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世界盃上的標誌動作還記得嗎?
2018年06月20日12:04

  世界盃小組賽已經開啟了第二輪的較量,小組賽第一輪不僅冷門頻頻,也湧現了一批精彩入球。其中基斯坦奴-朗拿度在和西班牙交手的比賽中完成的帽子戲法可謂是一場經典的個人英雄主義式表現,而且他也在比賽即將結束前,完成了自己標誌性的自由球破門,幫助葡萄牙以3-3的比數扳平西班牙拿下1分。

  C.朗拿度主射的電梯球已經成為了他的標誌性動作之一,而作為自由球好手的C.朗拿度在主射自由球前總是會有一套規範的準備動作;他總是會全神貫注地投入到準備射門的氛圍中,用兩腳岔開的站姿選準起步位置,而且不斷地觀察對方的防守佈置,然後深呼吸,進行射門。而這一連串動作也為「電梯球」這種射門方式貼上了C.朗拿度的個人標籤。  

  當然,世界盃是球星的舞台,每一位個性鮮明的球星似乎都會在世界盃賽場上留下屬於自己專屬的印記。而前墨西哥球星白蘭斯在1998年法國世界盃賽場上完成的即興表演,則是想像力和創造力的典範;在對陣南韓的比賽中,白蘭斯屢次在邊路上演「蛙跳過人」的好戲,在南韓隊防守球員的包夾下,他雙腳夾住皮球從防守球員的縫隙中跳過,完成突破過人。

  儘管這樣的招式不屬於典型的比賽套路,而且對於技術要求也不算高,但白蘭斯在動態的節奏中完成這樣極具想像力的招式,可以說是球員創造力的體現。

  提到創造力,那麼作為球王的馬勒當拿在1986年世紀杯攻入的「上帝之手」則是一次急中生智的應用。當然,這個入球毫無疑問是個誤判,但這個極具戲劇性的入球也成為了偉大的馬勒當拿在球場上的另一種標識,也是他「一半天使,一半惡魔」的表達。

  當然,「上帝之手」不是馬勒當拿被譽為球王的原因,他在賽場上的個人能力才是幫助他贏下如此美譽的根本。

  在他攻入「上帝之手」入球的同場比賽,他在比賽中連續盤帶過人,單挑整條防線的入球讓人歎為觀止,他也用表現證明了——馬勒當拿就是 「一打十一」 的最佳代名詞。

  優秀的球員總是在比賽中書寫個人色彩濃烈的篇章,尤其是像馬勒當拿、施丹這樣在球壇享譽盛名的頂尖球星。作為另一種意義上的球王,施丹同樣也用獨屬於自己的方式影響著比賽,雖然作為中場組織核心的施丹個人色彩不如其他球星那麼突出,但精細的技術則是施丹個人風格的濃縮。

  而對於個人技術要求嚴苛的笠射12碼,則是世界盃的各種技術動作中,用來描述施丹的最好方式。

  美妙的笠射入球,則是大師級中場個人風采的最好展現,不僅僅是施丹,還有派路也是其中的代言人之一。

  雖然不是世界盃賽場,但2012年歐國盃意大利對陣英格蘭的比賽,面對祖赫特的挑釁,派路輕盈地完成一記笠射12碼,盡顯大師風采。

  但世界盃賽場對於施丹來說不僅僅只有勝利和成功,失利和遺憾也是施丹在世界盃賽場上留下的印記。2006年的世界盃決賽,受到馬特拉斯挑釁的施丹一頭撞向意大利後衛的胸前,而這個動作也讓施丹吃到了球證出示的紅牌。在被罰離場後,施丹落寞的背影也成為意大利捧杯的註腳。

  把時間拉回到本屆世界盃,昨晚同樣因為紅牌而少踢一人的哥倫比亞以1-2的比數輸給了日本隊,而哥倫比亞的球隊核心占士洛迪古斯也因傷沒有正選,直到下半場才通過後備出場,但哈梅斯在出場後也沒有扭轉球隊少踢一人的窘態。

  這位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崛起的新星,也同樣在世界盃賽場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通過標誌性的遠射,哈梅斯征服了一眾球迷,也拿到了巴西世界盃的金靴獎。同樣,在世界盃結束後,他也獲得了皇家馬德里的青睞。

  世界盃是一場屬於足球的盛宴,同樣也是那些擁有頂級天賦的運動員們表現的舞台。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