈。約有半數的導彈未能飛到預定目標,這其中包括被擊落,也包括因干擾和欺騙而失去引導墜落。

  而據報導,5月美海軍宣稱將下最後100枚戰斧導彈訂單,“戰斧”停產棄用甚至已經在討論中。

  向來以精準打擊、突防能力強著稱的“王牌”武器戰斧巡航導彈,面對實力薄弱的敘利亞防空(俄羅斯在敘部署的先進防空武器幾乎沒有發揮),為什麼遭遇“滑鐵盧”?

  文 | 席亞洲 t望智庫特約軍事觀察員

  編輯 | 黃俊峰 t望智庫

  本文為t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t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

  驚豔海灣戰爭,曾經“天下無敵”

  近三十年,戰斧巡航導彈一直是美軍現代化海外局部戰爭的“急先鋒”。敵人往往還沒有看到美軍的軍艦和戰機,“戰斧”就先一步降臨在他們頭上。

  1972年開始研製的戰斧巡航導彈,是一種遠程、全天候、亞音速巡航導彈,1983年裝備美軍。1991年“戰斧”在海灣戰爭的“首秀”可謂“驚豔”,美海軍發射的228枚“戰斧”,成功率高達85%,一戰成名。

美海軍“威斯康星”號戰列艦發射的戰斧導彈打響海灣戰爭第一槍
美海軍“威斯康星”號戰列艦發射的戰斧導彈打響海灣戰爭第一槍

  從那以後,“戰斧”就成了指哪打哪,無法攔截的新式武器的代名詞。

  該導彈先後對伊拉克、南聯盟、阿富汗、索馬里、利比亞等國的目標進行過打擊,使用量非常大,但被攔截和擊落的數量很少。即使是擁有較為完善防空系統的南聯盟,也只有零星的擊落紀錄。

  因此,美國媒體和導彈的製造廠商雷神公司(Raytheon Company)都曾誇下過海口:這種導彈即使在面對先進的防空系統也有極高的突防概率!

  然而,這次牛皮吹破了。甚至都沒用上先進的防空系統出手,“戰斧”就倒下了。

  2

  “爺爺級”導彈撐起敘利亞防空

  這次“戰斧”遭受史上最大挫折,考慮到敘利亞防空部隊的老舊裝備,這個結果更加令人震驚。

  相比於曆史上那些倒在“戰斧”威力之下的“前輩”,敘利亞的防空裝備確實不怎麼上得了檯面。

  目前,該國共有27個營的2K12“立方體”(SA-6)、14個營9K33“黃蜂”(SA-8壁虎)、9個營“山毛櫸-M2”(SA-11)防空導彈、12個營96K6“鎧甲S1E”(SA-22)彈炮合一防空系統。

  此外,還有總共60個營的更老舊的S-75“德維納河”(SA-2)和S-125“涅瓦河”(SA-3)導彈。發射器方面,S-75有320個發射架,S-125有148個發射架。

  此外,該國還有兩個團的S-200遠程防空導彈(SA-5)。

  註:每種導彈名稱括號前為蘇/俄編號和代號,括號內的SA(薩姆)為北約對蘇俄製導彈編號序列。

S-75(SA-2)防空導彈,1954年研製,1957年公佈
S-75(SA-2)防空導彈,1954年研製,1957年公佈

  從上述統計可以看出,敘利亞防空系統主力是上世紀60-70年代(甚至更早)的老式蘇聯防空導彈,雖然數量相當可觀,但是這些老舊導彈的抗干擾能力和攔截現代化高機動空中目標的能力都十分有限。

  雖然這其中夾雜著少數先進防空系統,如“鎧甲S1”、“山毛櫸”等,但一方面它們的數量較少,另一方面這些都是短程攔截系統,在戰場上主要是作為保護關鍵目標(如S-400等先進昂貴裝備)的“貼身護衛”,沒有提供遠程、大面積防空掩護的能力。

  而俄羅斯部署在敘利亞的S-400等先進防空系統,在此次作戰中,也基本沒有出手。

俄羅斯部署在敘利亞的S-400基本沒有參與對付“戰斧”
俄羅斯部署在敘利亞的S-400基本沒有參與對付“戰斧”

  因此,這次作戰中,敘利亞用來對付美國巡航導彈的主要“傢伙事”,就是這些上世紀60-70年代的老舊導彈。

  3

  “小米加步槍”如何讓“戰斧”折戟?

  理論上來說,在現代戰爭條件下,敘利亞這些老舊導彈的作戰效能都十分有限,尤其是對付像巡航導彈這樣的低空飛行目標,相當吃虧。

  但裝備“硬件”只是基礎,合理的組合、運用,可以讓裝備的效能事半功倍。

  這些老式導彈,使用指令指導,自身並沒有搜索來襲目標的引導頭,完全依靠地面雷達發現目標,然後被遙控來實施攔截。因此導彈的實際效能與匹配雷達的性能密切相關。如果給系統配備上優質的雷達,再對製導發射車進行一定的改良,導彈的作戰效能就將得到大幅度提升。

  這一點,早在中國上世紀改造“紅旗-2”的時候就已經體現得非常明顯。經過改進的紅旗-2J導彈,甚至具備攔截蘇聯圖-22M“逆火”轟炸機發射的超音速高空巡航導彈的能力。類似例子還有蘇聯和東歐國家對S-125“涅瓦河”系統的持續改進,其中較為先進的系統專門增強了針對戰斧導彈攔截的能力。

  1999年國慶閱兵出場的紅旗2改型,不斷的改造使這種上世紀60年代研製裝備的地空導彈與時俱進,服役至今

  而敘利亞軍隊的防空力量就屬於這種情況。

  他們目前的防空雷達網絡,實際上領先他們的老舊導彈幾代。雖然其雷達網中還有不少P-18這類老舊的蘇製雷達,但是有大量照片和報導證明,敘利亞軍隊早在內戰爆發前,就已經開始向亞洲某大國採購先進的防空雷達系統,尤其是多種型號的中低空雷達;通過先進雷達和散射通信系統的配合使用,可以構建起一套綿密覆蓋敘利亞境內關鍵地區附近的雷達搜索網。

  當然,在多年的內戰中,也出現過這些雷達系統被恐怖分子和叛軍破壞,乃至被俘獲的情況,但總體上來說,敘利亞的這套低空警戒網仍然是比較完整的。

  配備了這樣“心明眼亮”的“領航員”,那些老舊的導彈也“年輕”了起來,成為抗擊巡航導彈襲擊的“利器”。

  除了雷達系統,敘利亞的電子對抗水平也相當可觀。最近,俄羅斯給敘利亞提供了21世紀以來俄軍自己新開發的雷達和電子對抗系統,例如“動物園”雷達、“停車場”干擾系統、以及部分S-300導彈所配屬的搜索雷達等裝備,這些系統有效提高了敘利亞軍隊的防空作戰能力,尤其是能夠對依賴GPS衛星導航系統的導彈進行有效干擾。

  美國空軍多次表示,敘利亞上空的電子對抗情況非常複雜。俄羅斯將最新的電子對抗技術都運用到了敘利亞,強如美軍要對付起來也很頭痛。

俄製“動物園”雷達
俄製“動物園”雷達

  所以,別看敘利亞的防空導彈都是“爺爺輩”,但配上相當現代化而複雜的空情保障網絡和電子對抗系統,這些“老傢伙”也能成為致命的“戰斧殺手”,堪稱“低調”而又“實用”。

  4

  “戰斧”的“阿喀琉斯之踵”

  “戰斧”的受挫,更根本的原因在於,這類巡航導彈本身也存在著顯著弱點。

  首先,目前“戰斧”一類巡航導彈的彈道規劃還是很死板的,大量發射的導彈,都要經過共同的幾個路徑點,來飛向目標;尤其是從海上發射的導彈,往往需要在海岸附近尋找有顯著地形特徵的地方,通過導彈上的雷達地形匹配系統,校正飛行方向。

  這就意味著,敵人也不難瞭解戰斧導彈的“必經之路”,在這些特徵明顯的地點附近部署防空導彈,乃至高射炮,就可以對導彈形成有效的殺傷。

戰斧導彈的地形匹配系統保障了它的“精準”,也使它的行蹤易被敵人偵知
戰斧導彈的地形匹配系統保障了它的“精準”,也使它的行蹤易被敵人偵知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研究“新三打三防”(打隱形飛機、打巡航導彈、打武裝直升機;防精確打擊、防電子干擾、防偵察監視)的時候,就曾將比敘利亞這些防空導彈還要老舊的59式100毫米高炮拉出來對付巡航導彈。因為這種高炮具備雷達隨動和自動設定引信功能,又具有射程遠,威力大的特點,完全可以用來對飛行路線死板且必然要經過特定地點的目標進行“伏擊”。

  其次,巡航導彈的抗打擊能力弱,中彈必掉。和現代飛機、直升機相比,巡航導彈不僅體積重量小,而且沒有在受損情況下重新構建控製系統的能力,所以一旦受損,基本無法“生還”。因此,一些威力較小,難以擊落戰機的防空武器,也能對巡航導彈造成致命打擊。

  例如,蘇聯/俄羅斯設想中攔截巡航導彈的重要武器組合,就是米格-31戰鬥機攜帶R-60M空空導彈。這種導彈體形和威力都較小,中東戰爭中多次出現以色列飛機身上插著R-60導彈返回基地的事情。但R-60M用來攔截巡航導彈,倒是正合適。

  因此,從80年代開始,米格-31就在機翼下加裝雙聯掛架,每架飛機可攜帶4枚R-60M空空導彈,還裝有一門6管23毫米機關炮。米格-31的的航速超高,但機動性非常糟糕,基本沒有空中格鬥能力,攜帶R-60M導彈其實就一個用途――攔截巡航導彈。

掛載R-60M空空導彈的米格-31戰機,雙聯掛架上“體型袖珍”的就是R-60M
掛載R-60M空空導彈的米格-31戰機,雙聯掛架上“體型袖珍”的就是R-60M

  蘇/俄的設想中,一旦美國B-52轟炸機或者核潛艇從不同方向向蘇聯發射戰斧等亞音速巡航導彈,米格-31就通過自身的大型無源相控陣雷達,在很大範圍內發現和鎖定目標,憑藉其飛行速度快、載彈量大的特點,使用導彈(飛機腹部4枚R-33導彈,機翼下2枚,加上雙聯掛架的4枚R-60,共10枚空空導彈)和機炮來射擊巡航導彈。

  由於巡航導彈抗打擊能力差、機動性又極低,因此老式的R-40T、R-60M導彈,一樣具有很高的殺傷概率,甚至機關炮也能有效殺傷巡航導彈。這樣,在“戰斧”穿越廣袤西伯利亞空域的“漫漫長路”上,足夠組織多次米格-31的攔截作戰,因此只需要少量米格-31,就可以確保美軍的巡航導彈無法突破並威脅到蘇聯的關鍵目標。

導彈掛架滿載的米格-31
導彈掛架滿載的米格-31

  而在敘利亞,則可能是由一些使用肩扛式防空導彈的作戰小組,配合信息終端,從雷達網絡獲得空情信息,進行攔截。如中國的FN-6、俄羅斯的9K38“針”式等導彈,對低空飛行的巡航導彈都有較好的攔截效果;如果使用專門提高攔截巡航導彈能力的中國前衛2導彈,效果更佳。

  5

  “謝曹丞相的箭!”“戰斧”教訓“提醒”我軍

  “戰斧”頻頻折戟敘利亞,暴露出傳統巡航導彈固有的缺陷。縱觀以往,美軍在實戰中的每一次成功或失敗,都是我軍學習提高的機會。這次也不例外,“戰斧”的教訓,實足為解放軍鏡鑒。

  目前,我國的巡航導彈打擊體系,主要使用的是陸基“東風-10”(原“長劍-10”)和空射的AKD-20,這兩種導彈從突防方式和引導方式來看,和美國“戰斧”基本相同,而未來海軍即將裝備的鷹擊-18對陸型巡航導彈,與海基“戰斧”也基本相似。

國產AKD-20亞音速巡航導彈
國產AKD-20亞音速巡航導彈

  同為高亞音速飛行,衛星導航+慣性+地形匹配復合製導、低空突防的導彈,它們在面對現代化防空攔截系統時候的表現也會比較接近。因此,“戰斧”在敘利亞戰場上遭遇的尷尬,在我軍當前主力巡航導彈的身上也同樣是隱憂。可以說,“戰斧”是用“生命”的代價,客觀上給解放軍“提了個醒”。

  上世紀80年代,在低空防空系統尚未實現高度數字化、信息化,防空指揮控製系統,尤其是低空防空警戒系統尚未實現自動化聯網的時代,“戰斧”們的突防效率是很高的。

  但時至今日,即使是我國巡航導彈的主要假想打擊目標,例如台軍,也已經在美國的援助下,逐步建立了完成上述領域革新的低空防空指揮控製系統。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實力懸殊,但對方攔截我軍亞音速巡航導彈的效果,也可能會有較好的表現。

  當然,這次美軍在敘利亞的作戰,並未對敘利亞防空系統進行提前壓製。

  近期以色列公佈了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朗目標”進行空襲的情況,甚至展示了“瞪眼”電視製導炸彈摧毀“鎧甲S1”防空系統的畫面。可見敘利亞防空系統在缺乏S-300\S-400這樣的骨幹,更缺乏足夠現代化戰鬥機前提下,面對敵方的現代化空中戰役,依然缺乏抗擊能力。

  台軍情況與此類似,戰時解放軍當然可以通過空中戰役,為巡航導彈打開攻擊通路,提高突防率。但是這仍然會導致作戰組織方法更加複雜,佔用一部分寶貴打擊能力等等問題,巡航導彈自身突防能力的有效提升才是正道。

以色列導彈擊毀“鎧甲S1”前的畫面
以色列導彈擊毀“鎧甲S1”前的畫面

  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這次打擊敘利亞行動中首次使用了新型JASSM導彈,但它們的命運與“戰斧”大不相同,據稱這種導彈完全沒有被攔截。

  因此,我軍也是時候開始考慮開發新一代的巡航導彈了。

美國“替換戰斧”的聲音其實是早已有之
美國“替換戰斧”的聲音其實是早已有之

  6

  巡航導彈未來方向一:隱身

  被稱“完全沒有被攔截”的美軍JASSM導彈,奧妙何在?

  答案是隱身能力。

  1995年開始研製的JASSM,通過隱身外形設計和結構佈局,以及彈體和翼面均採用吸波的復合材料和塗料,具有較好的雷達、紅外和聲學隱身性能。

具備隱身性能的JASSM導彈
具備隱身性能的JASSM導彈

  從目前所知的戰果來看,這種具備隱身效果的巡航導彈在實戰中表現還是非常出色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參戰的同樣具備隱身性能的歐洲新型巡航導彈――“風暴陰影”,卻有多枚遭到敘利亞攔截。如此看來,“隱身”導彈的作戰效能也不能一概而論,現有防空系統對隱身導彈的效果到底如何,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需要驗證的問題。

  “隱身”導彈,實際應分為“簡易隱身”和“專門隱身”兩級。前者如“風暴陰影”等,只具備初步隱身能力,但成本和價格較低;而後者如JASSM等,價格要高不少,但相應的,隱身效果也會提高一截。

  歐洲的新銳“風暴陰影”號稱“更聰明的巡航導彈”,但在敘利亞實戰中卻暴露出隱身能力不足的弱點

  “簡易隱身”導彈,從技術上來說並不複雜, 例如俄羅斯的Kh-59MK2導彈,基本就是把Kh-59導彈的發動機、電子系統、戰鬥部、引導頭,裝在一個進行了隱身修型的新彈體里。從其外形來看,Kh-59MK2導彈的頭部具有降低正面雷達反射截面積的設計。據稱我國已經隨新型戰機引進了部分這種導彈。

媒體報導視頻中俄羅斯蘇-57戰鬥機發射Kh-59MK2
媒體報導視頻中俄羅斯蘇-57戰鬥機發射Kh-59MK2
Kh-59MK2導彈的“隱身修型”
Kh-59MK2導彈的“隱身修型”

  參考這種導彈的研製方式,我國應該可以很快研製出隱身修型的AKD-20導彈,或者其他此類的導彈,從而提高突防概率。

  而此前哈爾濱建成集團已經展示過GB-6A自航式撒布器,和“風暴陰影”這類巡航導彈從概念上已經相當相似,但其結構依然過於簡單,並不具備類似JASSM的隱身能力,目前為止我國尚未擁有JASSM這類導彈。

2016珠海航展上亮相的GB-6A
2016珠海航展上亮相的GB-6A

  從這次敘利亞反導實戰中擊落“風暴陰影”卻可能沒有攔截到JASSM導彈的情況來看,“簡易隱身”和“專門隱身”兩種導彈對於提高突防概率的貢獻並不相同,現役防空系統對付“簡易隱身”導彈更加有效,而對“專門隱身”導彈效果較差。高度隱身的巡航導彈可能才是“王道”,應該成為未來新的研製焦點。

  我軍在這一方面,已經在行動。

  最近,有法國媒體報導稱,根據中國公開消息分析,研製AKD-20導彈和“鷹擊-18”的航天科工集團某研究院,正在進行一種隱身巡航導彈的研製。而這種導彈從設計之初就全面考慮隱身性能,顯然是與JASSM相似的、專門研製的隱身導彈。

  5月,法國“東方鍾擺”網站刊文分析中國正在研製隱身新型巡航導彈,圖為該文引用中國工程師論文中基於超材料技術的隱身新概念設計

  對於中國來說,或許會對Kh-59MK2和新型隱身巡航導彈進行更多的對比測試,以確定未來解放軍亞音速遠程隱身巡航導彈的發展方向。

  7

  巡航導彈未來方向二:高速

  不過,“隱身”很難根本解決巡航導彈的突防能力問題。

  囿於成本和其他因素的限製,導彈的“隱身”想要達到極致幾無可能,即使是JASSM這種“專門隱身”的導彈,在近距離上一樣會被雷達發現,從而遭到中短程防空導彈和機關炮的攔截。而由於這些導彈仍以亞音速飛行,在被發現後還是容易被擊落。隱身導彈想要實現良好的突防效果,依然要依靠大量導彈的飽和攻擊。從本質上來說,隱身導彈只是縮小了敵方攔截的時間窗口。

  從這個角度講,讓導彈飛得更快,可能是更直接的技術解決方案。

  超音速巡航導彈其實並不是個新鮮玩意,它的曆史其實和亞音速巡航導彈差不多長,但其發展一直存在較大的限製,長期以來只有蘇聯研製超音速飛航式反艦導彈,用於打擊水面艦艇。而進入21世紀後,由於海上防空系統的日益更新、“道高一丈”,很多國家開始研製自己的超音速反艦導彈,如日本的XASM-3導彈。

日本F-2戰鬥機掛載的XASM-3超音速反艦導彈
日本F-2戰鬥機掛載的XASM-3超音速反艦導彈

  而我國在吸取本國和蘇聯超音速反艦導彈技術基礎上,研製了新一代的超音速反艦導彈和對地巡航導彈。“鷹擊-12”是其中的代表性裝備,該導彈在尺寸和重量上相比蘇聯3M80“馬斯基特”(即大名鼎鼎的SS-N-22“日炙”導彈,彈重高達4噸)大幅度縮小的同時,具備了更大的射程,在對陸上固定目標實施攻擊時,最大射程可達600公里。

  俄製“現代”級導彈驅逐艦標配的“日炙”超音速反艦導彈,巡航速度大於2.3馬赫

  但這種超音速導彈,雖然突防率高了,但受限也十分嚴重。比如鷹擊-12,首先其價格要大幅度高於同類的AKD-20導彈,其次戰鬥部重量也只有亞音速導彈的一半,射程更是大幅度縮水三分之二。由於超音速導彈主要考慮反艦作戰,一般採用半穿甲戰鬥部,對大型單體目標有較強的殺傷效果,但如果用來攻擊散佈在大範圍內的敵方軟目標,如停機坪上的飛機群,效果反而不理想。

  因此,需要一種“專業”對地攻擊的新型超音速導彈,而且還需要考慮能夠裝載到殲-20的彈艙內,才能適應解放軍空軍未來作戰的需要。

要適應殲-20這樣隱身戰機的內置彈倉,務必要實現巡航導彈的小型化
要適應殲-20這樣隱身戰機的內置彈倉,務必要實現巡航導彈的小型化

  這種超音速、小型化特點的導彈,可能就是未來解放軍空射巡航導彈的代表性裝備。而前面提到的,新研製的具有隱身特性的亞音速(或亞超結合)巡航導彈,則將成為未來遠程轟炸機和艦艇、潛艇攜帶的代表性導彈。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新銳的“高速巡航導彈”裝備,這就是目前非常熱門的高超聲速導彈。

  高超聲速導彈分兩種:

  一種是“助推滑翔”式,採用火箭發動機將導彈加速到極高的速度,然後在大氣層上層利用導彈本身升阻比較高的特性,實現遠距離滑翔,在滑翔期間,導彈的機動實際上是要依靠彈體與大氣的相互作用,比如空氣舵,實際上導彈本身並沒有動力。

  “助推滑翔”式超高聲速導彈(飛行器)的飛行軌跡如紅色線,也被稱為“錢學森彈道”

  另一種,則被稱為“吸氣式高超聲速飛行器”,實際上就是使用噴氣式發動機的超燃衝壓飛行器,目前這方面只有一種可行的原理,就是超燃衝壓發動機。現在中國、美國都已經實現了超燃衝壓發動機的實彈試驗,未來基於這種發動機開發一種遠程高超聲速巡航導彈完全可能。

  這種導彈將讓現有的防空系統幾乎完全失效,並且光憑藉自身的動能就足以具備極強的殺傷力,可以說是未來之星。不過,即使是中美,也是在2010年以後才先後完成首次實際超燃衝壓飛行測試,目前來看,要在短期內完成超燃衝壓巡航導彈的實彈困難較大,可能將在未來10年內出現。

超燃衝壓發動機結構原理簡圖
超燃衝壓發動機結構原理簡圖

  那麼在最近的10年內,真正能夠實現高超聲速飛行的,依然是火箭助推-滑翔式高超武器。目前我國在這方面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已經有東風-26、東風-17、東風-XXB、以及鷹擊-XX型導彈投入服役或進行試射。這對於我軍進一步加強導彈突防能力,提高威懾能力具有重要意義。

  導彈的攻防,在新世紀已經成為一個新的螺旋上升的鬥爭前沿,敘利亞此次實戰,可以說改變了90年代以來巡航導彈難以攔截的“定論”。

  “戰斧”的“陰溝翻船”,不經意間讓解放軍對於未來防空系統和巡航導彈的繼續發展有了更深刻、明晰的道路。

  (本文圖片均來自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