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家人遭電信詐騙近4萬:曾想學徐玉玉自殺
2018年06月18日18:38

  文章來源:紅星新聞

  “我家今天被騙了將近4萬,這是唯一給我上大學的錢了,還有向親戚借了一萬多……追不回來我也不想活了。”

  女大學生小舒發微博求助稱,父親遭遇了短信詐騙,騙子冒充自己說要報哈佛教授的課程,急需38500元學費,結果家人把錢彙過去之後才發現被騙。據當地媒體報導,此案目前正在調查中。

立案告知單
立案告知單
 

  “當時越想越悲觀,自己是不是要像徐玉玉一樣(做),才能獲得關注,才能把錢追回來。”6月15日上午,小舒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事發當天在回家的高鐵上她“鑽了牛角尖”差點想不開,但現在好多了。

  令小舒驚訝的是,微博引發關注後,有不少網友向她發私信稱,他們家人也曾遭遇套路高度相似的短信詐騙,“有的甚至被騙了7萬多,至今還沒追回來”。

  冒充女大學生索要培訓班學費 家人被騙3.85萬

  小舒是山東某高校的大二學生。

  6月12日中午1點左右,正在複習準備考試的她翻看了一下手機,發現有母親的4個未接來電。她急忙給母親回撥過去,“母親問我,有沒有收到3.8萬塊錢?要那麼多錢打算怎麼花?”

  小舒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憶,“當時有點懵,我說我沒收到錢,是不是電話打錯了?”

  隨後父親又給小舒打來電話,小舒這才發現,父母遭遇了電信詐騙――

  12日早上8點半,父親接到一陌生號碼的短信,對方冒充小舒的身份說“自己手機壞了,現在上課時間借同學手機發的信息”。

小舒父親與“女兒”的短信通話。其實從內容看,確有很多可疑之處。
小舒父親與“女兒”的短信通話。其實從內容看,確有很多可疑之處。

  “可能父親看到我的名字,立即就相信了。”隨後,父親與“女兒”聊了起來。對方又稱,學校邀請到哈佛大學的資深外教導師來辦培訓班,全校只有86個名額,自己爭取到一個,但需要38500元學費。

  小舒發給紅星新聞記者的短信截圖顯示,小舒父親讓“女兒”給母親打電話,但對方稱“上課時間,(打)電話老師看到會罰”,還發來一個“王主任”的電話和“學校統一繳費賬號”,並強調“報名十點半截止”、“學校開有發票收據”。

  “當時父親就像入了一個怪圈,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被騙,反而怕我被騙。”小舒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父親以為“王主任”是學校的老師,便打過去詢問情況,“王主任稱培訓結束後會頒發證書,而且是教育部認可的,父親便深信不疑”。

  小舒父親隨即給小舒母親打電話讓其打錢,“母親開始還有些懷疑,但父親說已向我和學校打電話確認過了”,小舒說,“其實我一個電話都沒接到。”

  紅星新聞記者從小舒發來的銀行轉賬憑證上看到,12日上午10點21分,小舒家人通過中國工商銀行自助終端向名為“符錦華”的賬號先後彙去14600元;10點49分,又通過上海銀行南京分行向該賬戶彙去23900元。

小舒家人向“符錦華”賬戶共轉賬3.85萬元
小舒家人向“符錦華”賬戶共轉賬3.85萬元

  “母親和小姨在銀行轉款時,工作人員還提示她們有風險,可能是(她們)怕耽誤我的學習機會,最終還是把錢彙過去了。”小舒說。

  直至中午1點左右,小舒向母親打電話,小舒家人才發現被騙。隨即家人向當地公安報了案。

  “當時有想過像徐玉玉一樣去死”目前警方已立案

  “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家人會被這種低級的騙局騙到。”小舒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父母在家經常會看一些法治節目,如《法治在線》《天網》等。“母親甚至還親身經曆過一起騙局,不過當時都識破了。”小舒說,“這次被騙對母親打擊很大,(她)還產生過一些極端想法。”

  12日下午3時許,提前交卷的小舒馬上買了回南京的高鐵。在車上,她越想這事越覺得悲觀。“家裡條件並不好,前兩年父親工作受了傷,現在只能做些零工,母親做保潔,兩人每月收入才4000多元。”小舒說,“可能別人不理解,4萬元對我有多重要,其中還有借來的錢,還要還給親戚。”

  動車上,小舒在網上搜索,看看還有什麼補救的措施。“看到了很多詐騙案例,包括徐玉玉案。”小舒說,“當時還想,如果自己去死了,會不會引起社會重視這個事情,是不是錢就能要回來,有人能幫助提供一些線索什麼的……”

  所幸在周圍乘客以及乘務員的寬慰下,崩潰的小舒回過神來,“上車前小姨打電話說母親情緒也不太對,我就想我這樣(做了),是不是會給父母造成比金錢損失更大的傷害”。

  當天下午7點左右,小舒求助微博,並@ 當地的一些媒體。很快,這條微博引起了大量轉發,並有很多網友留言給小舒支招。

小舒在微博向社會求助
小舒在微博向社會求助

  有網友留言稱,根據騙子手機號碼搜索出支付寶賬號,但目前該賬號已經顯示“不存在”。紅星新聞記者撥打留言中的兩個手機號碼發現,冒充小舒發短信的號碼歸屬地為陝西西安, “王主任”號碼歸屬地為江蘇南京,但兩號碼均提示已關機。

  小舒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當時父親並未注意到這一點,“可能是騙子催得比較急”。而小舒父親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表示,報考大學選專業的時候,是他們做主的,但女兒不太喜歡。因為愧疚,他一直很支援女兒在學校里參加各種活動,“哪怕是花點錢參加培訓,我們省吃儉用一點也無所謂”。出於此種心理,所以在轉賬前也就沒有向女兒電話核實。

  據當地媒體報導,當日小舒家人報案後,警方第一時間凍結了收款方的銀行賬戶。但由於報案距離彙款有一段時間,警方正在積極調查資金流向。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中。

  6月15日下午,紅星新聞記者致電南京市玄武分局梅園新村派出所詢問案件進展,工作人員以信息保密為由拒絕了採訪。

  “現在我的首要目的就是把錢追回來”,小舒說,自己在學校打了三份工,能保證自己的生活,不需要捐款,也不想欠任何人情,同時感謝廣大網友和媒體的關心和幫助。

  相似套路多人中招 信息是如何泄露的?受害人呼籲調查

  在小舒的求助微博被大家關注的同時,不少網友向小舒私信或評論稱,自己家人也經曆過相似套路的騙局。

  小紅家住陝西鹹陽,現為北京某高校大三學生。去年12月26日,有人冒充她對其家人進行詐騙。據小紅髮給紅星新聞記者的短信截圖顯示,詐騙套路與小舒家人遭遇如出一轍。同樣是“手機壞了”、“學校邀請到哈佛大學資深教授到我校培訓授課”、“上課不方便接電話” “名額只有86個”……不過這次是“韋主任”在負責“報名事宜”。

小紅家人與騙子的短信記錄,其套路與小舒詐騙套路高度相似
小紅家人與騙子的短信記錄,其套路與小舒詐騙套路高度相似

  小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那段時間自己恰好在為出國留學準備雅思考試,跟家裡人聯繫很少。直至父親將轉賬截圖發在家裡的微信群裡,小紅才發現家人被騙。

  據小紅髮給紅星新聞記者的轉賬截圖顯示,小紅家人12月26日當晚向一個名叫“李順”的賬戶,先後共轉去76000元。

小紅家人向李順的賬戶共轉賬7.6萬
小紅家人向李順的賬戶共轉賬7.6萬

  “當時就報案了,但過了半年,錢還是沒追回來。”小紅喪氣地說,“出國計劃也泡湯了。”

  小紅說,當時自己高中同學的家人也收到了同一號碼發來的詐騙短信,“但這個同學就在本地讀書,所以騙子沒有得逞”。

  小舒和小紅均表示,家人都是在看到自己名字後信以為真的,而自己的信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希望得到相關部門的調查,防止更多的詐騙案發生。(記者 李文滔,編輯 汪垠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