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熊貓棋牌”兩月輸掉330多萬
2018年06月16日08:08

原標題:玩“熊貓棋牌”兩月輸掉330多萬

  “熊貓棋牌”遊戲界面。 遊戲截屏

  玩該遊戲,會收到“彙智互娛”驗證碼。 手機短信截屏

劉先生掉進了一款名為熊貓棋牌APP的陷阱,今年1月初至2月底短短兩個月時間內,他在熊貓棋牌遊戲里輸了330多萬元。而和劉先生一樣的受害者還有多人。紫牛新聞和受害者們前往該APP輸入驗證碼時提到的“彙智互娛”公司,對方卻說:“我們也是受害者,是被人冒名陷害了……”

就在紫牛新聞與劉先生等人一起尋找真相時,這款熊貓棋牌APP悄然從蘋果官方APP?STORE下架。紫牛新聞記者?梅建明?實習生?徐夢雲

可怕的遊戲

玩“熊貓棋牌”,兩個月輸掉330多萬

2011年來到南京的劉先生,辛苦打拚做到了一家公司三家門店的負責人。“我孩子上小學,月薪有2萬元,這樣的收入原本日子過得很好的。”劉先生告訴記者,今年1月初,他看到下屬在玩一款叫熊貓棋牌的遊戲,覺得好玩就下載了。

劉先生說,這款熊貓棋牌APP上有“鬥地主”“炸金花”“紅黑大戰”“龍虎鬥”“跑得快”等11款遊戲。劉先生一開始用支付寶充值了一兩千元玩“鬥地主”,前兩天還贏了點錢,有一天贏了3000多元。玩上癮後,劉先生開始玩“炸金花”“經典鬥牛”,金額越玩越大,但卻再也不是贏錢了。

為了不讓家人知道,劉先生輸光了身上的現金後,跟同事借了幾萬塊錢,又輸;急於翻本的他開始刷信用卡,短短幾天五六萬元又輸光了;信用卡刷爆了就開始做信用貸……

借不到錢後,劉先生扯謊說自己要在南京買房,分三次向老闆借款100多萬元,十多天又輸了精光;最後他把手伸向自己掌握的公司流動資金。“短短十幾天,公司資金前後100多萬,全部丟到熊貓棋牌里去了。”劉先生說,從今年1月初至2月底,僅僅2個月的時間,他在這款熊貓棋牌APP上輸了330多萬元。

眼看資金缺口越來越大,一波波還款如大山般壓過來,無法還上的劉先生於3月5日在妻子的陪同下,向南京市鼓樓區漢中門派出所報警。“感覺已走上絕路了,我只有向家人坦白了這一切,還跟老闆說明了情況。”劉先生對記者說,老闆感念他多年來對公司的貢獻,將他挪用的公款轉為借款,未深究。此後,劉先生將位於安徽滁州的一套房產賣掉,又將南京的一套房產抵押後,所得之款還掉了挪用公司的公款。

不是個案>>

40多名受害者被騙超過千萬

和劉先生有類似遭遇的還有來自合肥的小沈,他也同樣是巨額債務加身。小沈稱,因為迷上了熊貓棋牌,幾個月的時間里先後輸了200多萬元。小沈屬於自己創業並小有所成的年輕人,為了還債,他不得不將位於合肥市區一家規模較大的網吧賣掉,他如今一切歸零,還背了一身債。

“我在網上搜了一下,發現被熊貓棋牌APP欺騙的人很多,我們組成了一個微信維權群,現在加入的有40多人,除了我和劉先生被騙差不多600萬元,其他人少則三五萬元,多的幾十萬元,總額超過千萬元。”小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們組織起來開始尋找運營熊貓棋牌APP的公司。

追查

神秘遊戲定製商稱遊戲賠率可操控

“我們花錢請人解析域名,發現熊貓棋牌APP的服務器代理每隔20分鍾就換一個地方,明顯是怕被人查到。”劉先生告訴記者,為揪出背後運營商,受害者們決定從登錄熊貓棋牌時收到驗證碼里帶有的“彙智互娛”名稱的公司查起。

經過查詢,劉先生、小沈及其他受害人找到位於南京寧雙路上的彙智互娛公司,並以購買遊戲軟件為名跟該公司一位名叫蔣賈的經理見了面,蔣又介紹了另一名姓芮的負責人。聲稱在出差的這位芮總在微信交流中稱,他們確實可以做出同類功能的遊戲產品,價格為20萬元,他們還可以負責後期維護。

“他明確告訴我,遊戲類型可以設置成賭或者不賭,如果將服務器架到國外,可以避免被查到,還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贏。”劉先生說,“他們提供的思路就是讓新進入的會員開始能贏一點,後面再輸。”

劉先生說,根據這種策略,再回想自己入套的經曆,他懷疑該公司存在運營熊貓棋牌APP的可能。當受害者們表明了身份後,這位芮總就不再理會他們。經查核,芮總並不是彙智互娛公司的工作人員,他在南京另有三家公司,其中一家公司的註冊資金1000萬元。

與某公司交涉當天,“坑人遊戲”下架了

經多次交涉,彙智互娛公司終於答應跟劉先生等人見面協調。6月1日,記者陪同劉先生、小沈等4名受害者一起來到彙智互娛公司。該公司一名姓惠的負責人稱,他們是做電兌類遊戲的公司,但跟熊貓棋牌沒有任何關係,而先前跟劉先生接觸的芮總,也並非該公司的員工,而是關係比較好的合作夥伴,當時就是想把這個業務介紹給他。“我們能做出熊貓棋牌類似的功能,全南京有20多家遊戲公司都能做出這樣的APP來,至於你們收到的驗證碼中帶有‘彙智互娛’字眼,我們也感到非常奇怪。”惠總稱,這種發送驗證碼是能設置的,可以是甲公司,也可能是乙公司,但在這起事件中,他們公司也是受害者,還報了警。

雨花台區鐵心橋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將該公司報警人,也就是之前跟劉先生等人接觸洽談購買軟件的蔣經理帶回派出所做筆錄。

“我們說好前來協調,但在6月1日淩晨3點多時,熊貓棋牌APP悄然在蘋果手機里下架了,這不得不讓人生疑。”劉先生說。

當天晚上,紫牛新聞記者再次登錄熊貓棋牌APP時,所有的遊戲下注已經取消。

受害者還在追查,南京警方已立案

據多名受害者提供的線索,除了熊貓棋牌外,還有多個棋牌、鬥地主及麻將APP,都涉嫌詐騙。

劉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3月5日,他到南京鼓樓區公安分局漢中門派出所報案,辦案民警做了筆錄。報警後的幾天,他幾乎天天跑派出所,詢問案件的進展情況。3月11日,感到絕望的劉先生一度準備割脈自殺,但想到老婆和孩子,他還是放棄了。他說,老婆為了他,在欠條上籤字了,如果他死了,雖然會引起警方的重視,但老婆沒有能力去承擔這些債務。

劉先生有個心願,就是一定要找出那家坑人的遊戲運營商,避免更多人上當。昨天下午,當紫牛新聞記者聯繫劉先生時,他人在山東臨沂。他說,他們發現熊貓棋牌的網站域名備案在當地一家公司,他們多名受害人已趕過去了,希望能找到一個結果。

南京鼓樓警方昨天告訴紫牛新聞,此案已經立案,正在偵查。

一個細節

鬼鬼祟祟的“推廣”

紫牛新聞記者試用熊貓棋牌APP時,發現該程序內共有11款遊戲,只有充值後才能玩。選擇“鬥地主”,點擊後有小彈窗提示“當微信和支付寶通道維護時請使用‘VIP專用充值’……”並貼有“申請推廣代理”的廣告詞:“全民推廣盛大開幕,月入百萬不是夢。”有兩個微信號可供複製申請代理。

紫牛新聞記者加了一個“ouu3222”的微信,一個名為“指導代理――夢彤”的迅速通過。據其介紹,推廣代理的回報主要源於遊戲中產生的“稅收”,玩家每次贏的金額,平台從中收5%的“稅”,代理按等級分成在100元裡面抽18-26%。對方讓記者在網上買幾個沒有實名認證的手機,然後註冊至少5個微信號,一定要註冊女性賬號,頭像可以用網上的美女圖片,完成後就可以開始在線上各種論壇、網站推廣了。

他們還會推介線下推廣,比如跟一些店面合作,掃碼下載遊戲,送免費的禮品等。也會打印二維碼圖片貼紙、小卡片等,在網吧、小區電梯、KTV、棋牌室、桌球室、電子娛樂城、停車場、地鐵衛生間等地發放。

劉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初他聯繫該APP客服要求退錢時,對方就鼓動他當代理,稱好的話一天收入至少2萬元,很快就能把他輸的錢賺回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