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款讓“情侶去死”的《侏羅紀公園》遊戲
2018年06月20日11:26

  《侏羅紀公園》推出過許許多多電影改編遊戲,且不算續作,光是改編自初代電影的遊戲就足足登錄了FC、GAMEBOY、MD、Game Gear、Sega CD、街機等眾多平台。作為一部經典的科幻電影,《侏羅紀公園》自然有資格推出這麼多遊戲,不過這些遊戲也逃不過電影改編同類作品的怪圈,電影改編遊戲的質量普遍不佳,少有經典之作。

  從第一部電影到即將上映最新作,《侏羅紀公園》在20多年間推出過的遊戲可謂數不勝數,但是其中真的有叫得上名號,或者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嗎?仔細想了想還真有。跟隨初代電影過來的成年玩家們可能並沒有接觸過家用機和PC平台上的改編遊戲,但唯獨街機版《侏羅紀公園》,是真正被引入中國大陸,而且依然被不少玩家記得的侏儸紀改編遊戲。

  街機版《侏羅紀公園》是世嘉開發的搖杆射擊機台,非常出名但是口碑並不好。這部作品沒有分數挑戰機製、1P難度遠大於2P、敵人頻率高到不可能做到一幣通關,在街機玩家群體中相當不受歡迎。但是街機版《侏羅紀公園》同時又擁有非常特殊的曆史地位和影響力,足以讓玩過它的人們在二十年後依舊記憶猶新。

  從劇本上講,《侏羅紀公園》街機其實第一部的續作。它的故事起因是電影結束後,科學家重返位於哥斯達黎加的公園島嶼,麻醉並捕獲島中的恐龍,最終恢復公園的安全系統。這不免和原作小說、電影製造了一定衝突,更是和電影續作《失落的世界》天壤之別。不過因為遊戲開發自1992年,所以還是有一些原著因素進入了遊戲。

  在原著小說中,侏儸紀公園內還有一隻幼年的霸王龍,加上電影主角,島內一共有兩隻霸王龍。街機版《侏羅紀公園》中,玩家一行人開車進入公園便會進入一場霸王龍追逐戰,暫時逃脫後霸王龍會繼續在最終BOSS戰登場。不過BOSS戰霸王龍數量變成了兩隻,其中一隻便可能原著設定中長大的幼年霸王龍。

  正因為街機版《侏羅紀公園》是第一部講述電影和小說結束之後的作品,所以一度被玩家關注。但是推出後的這款遊戲在街機遊戲玩家看來簡直離經叛道,無法容忍。街機版遊戲的難度極高,障礙物和恐龍出現、攻擊頻率太過頻繁,所以根本無法達成“一幣通關”這種街機玩家的挑戰目標。遊戲也沒有分數挑戰機製,打榜打排名的目標根本無法在這款遊戲裡實現。所以不到20分鍾的線性流程,高玩和普通路人之間的差別只有投幣數量,僅此而已。

  但與之相反的是,街機版《侏羅紀公園》受到了情侶和路人的熱烈歡迎。恐龍雖然攻擊頻率高,但是傷害很低,血槽要被打上幾十次才會進入危險血線。一波又一波的恐龍讓遊戲體驗變得十分刺激,慢慢降低的血槽使玩家緊迫感不斷增加,附加電影帶來的印象讓遊戲整個過程變得緊張刺激,浸入感十足。

  街機版《侏羅紀公園》是世嘉AM3研究所開發的換皮作品,原型是1991年的搖杆射擊街機遊戲《Rail Chase》。《侏羅紀公園》和《Rail Chase》十分類似,兩款遊戲在當年的街機遊戲玩家中口碑都不怎麼樣,AM3組內測試後的評價也同樣是“無聊的遊戲”。但市場反饋與公司內口碑完全相反,街機廳紛紛表示《侏羅紀公園》和《Rail Chase》的集客能力非常棒,這也讓世嘉為為它們分別製作了正統續作。為什麼評價低卻能不斷推陳出新?其實在遊戲研發時,世嘉已經瞄準了遊戲的受眾,並非傳統街機玩家,而是年輕情侶和小團體。

  以往的街機廳對不擅長遊戲的女性非常不友好,男女對打並不好玩,合作共鬥死得快最後只能看男朋友玩,所以去遊戲機廳約會真的是一種非常蠢的行為。正因如此,世嘉為《侏羅紀公園》做了一系列減法。

  對遊戲新手來說,長時間玩高頻率遊戲是非常累的,所以《侏羅紀公園》的遊戲時間並不長,而且為幾個特定關卡設計了必死環節。把遊戲的樂趣濃縮在短時間里,既不會讓新手感到疲累,又能獲得足夠的刺激。

  另外,遊戲的2P難度實際比1P容易了很多,因為大部分情況下男的喜歡挑戰遊戲,女性更多是享受和男朋友一起玩的樂趣。2P太難會顯得女朋友拖後腿,簡單反而能讓1P察覺身邊的人做出了很多貢獻。更重要的是,必死環節的設計可以讓1P和2P在同一環境下GAMEOVER,女朋友再菜也不會出現死了等男友玩完才能走的情況。《侏羅紀公園》的設計思路和其他遊戲完全相反,它以玩家目的和情景為起點進行分析,反過來構建遊戲的關卡架構,所以才出現如此奇葩的設計。

  真正的情侶果然要一起去死呢,來人,放霸王龍。

  遊戲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侏羅紀公園》的遊戲目的其實是“和女朋友一起做些什麼”,在刺激一下後,再讓女朋友選擇是否繼續投幣刺激。有了女朋友點頭,1P們怎麼可能不捨得砸錢堅持更久呢?機台座椅還會根據遊戲做出各種激烈動作,肌膚相親再也不是難事,簡直是拉近情侶距離,製造良好氛圍必備通電設備。

  當時,遊戲機廳正打算改變昏暗嘈雜的形象,轉化成“誰都可以來的明亮場所”。街機廳最火熱的是動作和格鬥對戰類遊戲(即將在7月播放的新番《高分少女》非常完整地描述了當時的街機文化和環境),如果情侶一方沒有興趣和技術的話,約會效果就會大減價扣。《侏羅紀公園》街機瞄準的,恰恰是這群不會玩遊戲的客人。當約會過程大於遊戲結果,即便玩家感覺遊戲並不很好玩,也不會有什麼埋怨。

  當時街機廳的忠實玩家,把這類遊戲總結為“去死去死吃錢遊戲”,不過講道理的話更應該叫“氣氛培養遊戲”或“情侶遊戲”。擁有話語權的專業玩家們寧願把它踢出系列正史,也不願意承認它在商業上的成功,但是《侏羅紀公園》街機版製造的廣泛影響力不容否認。

  20多年前,我驅車懟上了三角龍的屁股。20多年後,被那一大群三角龍追殺的場景依舊深深印在我的大腦當中,無法抹去,這便是街機版《侏羅紀公園》的魅力。

專欄徵稿――點擊參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