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作家:用1.13億元去駁斥一篇論文 錢花得不冤
2018年06月21日02:08

  原標題:用1.13億元去駁斥一篇論文,錢花得不冤

  用1.13億元去駁斥一篇論文,這筆錢花得並不冤枉,因為它是科學證明自身糾錯能力的極好方式,也有利於我們理解科學體系的偉大價值。

  文|孫正凡

  據報導,6年前,法國卡昂大學教授塞拉利尼發表了一項研究,稱用抗除草劑的NK603轉基因玉米喂養的大鼠,致癌率大幅度上升。此後,歐洲的三項研究共計耗費1500萬歐元,約合1.13億元人民幣,於近日給出了結果,駁斥了塞拉利尼的結論。

  當然,其實塞拉利尼的文章早就被撤稿了――因為同行們認為,這項研究從原理上來說就無法自圓其說。那麼對這些早已被公認為“不科學的”研究結果,是否有必要花費巨大的資金和時間來進行重複檢驗呢?很多人認為,用這筆錢完全可以做更多的有益於推動技術發展的事情。

  就我而言,無論從扭轉公眾對於轉基因技術的偏見,還是從科學技術體系自身的發展來看,這樣的重複性實驗都是很有必要的,這筆錢花得並不冤枉,因為它是科學證明自身糾錯能力的極好方式,也有利於我們理解科學體系的偉大價值。

  跟很多人認識不一樣的是,科學體系不是一個“標榜正確”的體系。發表了科學論文,並不意味著某項結果就是正確的――發表論文的意義,在於邀請更多的同行進行評論、糾錯。

  比如,2016年,河北科技大學韓春雨副教授在《自然-生物技術》雜誌上發表了一篇令人振奮的文章,提出了一種新的基因編輯技術。接下來,好幾個研究組在試圖重複這篇論文里的結果,相繼宣告失敗。

  在眾人的質疑聲中,這項曾經被認為是“諾貝爾獎級”的論文由作者主動撤稿。科學同行的監督,可以消除這類錯誤,哪怕是作者極其自信的成果。

  科學研究的使命是對未知世界進行探索,在這個探索過程中,創新是結果,揭露並清除錯誤卻是前提。2011年,意大利格蘭薩索國家實驗室的一個小組宣佈觀測到中微子速度超光速,如果這個結果是真實的話,足以令全世界物理學界震驚,因為那就意味著20世紀以來當代物理學的基礎,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或許將不再成立了。但調查結果卻讓人啼笑皆非,出現“超光速”的原因是實驗線路給接錯了,造成計時誤差。

  科學家也是普通人,也可能會犯下各種各樣的錯誤,這些錯誤可能來自方方面面。正是因為科學界有著完善的公開批評、同行監督檢驗機製,所以,在現代科學誕生幾百年來,我們對於包括我們自身在內的物質世界的認識不斷深入。

  我們如今之所以提倡科學創新,正是在最近幾百年科學體系展示了改天換地的偉大力量,我們每個人都受益於各個學科領域的不斷創新。不過,我們更應該認識到,科學家們不是不會犯錯誤,而是有辦法系統性地糾正錯誤。

  我們認識世界的時候,錯誤可能來自傳統文化,來自科學前輩,或者來自研究者自身。正如偉大哲學家馬克思的座右銘是“質疑一切”,產生於歐洲哲學背景下的現代科學,從方法論上就要求對任何結果進行反複檢驗,揪出來可能存在的任何錯誤。

  正是因為這種自我審視,個別科學家可能會犯錯誤,連愛因斯坦都會犯錯誤,但科學共同體經過檢驗之後得出的共同結論,可信程度是非常高的。

  相信集體智慧,避免個體錯誤,質疑一切,不斷地逼近事實真相,這是我們應該珍視的科學價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花費1.13億元去駁斥一篇論文,其實也是物有所值。

  □孫正凡(科普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