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
2018年06月20日05:21

原標題:點評

去世老人:遭嫌

依照家人描述,顧老太生前“和和氣氣,沒得罪任何人”。她被鄰居嫌棄的唯一原因,可能就是死在了17層的高樓上,運送棺材需要電梯。

在江蘇省無錫市惠山區惠韻家園,顧老太太出殯前一天,她的某一位鄰居偷偷貼了告示,大紅色的,上書“人員過世……決不允許乘坐電梯”,落款則是“該樓住戶”。但小區從未講明棺材不能用電梯運送。記者採訪同一棟樓的住戶,有人確實覺得晦氣和害怕,也有很多人覺得“將心比心,誰家都有老人”。大家意見並不統一,以集體名義的告示從何而來成了懸案。

因為顧老太的家人不想逝者橫遭非議,並未執意使用電梯,寫告示者躲在暗處,用虛構、誇大的集體意見綁架他人的做法最終見效了。

各有立場的雙方本不必這樣。坦誠交談、達成共識或許能得出一個雙方都滿意的結局。但對一些人來說,站在明處好好講理似乎是一件有額外風險的事情。他們缺乏勇氣,總想用萬無一失的途徑為自己謀求利益――你無從知道他們所想,也只能無可奈何。

腦癱女孩:自立

28歲的腦癱女孩珍珍說,她要“像螞蟻一樣工作,像蝴蝶一樣生活”。

珍珍不會說話,從小坐在輪椅上,靠母親幫忙才能越過障礙。可也就是這位丹東女孩,堅持要在鴨綠江邊靠擺攤賣貨賺錢謀生,用手指和顧客比劃價格,豎起大拇指表示“好”“成交”。

她經常收到額外的錢,往往是顧客“施捨”給她的。這令這位敏感的女孩感到略微不適,因為她從未覺得自己“可憐”。女孩在雜貨攤前掛了一個布袋,將所有額外的錢都塞進去,作為義工活動的經費。

“我就行動不如別人而已,其他(的)我都是正常人。”毫無疑問,珍珍是真的相信這句話。她的自立來之不易,也說明了一個道理:人的自立和身體無關,和意誌有關。

外賣騎手:委屈

一位乙肝病毒攜帶者試圖改變生活的努力,還未開始就結束了。

他曾想應聘美團外賣兼職騎手增加收入,但發現註冊協議中明確規定:“病毒性肝炎”患者不具備註冊成為騎手的資格。

新聞曝出後,很多乙肝病毒攜帶者覺得委屈,專家和媒體也再一次試著科普:病毒性肝炎中僅有甲肝和戊肝通過消化道傳播,乙肝和丙肝則沒有風險――就連辦理餐飲健康證都早已不需要檢查乙肝。

和過去那些涉及歧視的事件不同,輿論並未能一如既往地支持弱勢群體:在媒體平台上開展的投票中,認為乙肝病毒攜帶者不應該配送外賣的人占了多數,大多數言論無非是那些司空見慣的擔心:“萬一傳染怎麼辦”“就算不傳染也覺得噁心”。

乙肝病毒攜帶者們如今可能會感到加倍“委屈”:網上的人們好似對他們格外缺乏理解和善待。另一個可能是,評論區里的“理解和寬容”從未像展示的那樣氾濫――一旦事情關己,它們就會像潮水般迅速退去。這也可能正是那紙荒唐的註冊協議存在的理由。

逼客導遊:獲刑

在眾多非法低價團導遊中,雲南景洪市導遊李雲可能是格外不走運的一個:去年12月,她強迫遊客購物的行為被曝光後,旅行社對其開除、罰款、扣除導遊服務費。今年6月,她更以強迫交易罪被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

回顧以往資料,李雲並不冤枉:她當時不僅辱罵、威脅遊客,還不給未消費的遊客發放房卡,甚至將他們驅趕出大巴車。依照《刑法》的有關規定,她所侵害的人數和金額也達到了定罪標準。

此前,很少有導遊因強迫購物入刑。這次導遊獲刑被看作對低價遊中強買強賣的警示。有關部門加強懲治無疑令人欣慰,可惜的是,此案宣判後5天,央視又曝出雲南一系列低價遊宰客事件。

有關部門的反應倒是依舊迅速:6家購物企業、1家旅行社、3名導遊遭受處罰。但在監管重壓下依舊屢見不鮮的宰客風波面前,有關部門或許也該再多動動腦筋。畢竟找出問題的根源究竟出在何處,還是比簡單地“下決心嚴懲”意義更大。

程盟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06月20日 10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